紫金矿业称将承担污染赔偿 官方称中毒鱼58万斤

2010-7-14 13:59 来源: 新京报
510 收藏到BLOG

  被卷入环境污染风波的紫金矿业昨日开盘遭遇大跌,截至昨日收盘,该公司股票报收5.76元,跌幅3.68%。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公司将会承担相应赔付责任。

  延迟9日向公众披露信息

  据紫金矿业披露的信息,该公司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于7月3日发生渗漏,造成汀江流域局部污染。紫金矿业于7月12日对外公布这一讯息。

  对于延迟披露信息的原因,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最初发现事故后,董事会担心信息披露会引发当地民众恐慌情绪,所以第一时间是向县、市、省各级政府层层上报,保持和政府的密切沟通和对外信息的一致性。“我们做好了信息披露的准备工作,只是没有第一时间对媒体和公众通报。”

  活鱼死鱼收购价每斤差6元

  据新华社报道,由于紫金矿业引发的污染,汀江流域和位于永定县境内的棉花滩库区出现了大面积的死鱼和鱼中毒浮起现象,初步统计,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

  紫金矿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定下来的赔偿标准是,对死鱼按6元/斤收购,活鱼按12元/斤收购。

  记者从紫金矿业党委宣传部了解到,此次泄漏事故的中毒鱼群初步了解为58万斤。这一数字与昨日新华社披露的378万斤出入较大。

  刘荣春说:“我们的数字来源是上杭县政府初步统计出来的,还不大清楚新华社那边的数字是从哪里来的。”紫金矿业另一相关负责人表示,鱼类中毒的最终数字是多少,还需要等待官方提供权威统计。

  “出事前已按要求整改”

  据了解,“肇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年产铜1.4万吨左右,占据紫金矿业全年10万吨铜产量的1/10强。

  今年5月,环保部曾发文严厉批评紫金矿业等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企业。

  刘荣春昨日表示,企业已按照环保部要求在6月25日之前进行了整改,那些环保问题“已经解决,并按时向环保部反馈了情况。”

  “肇事”工厂已无限期停产整改

  据新华社电 昨日,由于废水外渗造成汀江流域局部污染的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映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肇事”的铜矿湿法厂已经无限期停产,全面开展整改,同时将依照事故调查结论承担事故责任和经济赔偿。

  据介绍,7月3日15时50分左右,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工作人员发现污水池待中和处理的污水水位异常下降,部分含铜酸水(没有剧毒物质)自污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河段水质受到一定的污染,下游出现部分网箱鱼死亡。

  罗映南说,事故发生后,通过采取加石灰和片碱中和处理,渗漏口拦截,外溢污水回抽等应急措施,自7月4日14时30分,渗水量和回抽水量达到平衡,据初步测算,外渗污水量约9100立方米。

  罗映南说,集团公司聘请了高资质的专业研究机构和知名专家对这次事故分析原因,并提出整改方案。

  社论:应对紫金矿业启动环保证监“双调查”

  7月12日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初步统计,汀江流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福建省有关部门已初步认定此次污染属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紫金矿业集团总裁罗映南1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事的发生,暴露了紫金山铜矿在施工管理、生产管理和环保安全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事件发生初期,误以为是局部渗漏,对问题的严重性估计不足。还有,事故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启动相关预案,企业也采取紧急处理措施控制了污水泄漏。当地官方称,所漏废水没有剧毒,并且及时得到了控制。

  这些说辞给人以避重就轻、推卸责任之感。如果问题不严重,又如何解释汀江出现大面积死鱼现象?事实上,作为国内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紫金矿业一直都被污染问题所“困扰”。

  早在2008年2月,紫金矿业便因存在不良环境记录而成为首批“绿色证券”政策中10家未能通过或暂缓通过的企业之一,险与登陆A股擦肩而过;去年4月25日,紫金矿业位于河北张家口崇礼县的东坪旧矿尾矿库回水系统发生泄漏事故,引起部分当地居民呼吁“坚决取缔这个矿”;今年5月底,紫金矿业更在环保部公布的《通报批评公司及其未按期完成整改的环保问题》中成为11家被通报的上市公司之一,旗下多达7家企业未能按期完成整改环保问题,当中便包括紫金山铜矿。

  然而,环保部门的多次通报和谴责,并未对紫金矿业形成有效的约束。可以说,紫金矿业多年来依仗在地方财政中举足轻重的地位,长期忽视企业社会和环保责任,屡屡损害所在地民众的利益。

  如果说长期放任环境污染是“对问题的严重性估计不足”,那么,作为上市公司,在污染问题已经发生的情况下,刻意对投资者隐瞒又是什么性质的行为呢?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此次污染事件发生在7月3日,但紫金矿业一直未对此做出公告,直到12日突然停牌,才在晚间发出污染事件公告,迟报了9天。而在7月5日至9日这5个交易日里,紫金矿业A股连续上涨,从7月5日的5.64元一度上摸至7月9日的最高价5.99元,最大涨幅为6.2%。而在媒体报道污染事件后,受环保事故拖累,紫金矿业A股经历12日紧急停盘一天后,13日盘中一度跌超4%,收盘报5.76元,跌幅为3.68%;紫金矿业H股跌 12.186%,报4.900港元。

  在出现如此恶劣的环保事故之后,公司未正常公告且停牌,既是对社会公众知情权的漠视,也是对投资者的不负责任,不仅上周追涨买入紫金矿业的投资者可能遭遇风险;而且迟报9天,会不会制造内幕交易?这其中也许只有知情人才知道。

  因此,此次紫金矿业的重大污染事故,既不是一次偶然的环保事件,也不是简单的信息迟报,而是相当严重的、上市公司无视最基本的社会环境责任和股东信托责任的事件。对此,环保部门和证监部门应启动双重调查机制,公开调查和追问迟报9天的真相,对当地民众负责,对广大股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