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砸出最大环保罚单 华海纸业被罚630万元

2010-9-10 18:01 来源: 中国环境报
930 收藏到BLOG
  华海纸业暗管偷排、超标排污、稀释污水、违反“三同时”,违法行为几多重;企业受罚,董事长党内严重警告,南漳县政府被通报批评,相关责任人受处分,受惩人员一长串。

  偷排法、障眼法、深埋法……面对在工业废水处理方面日益“高明”的环境违法行为,湖北省环保部门首次运用高科技暗管雷达探测仪,一举查获了南漳县华海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海纸业”)在汉江支流蛮河河床内埋设暗管的偷排行为。

  经查实,这家企业存在私埋暗管偷排超标污水、私自安装清水管道稀释污水、违反“三同时”制度验收超期9个月等多项环境违法问题,其违法排污的行为最早可追溯至2005年。

  针对南漳华海纸业违法排污行为,湖北省环保厅近日做出了处罚,开出全省最大一笔环保罚单,对企业罚款和追缴排污费630万元,董事长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县政府被通报批评,副县长接受诫勉谈话;县环保局相关责任人受到党内警告、行政记大过、免职、调离行政执法岗位等处分。

  调查:

  企业拒不交待,暗管雷达“逮”出原形

  6月21日和24日,湖北省环保厅连续接到媒体举报,称华海纸业存在暗管偷排和超标排污等违法行为。省环保厅迅速组成调查组赴现场进行调查核实,并向省政府报告。省长李鸿忠、常务副省长李宪生、副省长张通分别做出重要批示,要求迅速整改,落实环境法律法规,对于有法不依的典型要抓住不放,举一反三,发挥警示作用。

  排污事件究竟是偶发故障还是另有蹊跷

  6月26日~29日,记者与湖北省环境监察总队及襄樊市环保局组成调查组,对这家企业进行检查。

  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检查组来到距离企业约500米远的蛮河一处河道内,记者发现有两处草丛中有水流出。

  据举报人透露,这就是华海纸业的排污口,6月21日上午9点和下午5点,有大量灰黑色废水不断从管道里涌出,与河中的清水交汇。

  举报人当天向县环保局举报并提取了两次水样。县环保局的检验结果显示,废水中的化学需氧量浓度分别达到512毫克/升和371毫克/升,属严重超标。针对这次超标排放,南漳县环保局对华海纸业有限公司处以10万元罚款。

  据了解,华海纸业是南漳县四大龙头企业之一,现在每年上缴利税可达3000多万元,而当地上年度的地方财政总收入不过2.33亿元。

  华海纸业由原国营南漳县造纸厂改制而来,是南漳县的一家老污染企业。关闭老生产线前,华海纸业排出的工业废水与县城另几个污染企业产生的废水汇在一起,使当地河水由原来可饮用、可灌溉的水体变成了连灌溉要求都达不到的劣Ⅴ类水体。

  2007年,华海纸业按湖北省政府的要求在最后期限内关闭了运转30年的老生产线,同时厂区兴建了两条新生产线,并购买了先进的治污设备,建成了新污水处理系统。

  按理说,现在企业完全有能力做到污水达标排放,这次为什么会排放超标废水呢?

  华海纸业的解释是污水处理系统出了故障,进口的轴承烧坏了。

  然而记者了解到,污水处理设备一旦发生故障,在修复后,超标的水要处理成达标水一般要8小时左右。而在6月21日傍晚,在厂方发现举报人提取水样后的40分钟内,排污口的水迅速由浊变清,同时县环保局在取样后检测结果显示其由超标变成了达标。

  这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呢?华海纸业副总经理冯永忠也承认,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种变化不正常。

  那么,华海纸业这次排污事件究竟是偶发故障还是另有蹊跷?

  暗管雷达探测仪探查出暗管与原始施工图纸吻合

  在厂区污水处理厂内,记者发现,新污水车间阀门处两根直径约50厘米的管道有被刚刚割断的痕迹,有6处地面刚用水泥封上,水泥还没有完全干。据举报人透露,这是企业为了应对检查头天才封堵的。

  是否存在偷排暗管,只有刨开水泥才能一探究竟。可经过一天的沟通,华海纸业坚决否认存在任何暗管偷排行为,并以“开挖地面寻找暗管会影响生产”为由拒绝对此进行调查。

  地下的暂时查不下去了,地上的又如何呢?检查组发现,在污水处理车间的过滤池和总排口附近,有一条不该有的进水管。原来,这条水管是专门用来稀释污水、应付检查的。

  就在此时,湖北省环境监察总队已经与北京一家公司取得联系,一套高科技暗管雷达探测仪已经从北京航运至华海纸业检查现场。

  这台仪器真的那么灵?华海纸业起初就是“不信这个邪”,依然咬定不存在暗管偷排。

  下午两点许,顶着炎炎烈日,在近40度的高温下,暗管雷达探测仪开始正式作业。按照湖北省环境监察总队长高水生及执法人员涂超、王峻研究和划定的核心区域,探测仪首先在污水车间总排口通往河边的泥土道路中探查到地下埋设着一条暗管,而且这根暗管还顺着院墙延伸至蛮河。

  随后,在污水车间两处阀门下方,暗管探测仪又探查到地下埋设着两条暗管及其走向。与此同时,执法人员从现场一处隐蔽的草丛中也找到了一根钢管,这根钢管正好与阀门的切口可以对接,其切口上的痕迹是新的。

  铁证如山。随后,企业副总经理冯永忠只好拿出了污水处理车间管道的原始施工图纸,记者对比证实,企业私设的几条暗管与当天暗管探测仪器探明的几处暗管一模一样。

  违法:

  暗管偷排、超标排污、稀释污水、违反“三同时”规定

  暗管存在四年,得知被举报后才关阀门

  据查,2006年1月~2月之间,华海纸业在污水处理曝气池调试中,CODcr一直降不下来,为了减轻污水处理负荷,冯永忠决定在曝气池下面埋设3条暗管,连续偷排超标污水。对此,公司董事长雷道东并未反对。

  2007年1月,华海纸业草浆生产线关闭后未拆除暗管。2009年9月,华海企业9#生产线试运行时,企业调整绩效考核指标,新任水处理车间主任李平为了降低成本,向冯永忠请示后将其中一条暗管打开,使用暗管偷排超标污水。

  之后,李平经常在夜间打开暗管阀门偷排污水,有时白天在水泵出了问题要检修时,也会打开阀门偷排。

  今年6月20日下午,企业污水处理车间1号循环泵出现故障后,李平再次利用这条暗管偷排超标污水,直到6月21日下午4点多,李平得知有人向湖北省环保厅举报并正在进行暗查后,方才关闭这条暗管阀门。

  据记者了解,南漳县环保局长期未发现华海纸业存在偷排超标污水行为,也未对蛮河下游水质进行严格检测。直接负责环境监测的南漳县环境监察大队法制稽查科主任丁洪全、监察大队党支部书记李赢及大队长冯小燕在长期监督管理工作中,未发现华海纸业通过暗管排放超标污水。

  清水管道直接连到过滤池

  关于安装清水管道稀释废水,记者了解到,早在2005年12月,华海纸业为了解决当时草浆生产线产生的废水浓度过高不能达标问题及应付检查,就在原泵站供水管道上私自安装了一条清水管道,直接连到过滤池,在2006年1月~2007年1月期间使用这条管道抽取河水稀释排污。

  2007年1月,草浆生产线关闭后这条管道并未拆除,企业在停产检修时还用此管道抽清水冲洗污水池。南漳县环保局及环境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在监督检查中认为是正常管道,也没有发现抽清水稀释的问题。

  直到6月28日华海纸业的排污暗管和清水管道被发现后,企业才于6月29日将其拆除。

  此外,华海纸业还存在违反“三同时”制度的违法行为。记者获悉,企业的9#生产线于2009年6月开机试运行,按照规定应于2009年9月验收完毕。但企业直到今年5月才向湖北省环保厅申请“三同时”达标验收。期间,南漳县环保局作为监管部门未及时督促其申请验收。

  严惩:

  华海纸业被罚款和被追缴排污费630万元,南漳县政府被全市通报批评

  董事长辞去县人大代表,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针对华海纸业的一系列环境违法行为,以及南漳县环保部门相关人员不严格履行职责、监管不及时的行为,襄樊市政府日前根据相关法规和规定,对南漳县政府进行了全市通报批评;对南漳县政府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县长郑风元进行了诫勉谈话;责成南漳县政府组织县环保局等单位查清华海纸业的违法问题,依法追缴华海纸业欠缴的排污费195.2万元,追缴偷排污水的排污费235.8万元,对华海纸业偷排污水、私设暗管、故意不正常使用在线监控设施等违法行为处以199万元罚款,并停产整治。以上合计追缴排污费和处罚630万元,目前已全部解缴入库。

  南漳县环保局相关责任人受到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警告、行政记大过、行政降级、免职、调离行政执法岗位等处分。其中南漳县环保局局长冯举富被处以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并免去其环保局局长职务。

  南漳县纪委还给予华海纸业董事长雷道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南漳县人大常委会做出了接受其辞去南漳县人大代表的决定,根据法律规定,其县十六届人大常委职务自动中止。

  全省环保部门开展履职责任心教育活动

  针对华海纸业违法事件,湖北省环保厅近期要求,全省各地环保部门应结合华海纸业的深刻教训和辖区实际情况,在本系统内将华海纸业违法排污案例通报内容传达到县(市、区),开展一次履职责任心的教育活动,促使每个环保干部明确责任,严格履行责任;同时举一反三,加大对环境违法企业的打击力度,彻底改变企业守法成本高于违法成本的现状,促使企业守法经营、依法承担企业法定义务和社会责任,把科学发展观落实到实处。

  同时,湖北省环境监察总队也提醒各级环境监察机构,对诸如私设暗管排污之类隐蔽性强、危害性大的违法行为,要强化监管,敢于“亮剑”。

  企业当警醒 政府该反思

  华海纸业违法排污受到了停产整治和巨额罚款的严惩,同时,南漳县政府被通报批评,县环保局从“一把手”到相关责任人也因此被处分。而正是这一事件,将企业、地方政府、环保部门三方漠视环境法律法规、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环境执法力量薄弱等一系列现状暴露无遗,警示作用明显。

  当前,在持续加强打击违法排污的高压态势下,环境违法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有效遏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企业就此安分守己,不再心存侥幸。因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的现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有的企业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而置社会责任于不顾,想方设法偷排漏排,主观恶意大,应作为环境执法重点打击对象之一。对此,从9月起,湖北省环保厅已经统一部署,对全省沿江沿河重点企业环境污染隐患展开排查。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忽视了企业的环境保护工作,这一点应深刻反思。落实科学发展观,不能总是事后补救。

  此外,在华海纸业治污中,环保部门虽然做了许多工作,但在监管上还存在漏洞,难辞其咎。事实再次说明,执法容不得半点马虎和疏漏。对企业的常规性监管、监督性检查和监测务必到位,对企业被查处以后的整改验收和后督察工作也要到位。查处企业违法行为一定不能心慈手软和一罚了之。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让企业钻了空子,执法人员被问责不说,生态环境受到污染的损失更是难以弥补。

  透视华海纸业违法排污事件,企业当警醒,政府该反思,环保部门也要认真吸取教训,吃一堑长一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