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自述看病贵:医院开自费药 参合患者吃不消

2010-12-21 07:41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1533 收藏到BLOG

  医院大开自费药 参合患者吃不消

  不久前,我一个农村朋友家的小孩生病住院11天,医疗费总计4050余元,新农合才报销了600元,其余3450元说是自费项目,不能报销。

  通过向其了解才得知,所谓自费项目是在患者家属不知情或者说未取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医院自行用的自费药,让患者家庭增加了不少开支。据了解,医生给病人用药,既可用新农合报销药物,也可用自费药物,医生用哪种,关键在于你在医院是否有关系、有熟人,因为使用自费药物,医生和医院都可从中获利。

  许多参合农民只希望医生能尽快把病人的病医好,不知道医院会大量使用自费药物。这样,农民虽然交了保费,但并不一定能享受到实惠。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院的监管力度,让老百姓真正享受到新农合带来的好处。

  小病就让住院治 最终医院得实惠

  农村实行合作医疗保险,确实给生大病、重病的人带来了不少实惠。可是,有些医院却钻农村医保的空子,增加自己的经济收入。小病患者来就诊,医院就会叫你住院治疗,否则你就得不到医疗保险补贴。

  我近日就遇到过这种事。一个简单的上呼吸道感染,就在医院住院打了一周的点滴,缴费700元。还没有痊愈,我就提出出院。最后结算,用去654元。按农村医保规定报销60%,退回392.4元,自己支付医药费261.6元。笔者的一位朋友同样患的是上呼吸道感染,可他忙于工作,没时间住院治疗。就到中医院开了4剂中草药,花费60元,煎服过后,病就好了。两相对照,我这享受农村医保的,比他还多花了200多元。试想,农村医疗保险最终让谁得到了实惠?

  农村医院缺医药 外出就诊又难报

  前两天,一位乡下亲属来家里做客。唠起医疗保险话题时,他说:“国家的政策都是好的,看你咋执行。”他告诉我,他爹患哮喘病好几年了,严重时喘不过气,不得不去当地一家农村医保指定医院就诊。医生观察了四五天,也没观察出啥毛病,白白花了600多元。没办法,他将爹送到市里一家大医院就诊,病情是大有好转,可花了7000多元医药费。对种地的农民而言,这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可由于不是在当地医保指定医院治疗的,一分钱也报销不了。他还说,“喘必治”治疗哮喘挺好的,可是,当地医保指定医院(药店)都没有,到外地药店买也不能报销。

  如果全国(至少全省)统一政策,实现医药资源共享,凭医保卡在全国(全省)任何一家医疗主管部门注册的医院(药店)看病、住院(买药)都能够享受到同等待遇,那该有多好。

  医保实惠虽不少 异地很难享受到

  母亲有糖尿病,注射胰岛素已经6年。以前,购买胰岛素一般一次能买5支,可用一个多月。在医院或药店买5支药需350元左右,后来我托人在医药公司买,能便宜近50元。对于户口在农村又无固定收入的人来说,这就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

  今年开始,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农民,在当地门诊看病买药可以报销一部分费用。粗粗算下来,买一支胰岛素比外面便宜20元,买5支就可以节约100元。家人听了这个消息很高兴。没想到要享受这实惠却遇到麻烦。

  本人在江苏仪征市工作,父母和我生活在一起,但父母的户口在镇江市丹徒区。到丹徒医院去买药很不方便,但是只有在那儿买药才可以报销。第一次我还是满怀喜悦地去了。到医院后,我本想多拿点药,以减少来回坐车的开销,可是医生说按规定只能开两支药,但两支药用不到3周。给医生看母亲的病历,说了买药的不便,好说歹说医生也只给开了3支。回家算算账,3支药在药费上节省了60元,但除去来回车费、挂号费,基本上也就没节省了。很快又要买药了,我想上次医生可能是不相信我的话,就在单位开了证明,同时将母亲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情况也开了证明。可到了医院,医生还是说不行,只给开了3支胰岛素,连中午吃的一种降糖口服药(诺和龙瑞格列奈片,报销后约50元)都不给开,说按规定要到下一次才能开。

  国家给了农民实惠,但有的规定却让一些人享受不到。像我父母这样的情况,全国应该不少,国家是不是也该想办法解决?

  报销一万就封顶 农民大病不敢治

  母亲因胃癌住进医院后,我才知道,农民医疗报销得到的那点实惠,远远解决不了农民得了大病无钱医治的困难。新农合能报的钱,与高额治疗费用比起来,简直是杯水车薪。

  母亲入院后,数万元的医疗费悉数进入医院的“腰包”。每次报销都颇费周折,且不说有多少医疗费、检查费不能报销,能报销的最近也“卡壳了”――新农合封顶报销1万,超过1万元就自理。母亲患病后,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脱贫三五年,一病回从前,得个阑尾炎,白耕一年田”。我常想,如果把手头这点积蓄花光后,我该怎么办?

  健康是民生之本。多年前,很多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呼吁,因农民没有医疗保险或者保障水平低下,其健康和生命正在受到严重威胁,国家应尽快建立医疗救助体系,解决那些患有严重疾病但因贫困不能得到及时有效治疗的农民的医疗保障问题。

  早在2002年,党中央、国务院就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提出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2009年我国卫生事业发展情况简报》显示,去年我国城乡居民参保人数已超过12亿,其中,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4.01亿,新农合参保人数8.33亿,中央财政对医疗救助资金的支持也从2003年的3个亿增加到2009年近90亿。但结果如何呢?许多农民家庭还是看不起病或因病返贫。

  基层诊所质量差 农民总花冤枉钱

  目前,基层乡镇社区卫生所卫生治疗质量较差,难以治疗病人的疾病,让农民叫苦不迭。我见到不少儿童在乡镇或村级卫生所看病后并未好转。比如一些儿童患了感冒,卫生所给孩子开的药很贵,但有时起不到作用,四五天甚至一个星期孩子依然高烧不退。为此有的家长不得不再带孩子跑到城市医院看病,一般得折腾好几天,既花钱又耗精力。有的基层卫生所动不动便使用激素类药物。

  鉴于基层卫生所的现状,我认为,政府部门一方面要加强对基层医生的培训,以提高其医疗水平;另一方面要强化乡镇、村级卫生所的监管,不要让老百姓治病时花冤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