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诺奖得主大隅良典:未知的还有很多!

2016-10-19 10:10 来源: 永诺生物
收藏到BLOG

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唯一得主

  Yoshinori Ohsumi (大隅良典),是东京工业大学的名誉教授,因发现自噬的机制(细胞回收不需要的组分的机制)而获得了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诺贝尔基金会的宣告中,是这么说的:他的发现开启了了解自噬对多个生理学过程的本质重要性的道路,如饥饿适应或感染应答。

  自噬最初是在酵母上发现的,自噬的下调与很多机制相关,从化疗耐药乃至阿尔茨海默病中的amyloid-β积累。

  Ohsumi的朋友——来自伦敦Francis Crick 研究所的Sharon Tooze说,此奖项是对这条很多人没听说过的重要通路给予巨大的肯定,强调了它对人类疾病,包括癌症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重要性。

▲▼▲▼▲▼

  Ohsumi曾因为自噬相关研究的成就获得了2015年国际生物奖(International Prize for Biology)、2012年京都基础科学奖(Kyoto Prize in Basic Sciences)以及2006年日本学院奖(Japan Academy Prize)等。

  Ohsumi在东京大学获得PhD学位之后,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学Gerald Edelman实验室读博后,先是研究哺乳动物胚胎学,随后致力于酵母DNA复制研究。回到日本之后,他在东京大学建立了他自己的实验室,开始对酵母液泡的研究。

  Maho Hamasaki是大阪大学医学系研究科的副教授,她说她的这位研究生导师获奖可谓实至名归:“他一心从事基础科学研究,并不是为了应用或者挣钱。他是一位纯粹的科学家。”

  “我是因着对显微镜的热爱而开始研究的。”Ohsumi在2012年一个采访中说道,“液泡是光学显微镜中唯一能看到的细胞器,我经常观察它。我在显微镜下的观察,是我能够发现这些至今不为人知的液泡功能的主要原因。”

  他说的那些未知的功能,正是自噬。

  在一次开创性实验中,Ohsumi破坏了液泡的降解,观察到自噬体在细胞中的累积。正如诺贝尔奖新闻稿中所说,这个结果是惊人的!Ohsumi的实验证实了自噬在酵母细胞中的存在。但更重要的是,他有了一个识别和鉴定这个过程所涉及的关键基因的方法。

  就在上个月,纽约科学院将Dr. Paul Janssen Award授予Ohsumi。Beth Levine在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研究自噬,他说自噬领域在此次诺贝尔奖公布前就认为Ohsumi的发现理应获得此殊荣。

  “他无疑是做出了开创性的发现,阐述了我们称之为酵母自噬细胞生物学过程所涉及的分子机制,并且定义了这个生物学机制。”曾与Ohsumi合作的Levine说道。他认为这确实对了解人体生理学和病理生理学做出了巨大的影响。

  Eiichiro Fukusaki在日本大阪大学从事代谢组学研究,近期与Ohsumi合作中,他说这位同事是真正享受科学的,一切只为了发现。“自噬十分适用于癌症代谢或其他疾病,但是Ohsumi教授对这些应用并不感兴趣。他一直投身于基础生物学。”

  而在实验室之外,“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Hamasaki说,“他很友好,很随和…酒品也很好,幽默。他和任何人都合得来,有个人魅力。”

  Tooze也赞同以上的观点,称Ohsumi为一个“绅士和出色的导师”。

▲▼▲▼▲▼

  在2016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后的电话采访中(10月3日),Ohsumi说道:仍有很多的问题(有待探索)。以下是采访的节选。

  记者:您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呢?

  Yoshinori Ohsumi (后称YO):我收到了Thomas Perlmann(诺奖评选委员会秘书长)的来电。

  记者:当时您在哪里呢?

  YO:我在我的实验室。

  记者:你的第一反应是?

  YO:我听到,我是唯一一个!我非常惊讶。

  记者:确实,因为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仅颁给单独一个获奖者,是十分罕见的。您对近日以来关于唯一一个获奖者的评论有何看法?

  YO: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惊喜,因为现在有这么多在自噬领域工作的人。

  记者:自噬是一个很大的领域,但是并不是(一直都是个热门领域)…

  YO:嗯。最近才是。

  记者:对的,而且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您的工作。

  YO:嗯,它发展的十分迅速。在我开始我的研究的时候,每年大概只有20篇或者不到的自噬相关文章发布。现在已经超过5,000篇了。这个巨大的变化是在大概近15年产生的。

  记者:一个真真切切的爆发。

  YO:实际上我是在27年前开始这个工作的。

  记者:这个领域是个正确的选择。

  YO:对,这是运气。酵母有着很好系统,而自噬是一个很好的课题。我们还有很多的疑问。现在我们的疑惑甚至比我刚开始研究的时候更多。

  记者:这再次体现了酵母作为实验模型的潜力。

  YO:是的。

  记者:在酵母上您可以做的有很多。酵母和我们如此相似,您觉得惊讶吗?

  YO:我相信这是因为细胞的基础功能从酵母到哺乳动物都是保守的,这是我的信念。但当然,液泡和溶酶体是不同的,然而我认为很多基础的机制一定是保守的。这正是我开展工作时的假设。

  记者:听起来,您仍处在有点震惊的状态。

  YO:是的,嗯。

  记者:您12月将会到斯德哥尔摩获取您的奖项吗?

  YO:是的是的。

  记者:太好了,我们十分期待能与您见面,进一步谈话。

  YO:没问题。

  备注:英文原稿来自The Scitentist、诺贝尔官网,永诺生物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