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康桥儿童血铅超标:环保部门缺位 验血单存疑

2011-9-21 07:3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08 收藏到BLOG
  顾建明懵了。

  3岁的女儿顾佳雯被检出血铅指数达到275,远远超过上线为100的安全标准。

  尽管顾建明是上海江森自控国际蓄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森公司”)一名普通的磨铅粉工人,但他每天“全副武装”地工作,防护服只露出眼睛;工作10年来,厂里每年都会组织体检,今年上半年的体检测出他的血铅指数还只有18。

  顾建明自己又去医院检测血铅,发现也超标了,当他把工厂铅排放的证据提供给媒体后,厂里很快就勒令他停工休假。

  由此揭开的上海康桥儿童血铅中毒事件却停不下来。

  污染源到底有几处

  9月15日,上海浦东康桥镇康花新村25名儿童被确诊血铅超标,其中12人在新华医院治疗,其他13人已经过新华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门诊治疗。

  9月16日,上海市环保局官方网站称,康桥地区主要铅排放企业正是江森公司,该公司使用铅锭和硫酸作为原辅材料,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铅烟、铅尘通过过滤除尘器处理后排放。浦东新区环保部门已经送达了责令其暂停生产的通知书,目前该企业已暂停生产。此外,该地区的上海新明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未经批准擅自从事涉铅生产也已被责令停产。

  康花新村位于江森公司西北方向约1.5公里,此次查出的血铅超标儿童大都居住在此。

  有医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铅中毒对孩子会造成永久性神经损伤,并导致智力下降和较为持久的记忆与行为障碍,即使打点滴排铅也会损伤小孩的肝肾功能。而且,铅浮尘的悬浮高度正好是一米左右的地方,孩子很容易铅中毒。

  据顾建明透露,江森公司共有3条生产线,在最初媒体曝光后迅速停了一条生产线,他离厂的时候3条都停了。但在上海市环保局要求江森公司暂停生产后,曾有居民潜入工厂发现又复工了。9月17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江森公司外观察,发现厂区内部仍有不少工人在走动。

  江森公司日前对媒体公开表示:“政府给公司规定了每年一定的用铅额度,目前排查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公司的用铅量是否超标。”并对媒体强调,该公司在控制铅排放方面投入很大,“公司员工的血铅水平要低于上海全市居民的血铅水平”,停产更与“涉污”无关。

  赵鸿的哥哥就住在康花新村,每次赵鸿开车来看哥哥,总会经过康桥路上长长的康桥工业区,然后转弯到锦绣路,一路上先听到耀皮玻璃厂低沉的机器轰鸣声,再看到不远处浦热发电厂三根大烟囱,如果晚上开着车窗还能闻到御桥垃圾焚烧厂散发出的阵阵恶臭。康花新村距离工业区仅有大约500米。

  除了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江森公司和新明源汽车配件公司,康花新村的居民对附近一些可能造成潜在污染的工厂也有担忧。康花新村的门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一般晚上6点之后垃圾厂开始焚烧垃圾,臭味一直会弥漫到第二天清晨。焚烧厂为了牟利,还会燃烧电线外层的塑胶,销售燃烧剩下的铜丝,呛鼻的空气弥漫在小区周围。事发后环保部门来检查,排除了该厂铅污染的可能,于是垃圾焚烧还是天天雷打不动在进行。

  也有居民对周围的水质产生疑问。有网友告诉记者,距离康花新村3公里左右的绿洲康城亲水湾,有部分孩子也测出血铅中毒,于是有人怀疑水质也可能存在铅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