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暴利百倍的合格潲水油

2011-10-19 13:33 来源: 新民晚报
699 收藏到BLOG
  


  就在“地沟油”人人喊打之际,另一种问题油――“潲水油”也浮出水面。重庆九龙坡区近期破获的“潲水油”大案表明,不法商家把喂牲口的“潲水”提炼成食用油,除了肮脏不堪外,还面临和“地沟油”一样的检测难题――其多项指标竟可达到或接近食用油相关检测标准

  潲水变成食油检测成为难题

  “潲水油”是从俗称“潲水”的餐厨废弃物中提炼而成的。前不久,重庆九龙坡区警方联合行政执法部门,摧毁了一横跨重庆、四川、云南、河南、湖南、贵州多省的“潲水油”产销链,其产量足以危害2600多个家庭一整年。

  记者发现,这种油从潲水桶到餐桌,只需经过收集、粗炼、中转、精炼、销售五个环节。

  以不法商家曹先合为例,他从2009年开始经营“潲水油”,从重庆大学城等地的食堂、餐馆大量收集潲水,先后在重庆沙坪坝区和九龙坡区开设地下“潲水油”作坊。办案人员说,潲水在作坊里经过熬煮,较重的残渣会沉底,锅中的油质经过抽取,就变成了“潲水毛油”,卖给下家。

  中转环节以商人徐科为代表。从2005年开始,他从重庆等地收购“潲水毛油”,销往外省从中牟利。

  精炼环节一般在专业炼油厂,例如重庆永川“冠南丰硕油脂加工厂”,用专业设备对毛油进行多道工艺处理,制成成品“潲水油”,销给当地一些粮油食品公司。粮油食品公司则以“调和油”名义销往农贸市场。

  “潲水油”的危害面究竟有多广?记者了解到,仅仅曹先合一家就累计炼出“潲水毛油”120多吨,能制成约80吨“潲水油”。

  出人意料的是,这种“潲水油”在某种意义上居然是“合格”油。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和“地沟油”一样,“潲水油”也面临检测难问题。目前食用油检测标准主要包括酸价、过氧化值、溶剂残留量等几项,而“潲水油”竟然能达到或接近这一标准。

  作坊肮脏不堪成品难辨真伪

  “合格”的“潲水油”到底是否卫生?一位“潲水油”制作窝点附近的居民说:“都晓得它很脏,但你绝对想不到它‘恁个’脏!”

  记者在九龙坡区警方端掉的一个“潲水毛油”制作窝点看见,作坊是废弃养猪场改成的,砌有多个巨型水泥池,大的面积近10平方米,专门盛放用于炼油的残羹剩饭,花花绿绿,明显腐败霉烂。旁边还有直径约两米的大锅,上面沾满秽物,专用于熬煮“潲水”。现场污水横流,酸臭味刺鼻。

  附近村民说,黑窝点开工后恶臭难闻,大伙常被熏得难以忍受,家里蝇虫成灾。记者看见一位村民现场取出一张20厘米见方的捕蝇纸,不到半小时就粘了黑压压一层苍蝇。

  这样炼出来的油为何能“合格”?九龙坡区办案人员说,不法商家能自行检测酸价、过氧化值、溶剂残留量等指标,通过脱胶、脱酸、脱色、脱臭等多道工艺,美化产品的气味和口感,在餐桌上难辨真伪。如被查处的永川区一家不法炼油厂,拥有超过300只油桶、10个炼油罐及锅炉等全套设备,炼出的“潲水油”在多项指标上接近“达标”。

  办案民警表示,在惩处依据上,目前尚无明文规定“潲水油”是有毒有害食品。在定罪时,必须认定其“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或是“有毒有害”。而相关鉴定部门只能对“潲水油”的一些具体指标进行量化鉴定,很难认定其“有毒有害”,这给严惩不法商家造成困难。

  百倍暴利诱惑循环难以遏制

  不法商家之所以挖空心思炮制“潲水油”,原因在于其高达百倍的暴利。

  案件显示,从食堂、餐馆回收潲水的价格很低廉,有时只是象征性给点钱,而炼出“潲水毛油”就能卖到约3000元一吨,扣除燃料、场地、人工成本后,暴利可达百倍吨。中间商购进“潲水毛油”后,以每顿约5000元的价格卖出,每吨又能赚上一两千元。

  下级炼油商的利润空间也很大。案情显示,炼油商每购进一吨“潲水毛油”,大约能炼出0.7至0.8吨成品“潲水油”,售价可达每吨八九千元,变身成农贸市场的散装“食用油”后,零售价可达每吨近万元。

  巨大的利益驱动,让“潲水”回收利用的正规渠道受阻。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潲水”本应统一回收处理,即便炼油也应作为工业用途。但一些餐馆、食堂的管理人员往往更愿把“潲水”卖给不法商贩,以便得到一些好处。不法商家炼出“潲水油”后,喂牲口显然不划算,如果作为工业用途销售,价格也仅为每吨四五千元,比食用油的售价低很多,所以“宁给人吃,不给猪吃”。

  重庆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教授丁新正说,违法犯罪的利益诱惑越大,就越要给以足够威慑,依法严惩,否则难以斩断毒根。目前对于“潲水油”的具体危害还缺乏明确说法,亟待组织专家进行深入研究。对食用油的检测标准也应尽快加以完善。

  要想制止“潲水油”回流餐桌,还应从餐厨垃圾的收集和处置入手。目前,九龙坡区正在探索餐厨垃圾“协议收运管理制”,对餐厨企业的垃圾签约收集,用专门车辆运送,统一中转,以切断“潲水油”的源头。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晓磊张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