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大白菜为何面临弃种危机?

2010-11-01 09:30 来源: 央视网
849 收藏到BLOG

  “当家菜”的苦恼

  不起眼的大白菜,因为韩国最近发生泡菜危机成了香饽饽。受气候灾害影响,韩国大白菜大幅减产,市场价格一度创下每棵81元人民币的天价。韩国政府不得不宣布,从 10月14日起到今年年底,临时取消白菜和萝卜27%和30%的关税,紧急从中国进口大白菜。有了这个利好消息,国内的种植农户们是不是今年能多赚点呢?一起来看看记者在辽宁、山东的调查。

  在沈阳新民地区大民屯镇的一片白菜地里,我们见到了正在菜地里发愁的农民耿宏利。又到了白菜收获的季节,这两天天气预报说会有寒流要来,可是此时的耿宏利却没有心思抢收白菜。

  沈阳大民屯镇村民耿宏利

  记者:人家都收菜你们怎么不收?

  耿宏利:我这现在心没上来,卖不了,贩子也不要。

  今年白菜的价格翻了三番,涨到了三角多钱,遇上这样的好行情,菜农们应该是高兴才对,不过采访的过程中,我们看见很多菜农却是愁眉苦脸的。菜农告诉我们,今年七月份连下了几天暴雨,地里发生了内涝,不仅第一茬马上就要收获的土豆全都泡烂在地里,连第二茬白菜的播种期也延误了半个月。现在到了收获的季节,许多白菜都没有抱心成形,收菜的人根本不要。

  耿宏利:像这菜的话,今年就几乎就是白扔了,这都是,没有心。

  记者:这种菜地里有多少?

  耿宏利:地里头现在能占,我这片地里来说的话也得占一半一半吧。

  记者:十亩地能收多少?

  菜农:十亩地能有5万斤白菜都不错了。

  记者:平常能出多少斤?

  菜农:平常能出20万斤。

  记者:今年就5万斤就不错了?

  菜农:5、6万斤,也就,三分之一的好菜了都。去年价钱没今年高,今年价钱高没那些产量。

  女菜农:这菜,也盼啊盼啊,长啊,这药,打点营养药啥的,挂着,叫它爱长一点,那也不行,就整整也不行。

  这几天,耿宏利每天都要来地里看一看,挨着个儿地把地里的白菜捏一捏,看看白菜芯儿是不是长满了。在地里看完,他就跑到村头的十字路口上截收白菜的商贩。可是几天下来,来看白菜的商贩不少,却没有一个相中他家的白菜。

  耿宏利:去我家看看。

  两三个商贩跟着耿宏利到了他家地里,挨着个儿地看看白菜长的情况。

  在菜地里转了两圈,商贩还是没要耿宏利的白菜。

  蔬菜商贩:都是半心菜,都是水泡的。

  耿宏利目送着商贩走:咱们明年再合作。

  邻居家的菜地地势较高,白菜长的好,这天上午有商贩来收走了一些,耿宏利也找到商贩,希望能便宜点把自己的白菜收了。

  耿宏利:你还能买菜吗?(商贩摇头)

  白忙活了一上午,耿宏利愁眉不展,他告诉我们,银行的人昨天打电话来了,今年年初种菜他借了三万块钱贷款,这几天已经到期了。

  耿宏利:白菜贩子也没联系成,怎么整。

  耿宏利妻子:你菜再卖不出去过两天就下大雪了,才再卖不出去咱咋整?

  耿宏利:接着贷款呗,那还咋整?

  耿宏利妻子:你这贷款都换不上谁还能借你啊?这俩孩子一年得花多少钱啊,咱们怎么整啊?

  耿宏利和妻子商量,想问问还贷款的事情能不能缓一缓。

  (打电话)

  耿宏利:我拿贷款现在还不上咋整?

  …………

  耿宏利:那谁,王昌宜的号是多少啊?

  …………

  之前的款是从农村信用社借贷的,耿宏利决定去农业银行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再贷些钱,把信用社的贷款先还上。

  耿宏利:今年老百姓收成也不好,也不给贷了。

  这笔贷款应该怎么还,耿宏利犯愁了。

  记者:现在这三万块钱你怎么还?

  耿宏利:三万块钱现在我就得跟人家说就是说先把利息给了,完事贷款这三万过年再给。

  记者:那你明年种地的钱从哪来?

  耿宏利:明年再跟亲戚啥的串点,要不然现在也不出钱。

  为大白菜犯愁的还远远不止耿宏利一家。当我们第二天来到大民屯镇时,各家都匆忙地挑拣着地里稍微好些的大白菜收割。

  记者:这天气是不是已经收不了两天了?

  罗东伟:再收个两三天,今天都零下9度了,零下9度,一冻都完了。

  女菜农:一点心都没有,谁要啊,老百姓都没人要。

  记者:这菜你们就直接扔地里不砍了?

  女菜农:对,就直接扔地里不要了。

  记者:今年像这样的菜地里有多少?

  女菜农:这几乎,这全是,几乎,你看,立了的白菜,瞅着都挺好,实际都这样。

  村民罗东伟告诉我们说,往年家里种的白菜能出30万斤,卖个三四万块钱不成问题,今年的白菜收购价格虽然很高,但是品相不好,商贩们都不收,他家这些白菜挑点稍微好些的卖了,也就能卖不到一万块钱。

  记者:今年你们家贷款种地了吗?

  罗东伟:贷款。

  记者:贷多少钱?

  罗东伟:贷5万。

  记者:那贷款打算怎么还?

  罗东伟:现在不是借,完事。

  记者:管谁借?

  罗东伟:谁家卖钱多管谁借。

  孙德昌一家三口也在忙着收菜,他说他家的白菜一颗也没卖出去。现在,只能先赶在寒潮之前把白菜砍倒,储存在棚子里。

  孙德昌:砍了拉家去,一会拉家去,拉家搁棚子里头,有买就卖,没买的白扔,就这点事。

  记者:贷款今年贷多少?

  孙德昌:今年贷3万。

  记者:3万。

  孙德昌:嗯。

  记者:这情况这能还上?

  孙德昌:还啥,到现在一分钱,这3万块钱全投这里了,投下下啥,到现在一分钱没出呢。

  和辽宁隔着渤海湾的山东,既是优质大白菜主产区,也是白菜以及泡菜制品出口韩国的基地。在国内最大的蔬菜集散地山东寿光,进入10月份之后,大白菜价格在短短十几天就上涨了近40%。可是,我们在山东却发现,当地不少农户与今年的好行情插身而过。这是为什么呢?再来了解一下。

  这是大民屯镇上的农产品贸易市场,在这里成交的都是没有经过加工的毛菜。采访这天,我们看见,许多经销商,农产品经纪人,商贩,食品加工企业穿梭在市场里的菜车之间,挑选白菜。但是一个上午,也没见有几家成交。

  记者:这个等多少钱准备卖?

  菜农:多少钱现在,多少钱都是小事,没人买。

  菜农:这菜吧就是,基本都是大半心菜,照往年差天上地下。

  记者:估计能卖出去吗?

  菜农:费劲。从一早到现在没卖出去。

  田帅是大民屯镇的一名农产品经纪人,他告诉我们,今年虽然很多菜农家的白菜等着卖,但是质量能达到收购标准的不多。往年一天收五十万斤白菜都不成问题,今年一天收三十万斤都很困难。

  田帅说,前一阵韩国泡菜危机的时候,听说在韩国一棵白菜能卖几十元人民币,菜农们都很高兴,后来也有很多客商来买白菜,但是因为品种不好,最终也没有谁家把白菜卖到去韩国去。今年因为白菜减产,白菜收购价格涨起来了,他和经销商们的生意很不好做。

  田帅:收菜价格高,但是卖菜价格不高,知道吧,现在是说按南方走的话,南方的价格不好,外边质量太差,质量差的话你就卖不上价。去年扔的菜都比这质量好,去年不好的菜,这样说的话,到今年的话算最好的菜。

  范光炎是田帅的客户之一,每年这个时候,范光炎都从湖南赶到沈阳的大民屯采购大白菜,在本地加工、包装,然后运到湖南和广东地区销售。而今年大民屯白菜的质量、数量和价格,都让许多经销商们很发愁。

  范光炎:今年价格挺高,像去年的白菜,当时我们过来的时候,大概收一毛三,后来掉到,最后掉到4分。

  农产品经销商梁朝录

  梁朝录:生意不好做,现在生意都不好做,今年做大白菜,不管发到南方的,包括广州、玉林、湛江一带,发到南方一带都不好做。

  田帅带着范光炎在市场转了整整一下午,才成交了两车大白菜。结果,还有一车白菜因为质量不行,他们最终还是退货给了农户。

  记者:还卖吗?

  菜农:不卖了。这还是好的了。在地里挑着砍的。

  记者:就这些白菜啦?

  菜农:那可不。

  记者:一车都没卖出去?

  菜农:一车也没卖出去,都扔地里头了。 咋整这年头。

  在大民屯农贸市场里,我们还见到了正在为大白菜奔忙的沈阳蔬菜流通协会会长何立兴,他告诉我们,今年这里的大白菜产量只有往年的五分之一,远远满足不了各地经销商的需求。

  沈阳蔬菜流通协会会长 何立兴

  何立兴:总产量上每年,我们都达到15亿斤,今年就是3亿斤产量,只有五分之一。上市量小了,价格肯定会偏高。

  何立兴告诉我们,今年大民屯地区的农业生产收到天气的影响,经济损失很大。他最担心的就是今年的大面积减产影响了菜农们的积极性,镇上五万亩的白菜种植面积明年无法保证。

  何立兴:(经济损失)白菜占主要的,整体咱们大民屯咱们做过统计,全镇的达到1.5亿的损失。

  我们又走访了当地一家酸菜加工企业,这家蔬菜加工合作社的经理马秀明正在发愁,这两天他们的酸菜已经断货了。

  马秀明:现在(供货量)是以前的十分之一,出现一定的空当。

  记者了解到,大民屯镇上的酸菜加工企业有二三十家。最初这些企业都是把当地农民销售不出去的白菜收购上来,加工成酸菜。而今年,这些企业不得不跑出了大民屯镇,跑到其他各省抢着收购白菜。

  马秀明:去了,哪儿都去了,想找白菜货源,东三省,黑龙江咱也去了,吉林咱也去了,哪儿都缺白菜,现在属于抢购。

  和东北相比,山东这边今年倒是风调雨顺,而且多年不见的好行情终于来了,本该喜上加喜。但面对比去年身价涨了不少的大白菜,山东这些农户们却是后悔多过了喜悦。转行种植小麦、玉米,让他们踏空了大白菜的牛市。而对众多蔬菜经销商和加工出口企业来说,白菜减产又意味着什么呢?

  前面我们看到,尽管韩国泡菜危机带动了国内大白菜价格走高,但无论辽宁还是山东的菜农,都没赚到多少。他们要么因为品质差,卖不动,要么因为转种小麦玉米,错过了行情。火热的行情遭遇减产的年景,又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演播室:

  我们的记者来到山东省的青岛地区的几个县市进行了调查。

  10月25号,记者来到了大白菜产地之一的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乡村公路两旁的地里,只是零星看到有些地种的是大白菜,大部分种的都是小麦和玉米。

  司机:很多不种白菜了,改种粮食了。

  当地的这位司机告诉记者,要是去年这个时候来,这路两旁几乎都是绿油油的大白菜。在路旁,记者碰到当地的一位村民。

  记者:去年这一片都是白菜是吧?

  村民:是的,去年这一片大部分都是白菜。

  记者:有的没有种了都种什么了?

  村民:都种花生,种玉米了。

  记者:你今年种了多少?

  于发臣即墨市灵山镇孙家旺村村民

  于发臣:今年种了8亩,去年种了14亩 。

  他叫于发臣,是灵山镇孙家旺村村民。于发臣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家家都种大白菜,但今年不仅是他们家,村民们几乎都减少了大白菜种植面积。

  于发臣:不光是我们,别的村都是这样。

  记者:大概会少多少?

  于发臣:大概少五分之一。

  于发臣带记者来到了他们家的地头。

  于发臣:差多了,去年往那边看吧,全是白菜,没有小麦也没有玉米,今年你看,零零散散的,有的改种小麦玉米了。都减少了面积。

  中姜李庄村村民孙中兴告诉记者,他去年种大白菜的地,今年都改种了小麦。

  灵山镇中姜李庄村村民 孙中兴

  孙中兴:去年全都是白菜。

  记者:去年大概种了多少亩白菜?

  孙中兴:去年种了大概有3亩多吧,三亩半,今年没种。

  村民孙中兴说,他们村,像他这样今年完全弃种大白菜的村民并不在少数。

  孙中兴:一半多吧,一半多的不种了。

  记者:不种了那种啥呢?

  孙中兴:就种玉米、小麦。小麦亩产1000斤,玉米一千斤加上毛收入两千来块钱,比较稳妥。

  孙中知是灵山镇中姜李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也是这家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孙中知告诉记者,灵山镇有8个村165户村民加入了他们合作社,前两年每年都有3000多亩大白菜种植面积,但是今年,种植大白菜的农户减少了至少三分之一。

  农业合作社负责人孙中知

  孙中知:2007年到2009年,都是种三千来亩,今年种了两千来亩,少种了一千来亩白菜。

  孙中知告诉记者,根据他的了解,即墨市的其他种植大白菜的乡镇,情况都差不多。

  孙中知:据我了解都是下降了,种植面积下降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即墨市当地的村民比往年少种甚至是弃种大白菜呢?

  孙中知:就是因为价格,卖不出去,几分钱一斤不划算。有些农民白种了(亏本),有些能讨回成本,种得好的,一亩地能收入一百、两百。种玉米的话,还能收入千八百的。

  村民:连续两年都七八分钱一斤,所以他们都不种了。

  村民:去年不挣钱,所以都少种了,有些都亏本,所以都不种了。

  孙中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大白菜,废料、农药加上人工需要投入近两千块钱,一般情况下,一亩地的平均亩产在15000千斤左右,也就是说,大白菜的收购价要在2毛钱一斤才能保证不亏本。

  记者:前几年,毛收入是多少?

  孙中兴:去年好点是一千二三百块钱吧一亩地。前年是七百八百块钱,基本上不够本,前年还便宜,前年是五分一斤,去年是八分九分一斤。

  10月26号,记者来到了胶州市胶莱镇,这里是胶州市大白菜最大的主产区。胶莱镇小高村村民戚宝玖是当地的白菜种植大户,戚宝玖告诉记者,他今年种了60亩的大白菜植,和往年相比,已经减少了一大半。

  戚宝玖:前年我种230亩,前年我好赔,赔了18万。

  戚宝玖告诉记者,他们村里也是家家都种大白菜,但今年也是几乎家家都减少了种植面积。

  记者:少了大概多少?

  戚宝玖:得少50%。得减一半,前年,我种230亩,全都撂在地里了,这些地里的大白

  菜,都倒在地里了,都撂了,都赔了。

  戚宝玖告诉记者,目前胶州这边的大白菜,下地价格大概在4毛五左右。如果按照这么一个价格,他还真有些后悔种了那么多的苞谷。

  记者:以往的话,这种苞谷的地方也是种白菜吗?

  戚宝玖:前两年都是种的白菜,想白菜这两年不好卖吧,种苞米多,这苞米也是我的。要是知道今年这么好卖的话,我都种上白菜了。

  不过,戚宝玖认为,尽管今年种的大白菜比往年少多了,但肯定不会像往年那样亏本。

  戚宝玖:今年肯定赚钱了,我今年还赚不着,我前年赔18万,去年保出本来,今年再赚不到,这三年白干了。

  大白菜产量少,质量低,经销商和加工企业今年压力也很大。眼下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下旬,正是北方地区秋季菜集中上市,加紧储藏过冬蔬菜的时候,大白菜又是冬季菜的主要品种。怎么才能保证今年这个冬天老百姓还能安安稳稳吃上菜呢?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近几年白菜价格年份波动非常大, 2005年11月大白菜丰收 ,菜价降到了每斤8分钱,2006年,因种植面积减少,大白菜变得“金贵”起来,每公斤价格1.2元左右,市场上卖得最好的菜就是大白菜。2007年,菜价上升到每公斤4.7元,比2006年同期高了4倍。但是 2008年,大白菜再次迎来丰收年,白菜价格跌回了每公斤0.84元。2009年,去年全国白菜大丰收,让白菜价格坐上滑梯,在田间地头,1分钱一斤的大白菜都寻不到买主,菜农只能任由白菜烂在地里。今年,因为白菜种植面积减少和天气影响等原因,菜价一路回升到了每公斤1.76元。在这样过山车的行情中,种植户难以捕捉到市场规律,一年卖不动来年不敢种的现象频繁上演。

  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副所长 孙日飞

  孙日飞:有些地方不种白菜了或种的地方少了,主要是这个市场价格的驱动,如果说白菜价格很便宜了以后,农民就不愿意种。

  大白菜是我们国家最主要的蔬菜作物之一,周边国家像日本、韩国,需要的大白菜也基本是在中国采购,大白菜在国外被叫做中国白菜。不过记者发现,近几年,但是由于品种退化、天气影响等原因,白菜品质难以提高,这两年出口也变得越来越难,今年韩国暴发的“大白菜危机”,在韩国市场上大白菜价格创历史最高水平,每棵白菜售价高达1万多韩元(合人民币近100元),但是中国的白菜种植户却没有多少人从这样的行情中得到利润,这是因为韩国客商很难从中国市场上买到的符合质量要求的黄金白菜。跟韩国客商四处求购白菜形成对比的,是很多白菜种植户望着自己地里卖不出去的白菜愁眉不展。

  孙日飞:如果说白菜危机所谓有就是说它的种植的面积和产量减少很多。一旦有个价格低了,会出现什么情况,那么就它的面积就会下降很多,产量也会下降。

  有研究者担心,照此下去,曾经是中国蔬菜当家品种的大白菜,将有可能会面临被更多人弃种的危机。对于可能会出现的白菜危机,孙博士认为并非没办法。目前国内虽然有几个地区在种白菜,但是蔬菜种植还没有形成一体化机制,散户种植仍占主流。去年,在大白菜几分钱卖不出去的时候,同样是大白菜,青岛市一个叫 “城阳青”的白菜名种,在市场上一颗能卖10多元。从去年开始,青岛市城阳区组织农民成立白菜种植合作社,统一供种、统一培训、统一技术管理、统一包装,打造“城阳青”这个品牌的生产基地,也实实在在地增加了菜农的收入。

  孙日飞:我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最好能建设大的这种生产基地,它对新的技术新的品种等等了解也会很多,这样它的产量等等也会有保障,那么价格呢也相对会平稳。

  半小时观察

  当年鲁迅曾经在文章里提到过,山东的大白菜运到浙江,因为路途遥远,物以稀为贵,被尊称为胶菜,系着红头绳挂在水果店里卖。如今的大白菜当然不再如此金贵,对老百姓来说,它已经变成了一种基本的民生消费品,尤其不少普通家庭,大白菜几乎就是整个冬季的主菜。正因为这样,在遭遇灾害天气、出现大幅减产的年份,有关部门更应当积极发挥作用,协调供给,保证市场稳定。今年大白菜市场的异常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农业生产不能再延续看天吃饭的老传统,各自为战的生产模式,碰运气式的市场预测,并不能带来增收的希望。确保农民的钱袋子和市民的菜篮子都没有后顾之忧,还需要一个更完善的农业生产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