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伟长之子百日追思父亲:多次为他人做嫁衣

2010-11-09 16:1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1176 收藏到BLOG

  著名科学家钱伟长逝世百日之际,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今天(11月9日)举办追思会怀念这位“立德立言立功”的前辈。钱伟长的儿子钱元凯表示,钱家人会像父亲一样,“只要对国家有好处,我们就去做”。

  钱元凯回忆起在父亲最艰难的那些年也从没放弃科学研究。1955年钱伟长就敏锐地发现计算机将来的巨大用途,但是相关著作由于他的被打倒不能出版,不仅如此还要交给出版社4000元的“毁版费”,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但钱伟长没有怨言,只希望哪怕用别人的名字能出版也行,最终没能如愿。当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完成钱伟长已经做过的相关研究并自立门派时,钱伟长痛心不已。

  钱元凯引用母亲的话说,父亲就是“书呆子”。钱伟长在“文革”时还偷偷在家里算变分法,稿纸摞起来有一米多高。在还不能署名发表文章的那些年月里,钱伟长多次为他人做嫁衣,有的甚至用他的文章评上了院士,钱伟长也从无怨言,“只要自己的研究成果能为大家了解、为大众服务就好”。他总是教育子女从来不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最前面。“改革开放后,父亲越活越年轻,因为当年他的很多设想都能够去实现了。”

  被称为“万能科学家”的钱伟长在首钢劳动时帮助设计了水压机,改革开放后还主持编写过《农村实用生产技术小丛书》。民盟中央马宝深回忆起1989年的冬天,有农民打来电话说,看了他们的小册子给猪打针治猪肉绦虫病,把猪给打死了。钱伟长得知此事,要他和另外一位同事到当地了解情况,虽然最后弄明白是由于农民使用剂量过度造成的,还是赔偿了农民400元钱。

  钱伟长曾担任第五、六、七届民盟中央副主席,当时担任民盟中央主席的是费孝通。费孝通之女费宗惠说,钱老常去费家下棋,经常下着下着俩人就为悔棋争吵起来,就像俩“老小孩”一样。两人在院子里散步时也经常被人弄混。俩人从清华担任教务长开始到民盟担任主席职务,都是一正一副相互搭伴,配合默契,各党派的领导人中少有。

  民盟中央常务副主席张宝文说,钱老忧国忧民、奔走苍生,一直为强国富民积极奔走,出谋划策。南到西沙群岛、北到漠河,西到新疆,无不留下钱老奔走的身影和调查报告。他为教育改革、星火计划推广、地区发展战略、长三角乡镇企业、农村经济和教育、贵州毕节的扶贫、黄河上游多民族经济开发区的建立等,提出了大量富有“含金量”的意见和建议。

  张宝文说,钱老始终按照“一切从国家的需要出发”、“祖国需要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这样朴素的理念去思考和实践,这正是众多民盟前辈及爱国知识分子恪守的人生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