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其沙漠治理22年获国家认可 北京沙尘暴减少

2011-2-22 07:59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837 收藏到BLOG

志愿者在科尔沁沙地 种植防沙作物


  尽管很多人明显地感觉北京近几年的沙尘暴越来越少了,但却少有人知道其根源在于,产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北部、总面积达1.86万平方公里、北京沙尘暴三大源头之一的库布其沙漠的沙尘暴,已经由十几年前的每年六七十场(次)减少到现在每年只有三到五场(次)。

  经过22年坚持治理,库布其沙漠完成治理的4000多平方公里地段,已经为中国北疆建设了一道长达240多公里的“绿色长城”。

  一度被认为是不可治理的库布其沙漠治理日前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认可。沙漠也能变绿洲,这样的现实正在被复制。

  1月25日,中国荒漠化防治试验示范基地授牌启动仪式暨科尔沁沙地生态环境治理签约启动仪式在京举行。由内蒙古亿利资源集团治理的库布其沙漠被国家林业局授予中国荒漠化防治试验示范基地。会上,亿利资源集团还与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签订了《内蒙古科尔沁沙地生态环境治理协议》,将对中国最大沙漠科尔沁沙地实施整体防治,同时带动沙区近百万农牧民脱贫致富。

  “如果将20多年总结的库布其沙漠治理机制、模式和技术复制过来,对科尔沁,我们有信心让它3年初见成效,5年大见成效。”亿利资源集团董事会主席王文彪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治沙,变输血为造血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壮美的内蒙古大草原在王文彪的记忆里并无痕迹,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

  22年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王文彪被选派到濒临倒闭的杭锦旗盐厂当厂长。那里无路、无电、无水,没有通讯条件,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牧民拉着骆驼去50公里外的镇上购物,来回得走3天,一次要采购半年用的生活用品。对于盐厂来说,因受大漠的阻隔和沙尘暴的肆虐,几十万吨化工产品无法运出,盐厂被漫漫黄沙逼向了死亡的边缘。而后王文彪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向政府举债7000多万元修建起一条穿沙公路。之后,5条全长234公里的纵向穿沙公路陆陆续续铺开,路修到哪里,水电就通到哪里,绿化就跟到哪里。这不仅从根本上解决了盐厂产品运输的问题,还解决了沙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购物难、生产难、生存难的现实问题。

  20多年时间,通过坚持不懈的防沙绿化,库布其实现了4000多平方公里的绿化面积,不仅涵养了水源,改善了区域生态环境,而且使这个地区降雨量由以前的每年几十毫米增加到现在每年的300多毫米,还创造了近1000万吨的碳汇能力。在库布其沙漠防沙治沙,除了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有显现。

  “防沙治沙光靠硬性投入是不够的,必须变输血为造血,用产业化的方式反哺沙漠治理,造福当地百姓。”王文彪感言,“全世界三分之一的沙漠里生活着三分之二的穷人。”

  王文彪告诉记者,沙漠中的牧民是防沙绿化的最大受益者。他们有的以沙漠土地入股,成为亿利资源集团的股东,有的直接参与亿利资源集团的生态建设和产业化工程,成为企业工人。“牧民每年仅参与企业生态建设的直接收益就超过1亿元。”王文彪说。

  2010年3月,亿利资源集团关闭了净资产已达6亿元的盐厂。“20年前我们为了救活它修路,20年后它为了沙漠绿化做了牺牲。”王文彪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将对科尔沁沙地整体防治

  沙地蔓延一直是全世界面临的巨大困扰,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祝列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土地荒漠化、沙化严重威胁国家生态安全,严重制约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是重大的民生问题。

  祝列克表示,虽然我国防沙治沙工作取得了重大成绩,但同时也面临着严峻挑战。“我国现有173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其中可治理的53万平方公里,按照目前每年减少1717平方公里的速度,大约需要300年时间才能完全治理。同时,人口的增长、经济发展和生态的承载能力之间的矛盾依然很大,防沙治沙资金投入与实际需求相比还存在巨大差距。加快推进防沙治沙工作,需要紧紧依靠政府主导,又要积极发动社会参与。”

  通辽市委书记傅铁钢介绍,现在的科尔沁沙地,在历史上曾是水草丰美的科尔沁大草原,更是著名的蒙古族地域文化――科尔沁文化的发祥地。这样一个风光秀美的地方,由于清代以来的放垦开荒、战乱和建国初期“以粮为纲”大力发展农业,草原下的沙土层逐渐沙化,加上气候干旱,已经逐渐演变成为中国面积最大的沙地,总面积达42300平方公里。

  近年来,尽管中央与地方政府及民众对科尔沁沙地采取治理措施,当地生态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目前通辽市仍有3000万亩沙地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傅铁钢表示:“我们与亿利资源集团合作,就是要加快治理步伐,通过增加投入、活化机制、以产业发展实现对科尔沁沙地的整体防治。”

  库伦旗委书记张志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之前林业、农业、牧业、土地等各部门都在进行沙漠治理,项目不同、资金的来源也不同,各部门力量分散,对大规模的治理就显得力不从心,“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政府和企业的合作,对治理资源和力量也进行整合,将各部门的资金利用好。”

  沙里淘金

  如果治沙只有生态效益,没有经济效益,不能给当地老百姓带来效益,即使治理成功也很难维持。在王文彪看来,“沙漠不但可以防治,还可以开发利用。”他告诉记者,如今人们再去库布其沙地,会看到满眼的“黄金”。

  “太阳能发电去哪里发?不能占用耕地,就要去荒无人烟的地方。”王文彪说,“有沙也不行,治理好的沙漠就成了最适合的地方。”

  “还有我们大面积种植的耐寒耐盐碱的地上沙柳和地下甘草,都为我们的生物能源产业和制药产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据悉,以沙漠甘草种植加工为主的中药产业化工程,每年能为亿利资源集团带来几十亿元的销售收入。

  此外,亿利资源集团还建设了一个高端的沙漠旅游产业,每年接待游客达到30万人(次)。

  “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机制、技术,我们甚至可以输出模式。”王文彪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亿利资源集团将利用其在库布其沙漠20多年积累的荒漠化防治和沙漠新经济产业的先进技术、模式和机制,按照沙漠“生态建设+旅游休闲+清洁能源”三位一体的战略布局,对科尔沁沙地实施整体防治,集中开发建设“塔敏查干沙漠、养畜牧河、三大寺、蒙药文化、安代舞、风水山”六位一体的沙漠、人文、旅游综合开发项目以及配套项目,并将其打造成为带动当地第三产业发展的龙头项目。

  “过去20多年我们治理了4000亩沙地,今后5年我们要治理1万亩。新机制、新技术的应用让我们的治理速度加快。”王文彪说,“很多专家表示我国的可治理沙地全部治理完毕大概需要300年左右。依我看,300年太长,30年应该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