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可拉动GDP两万亿

2013-11-22 09:45 来源: 中国环境报
收藏到BLOG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大气十条》)每年可减少近9万人过早死亡,“煤改气”不能解决大气污染问题,这是在美国能源基金会主办的“重塑蓝天:空气质量管理国际研讨会”上专家提出的新观点。来自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清华大学等多部门的环保专家、官员就大气污染治理问题从现有政策、技术、法律等多方面进行了探讨。

  实施“大气十条”经济和健康效益明显

  拉动GDP增长近两万亿元 每年可减少近9万人过早死亡

  今年9月12日,国务院发布《大气十条》,从深化污染治理、优化产业结构、调整能源结构、严格企业环境准入、建立区域协作机制、应对重污染天气等10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大气防治措施,被认为是中国环境保护史上最为严格的大气治理行动计划。

  根据《大气十条》,我国将投入巨资进行大气污染治理,主要用于脱硫、脱硝、除尘等大气污染治理设备的建设,约占总投资的20%。其中,工业企业污染治理投资比重最大,约占36%,其次为清洁能源替代约占28%。

  然而,如此巨大的环保投入,实施效果如何,究竟能带来哪些效益?

  对此,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做了关于《大气十条》环境与社会经济影响分析的报告。他表示,“《大气十条》实施的社会经济效益,政府非常关心,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选用了投出产出设计模式分析得出,总体来看,《大气十条》对经济的拉动接近两万亿元。”

  王金南表示,经济上,按照模型可达性分析,实施《大气十条》净拉动我国GDP增长19422亿元,投资拉动GDP增长20570亿元,增加非农就业岗位 246万个,就业收益行业包括通用设备制造业、建筑业等10个行业(见表一)。淘汰落后产能将带来GDP减少1148亿元。其中,对GDP产生短期负面影响的主要集中在炼钢、焦炭、电解铝、水泥、玻璃、火电等行业,炼钢行业受影响最大,约损失812亿元(见表二)。同时,淘汰落后产能方面对于GDP的抑制因素,也产生对非农业就业岗位的负面影响,波及14万人。

  在健康效益方面,王金南表示,“假如《大气十条》得到很好的实施,产生的健康效益可每年减少将近9万人的过早死亡。”同时,能减少每年7.5万呼吸系统疾病住院治疗病例,减少4.2万人因循环系统疾病住院治疗,加起来将近12万人(次)。折算成货币,由于PM2.5浓度降低产生的健康效益每年约有900亿元。

  同样,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吉明也对大气污染产生的健康影响做了分析,他指出,2009年,中国因PM10污染引发公众发病和过早死亡造成的健康损失占GDP的2.8%,相当于当年全国教育经费所占的GDP比例。

  但王金南也提到,所有的分析都是建立在虚拟基础之上的,只有《大气十条》全面按要求落实,以上效益才能成立,否则会大打折扣。

  “气十条”得到落实需要最严格监管

  按日计罚纳入《环境保护法》 法律框架令人期待

  研讨会上,多位外方环保专家介绍了欧洲、美国等地在空气污染防治中的历程和经验,尤其是严格的法律、法规所起到的保障性作用。对此,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司长赵英民也透露了我国相关法律的制修订情况。他说“《环境保护法》的修订,有望把‘按日计罚’写入”,这样,查处企业超标排放,就不是一次性的处罚,而是按超标天数,每天都要罚。

  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空气污染与温室气体项目主任Markus Amann在讲述欧洲空气污染防治成功经验时,也分享了这样的法律制度。他介绍说,欧盟建立了每个成员国家污染物排放量的限值,各个国家都应该在一定时间内满足排放值。同时这种法律框架伴之有效的担保实施。如果成员国没有按照标准排放,欧洲委员会将会向法院提起诉讼,强制执行。如果法院裁决惩罚一个成员国,不是一次罚款了事,而是每天都要缴纳罚款,直到达到标准方可结束。

  《大气十条》提出,树立“同呼吸、共奋斗”的行为准则,地方政府对当地空气质量负总责,落实企业治污主体责任,国务院有关部门协调联动,倡导节约、绿色消费方式,动员全民参与环境保护和监督。

  王金南认为,《大气十条》回应了公众对空气质量特别是细颗粒物PM2.5的关切,承载了全社会对改善空气质量的新期待。目前,公众环境意识不断提高,在环保工作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公众参与的作用也是双方面的,利用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利用不好,造成公众对空气质量改善的期望值很高,也可能不利于环境治理工作,所以要把做好公众参与作为重要工作来抓。

  盲目推进热电联产煤改气不可取

  采用清洁煤燃烧技术 可减少污染物排放

  燃煤是大气污染物排放的重要来源已成共识,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总工程师杨金田也在报告中证实:我国SO2排放量的90%、NOX排放量的67%、烟尘排放量的70%、人为源大气汞排放量的40%以及CO2排放量的70%都来自于燃煤。

  但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认为,盲目“热电联产煤改气”不可取,其不能减少大气污染。

  倪维斗指出,大气细颗粒物PM2.5的主要成分为工业、建筑、交通、电力、其他生产和生活活动以及天然源排放形成的一次颗粒物,以及由气体向颗粒物转化而形成的二次颗粒物。而一次形成颗粒物大概占50%以下,二次形成的占50%~80%。因此,重污染天气主要是受二次形成的颗粒物影响。在大气中,VOC和 NOx是增强大气氧化性、导致多种气体氧化二次颗粒物的关键因素。所以,控制NOx和VOC是解决PM2.5污染问题的重点。

  在采暖方式方面,“煤改气”工程一直是不少地方削减烟尘、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排放的重要措施。倪维斗认为,首先要计算单位燃料NOx排放强度,才可确认天然气热电联产和燃煤热电联产对大气产生的作用。

  经过供热系统分析,虽然燃烧同样热量的燃料,燃气和燃煤两种方式排放NOx的量相差不多,但燃气热电联产热电比小,为得到同样的热量,需要燃烧更多的燃料,导致NOx排放量比燃煤热电联产更多。

  采用我国自主的清洁煤燃烧技术,通过热电联产产生同样的热量,NOx排放量仅为燃气蒸汽联合循环方式的13%。加之我国目前天然气资源的短缺,天燃气只占总能源量的不到5%,未来即使深度开发和进口,天燃气占比也不会超过8%。倪维斗认为,目前天燃气的应用应以改善城市大气环境为主要目的。大量燃煤电厂改为燃气电厂,增加了天然气的消耗,反而导致NOx排放量增加。应合理利用天然气,盲目进行“热电联产煤改气”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