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五常大米已形成产地化 米农损失无法估量

2010-7-28 08:02 来源: 东北网
收藏到BLOG


五常米农在查看水稻长势 王萌 崔立东


摄假米事件后,五常亚臣大街上一些米业批发部被停业整顿

  讯“五常大米行天下,天下大米乱五常”,这句顺口溜早已流行于业内,但五常米农今年真切地感受到了“假米之乱”。

  五常市长姚志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话语中流露出他内心的痛苦。他说,这次假冒事件是一场关乎五常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大事件,“此次之‘乱’对于五常来说是一场‘公共危机事件’。”

  编者按

  7月中旬,在距离哈尔滨135公里的五常市,出现了新米上市之前难得一见的热闹景象。然而,这次五常迎来的不是天下粮商,而是全国的媒体。究竟是什么原因将各地媒体吸引到这个北国小城?这还要从近日震惊全国的“假冒五常大米事件”说起。

  7月12日,陕西西安大规模制售假冒五常大米事件被媒体曝光,给五常的稻米产业带来了沉重打击。此次事件源自陕西,却让远在千里之外的五常市、甚至是黑龙江的米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五常大米的问题实际上是品牌保护意识和市场监管的问题,米企乃至米农的单打独斗应付不了来自市场的多个方面的冲击。尽管五常大米的品牌价值早已凸显,但散沙一样的米企还有不抱团儿的农户却没有能力实施进一步的市场开发、维护和干预,导致在遭遇假冒产品侵害时,蒙受巨大损失却一时无力扭转局势,造成了市场的失守。产品的优势永远也不会自动形成市场优势,集约化、规模化是现代农业发展的趋势。面对市场困境,五常大米产业将何去何从?当地政府又将如何重整这个支柱产业?本报即日起推出五常大米事件系列报道,向读者全方位展示五常大米产业,以及一些亟待解决的深层次问题。

  五常低档大米遭遇假冒

  “卖得最好的市场,往往却是造假最严重的市场。”五常葵花阳光米业总经理孟宪成显得很无奈。这次的“假冒五常大米事件”曝光之后,在陕西的西安一次就查封了16家涉嫌造假的米企。

  “为啥这么多?就是因为这里是国内著名的粮食集散地。”孟宪成说。西安市兴工西路3号的西安粮油批发交易市场,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粮油批发市场,年交易量40多万吨,其中大米的交易量占到了80%以上。

  在国内的另一个中心城市,孟宪成曾经带人进行过暗访。这座城市有五家大型的粮食批发市场,每家市场内都会有数量不等的五常大米造假作坊。

  “这些小作坊都是前店后厂,五常大米的包装袋就摆在地上摞得老高。客商来了,想要‘五常大米’就拿‘五常大米’的包装袋,想要‘稻花香’就选‘稻花香’的包装袋,然后到后面去混装。不光米是假的,袋子还可以随便印,都是明目张胆地干!”孟宪成说,真假米混装的比例通常连1:3都不到。以现在国内最为著名的五常“稻花香”为例,自从有了假五常米之后,它就有了一个新名字叫“调料米”,可见其用料之“省”。由此还产生了一个新的米种,被称为“调和米”。

  “被‘调和的’有湖北米、汉中米、江苏米等。”孟宪成说,普通用的五常“稻花香”米大约在每公斤10元左右,而这些南方米很少有超过4元的。“调和之后4块多一公斤,打着‘稻花香’的名头卖,却比我们真的‘稻花香’便宜得多。”

  “假冒五常大米由来已久,只不过历次造假都没有这次轰动而已。”一位业内人士断言:市场上销售的五常大米有一半是假的!被假冒的往往都是五常大米中低档的产品。

  假五常大米已形成产地化

  “造假已形成产地化和区域化,你现在要多少钱的假五常大米,我就可以告诉你到哪儿去买,这种米的主料是什么米。换句话说,假五常大米已经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价格区间,某种米只有在某个特定地方才能买到。”黑龙江省粮食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

  受到成本的限制,不通过调运,在当地直接选料加工,再供应当地的市场是最理想的,这样又形成了五常大米造假的区域化特征。最具代表性的是我国沿海某水稻产地。“这种米通常被人们以地名命名,被称为‘××米’,因其距离上海、杭州、南京、苏州等大城市都很近,而有了得天独厚的生存条件。”在2004年之前,××米因口感一般而滞销,再加上周边大城市多,农民外出打工方便,种水稻的积极性并不高。但是2004年之后,五常大米迅速在国内崛起,××米因为外形上与五常大米极为相似,所以被粮贩子选中,成为掺制“调和米”的原料米,如今这种米在粮食市场中也很畅销,而且大有供不应求的架势。

  “南方米一般都是长粒米,与五常大米外形相似,所以要找合适的‘原料米’并不难,在长江流域几省可以找到多处这种原料米产地。”一位业内人士说。

  高仿香米

  南方大面积种植

  由于五常大米在市场上受到认可,五常“稻花香”稻种也是炙手可热,国内不少新培育的稻种从口味上和形态上都在对其进行模仿。然而,五常大米对种植地域条件的依赖性很强,省外的稻种根本无法达到“稻花香”的香味和口感。

  “技术指标都没达到,口感和香味自然不行,却还大面积种植推广,这意图岂不是明摆着的吗?”孟宪成气愤地说,几年前,两种仿“稻花香”的稻种开始在南方某地大面积种植,现在,这两种稻种已成为掺制“调和米”的最主要的原料米。

  香米的香味受到地理因素严格限制,稻种、种植区域土壤中的营养元素等都会影响香气物质的积累。虽然米香并不是简单地由一种物质决定,其中的醇、醛、酸都会影响大米的香味,但一种叫2-乙酰-1-吡咯啉的、有爆米花香味的物质堪称香米之“香”的精髓,这就是所谓的香精。

  孟宪成说:“有了高仿稻种,再加上味道保真的香精,造假就更方便了,造‘调和米’真是连‘稻花香’这种‘调料’都不用放了。”

  五常米价曾超日本进口高档大米

  “去年水稻的平均价格已达到每斤2.2元,创下了历史最高点。”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主任秦利明说这句话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喜悦,而去年全国的大米均价只有1.8元/斤,五常的水稻已经连续多年大幅超过全国平均的水稻收购价格,甚至是大米的收购价格。

  在我国,目前主要是江苏、安徽、东北大米三分天下,江苏大米占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江苏米、安徽米多为普通散米。东北大米以黑龙江大米为最佳。因受种植条件限制,能够形成品牌的五常大米是最大的一家。

  哈尔滨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信息部部长郝大军说,五常大米是好米早已形成了共识。前些年南方人是吃不到五常大米的,以前到南方出差,五常大米可以当成礼品送。南方朋友说,五常大米有嚼头儿,还油汪汪的,不用就菜就能吃上几碗。

  哈市农委有关人士表示,产自五常的经过纸箱、塑封真空包装的大米在市场上每斤卖到二三十元是常事儿。一些五常大米的高档品牌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甚至可以卖出98元/斤的高价,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日本进口高档大米的售价。

  五常米农损失无法估量

  老刘是新村村白家屯稻农,去年他的20亩水田收获了15吨稻谷,按照去年每斤平均2.2元收购价能卖接近7万元钱。老刘认为在今年青黄不接的七八月份出手每斤能卖2.5元左右,没成想“假米事件”发生后,五常大米滞销,米企停产,水稻收购价格直线下降,跌到了1.4元左右。

  “一斤就掉了七八毛钱,剩下6吨多没卖,就损失了将近一万块呀!”老刘的老伴心疼地蹲在地上抹眼泪。

  五常市长姚志波总结“假米事件”给五常带来的伤害是“突如其来的”、“是不可估量的”。受假米事件影响,五常稻米加工企业基本停产。全市库存成品米1.06万吨,库存稻谷3.5万吨,加工企业处于停产停销状态。“现在正值伏天,粮食安全受威胁,保管成本增加,企业不仅承受着经济上的损失,还面临生存的考验。”

  “稻谷收购价格也直线下降,稻农收入减少。”姚志波介绍,五常水稻价格最高时每斤2.2元,现在基本无人收购,稻农手中积压了一定数量的稻谷,现在距离新稻上市不到三个月时间,销售形势非常严峻。

  不仅如此,更为残酷的是消费者对五常大米质量产生怀疑,外部经销商退订单、经营者下架、消费者退货,致使五常大米的市场销量锐减。五常市政府通报的信息显示,“假米事件”发生后,北京、西安、沈阳、成都、杭州等至少有14个省20多个主要城市的超市、商场的五常大米下架,下架量超过400吨。

  “假米事件使五常大米声誉受损,五常稻米产业的发展处于危困境地。”五常市长姚志波表示,“要聚集全社会力量应对这场危机。”23日,姚志波在全市“大米”大会上表态:管不好市场,自摘“乌纱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