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养生乱象屡禁不绝 专家称因处罚不严

2011-1-04 08:33 来源: 新华网
588 收藏到BLOG
  北京悟本堂被拆除才半年多,“神乎”大道堂(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又因媒体曝光而暂时停业。记者1月2日再次来到大道堂采访发现,这里大门紧闭,但仍有咨询者前来“买药”。

  从悟本堂到大道堂,它们“神奇”养生活跃的土壤是什么?其所谓“调理”到底有没有道理?“神奇”养生堂为何屡禁不止?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调查。

  “神乎”大道堂受质疑

  媒体质疑北京大道堂,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第一,“现代医学不能根治的疾病,通过他的养生调理都可以治愈”是否可信?第二,“影像咨询”通过看照片进行养生咨询可信度有多高?第三,自称“不看病的养生咨询”是否涉嫌医疗行为?

  大道堂网站显示: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由刘逢军院长创建于1993年,宗旨是:让人民大众向科学的起居饮食要健康,用养生文化节省医疗费。此网站的“企业领导”栏内显示:刘逢军1952年生于山东省招远市农家,取得法学、中医学学历证书,著有《中国龙文化养生之道》《大道堂养生简论》等书。

  记者2010年12月30日曾到北京大道堂采访,希望与刘逢军核实以上内容,工作人员表示对方不上班,随后宣布“暂停业休息”。

  北京市工商局网站可以查询到: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1997年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西城分局登记成立,经营范围包括:零售图书、期刊;批发、零售音像制品;中医养生方面的技术咨询(不含中介服务);技术服务、培训。

  大道堂声称“本单位不是医疗机构,只提供传统养生知识的咨询。欲求医治病者请到医疗机构就诊,本单位不治病。”然而,记者连续到“暂停业休息”的“大道堂”采访,遇到的很多“咨询”人是冲着看病而来的。

  而且在媒体的报道中提到,大道堂“大厅反复播放的刘逢军自己的录音,也在不断列举着他治病的效果。其中有一段声音是说,经过他5年的调理,患者肝上的肿瘤缩小并钙化。”

  “大道养生堂”网站显示:为方便不能亲自来进行养生咨询的顾客,开设影像咨询业务,咨询人提供近2天内面部、舌像局部照片各1张,养生师会根据照片为顾客回复《咨询书》。有专家指出,通常情况下,望诊同闻诊、问诊、切(脉)诊相结合,才能全面系统地了解病情,并对疾病做出正确的判断。

  京城再现张悟本式“神医” 不问不说几十秒望诊一人

  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位于北京西城区,央视记者经探访发现,这里只有周六上午是院长刘逢军坐堂,每逢此时该院异常火爆,能有400多人来看病。记者了解到,能够见到刘逢军的患者都必须要提前一周进行电话预约,同时还必须签一份公告合同书。在公告合同书中有这样的重点内容:一个是大道堂不是医疗机构;另一个是,他们的产品属于食品,不是药品。

  是什么让“神医”前仆后继?

  铁打的市场,流水的“神医”。近日,又有一位“神医”被曝光。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院长刘逢军,这位自称看看照片就能诊断的“神医”, 学历、从医经历均属造假。从报道来看,与之前的张悟本、李一等人相比,刘逢军的“法术”难言高明,依旧是靠着神乎其神的吹嘘与包装、市场营销与推广等。而且,他的吹嘘已经到了荒诞的程度:声称放生2000斤鲤鱼,这2000斤鲤鱼一起向他鞠躬;不管是癌症、糖尿病,还是牛皮癣、老年痴呆症,他都不在话下,甚至,用3根冰棍儿就能救活癌症晚期患者。

  西城区卫生局等单位介入调查

  在悟本堂被调查时,曾到大道堂暗访,在“挂号处”挂到第45号。当时,咨询室门口,等候进行养生咨询的人已经坐满了屋里屋外,还有很多人站等叫号。

  记者问一位前来咨询的老人怎么了?老人回答:“我血压高。” 他给您开药吗?“他这里不信药的,全是食疗,大枣、枸杞什么的。”

  大道堂与悟本堂相似,都表示“不挂号、不看病,只是预约、咨询和调理。”而且,他们都有“神奇”的“调理”方式。

  记者在大道堂咨询过程中看到,大道堂的养生师也不进行号脉等中医坐堂诊断手法。中国社科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执行组长陈其广说:“比如张悟本他不给你号脉,我不号脉我就不是在用医学手段,我让你吃绿豆、吃茄子、吃萝卜等,这都是食品,所以我也没有在行医,他在从事医疗的行为但是他否认他行医。”

  大道堂规定,顾客在接受养生咨询服务、购买产品前,应先阅读《公告合同书》,其中写着“本单位所售‘大道养生宝’系列产品是经国家卫生主管机关批准,生产地卫生部门监督生产的养生食品,由国家规定可以做食品的中草药制成。本产品不是法定药品,没有法定药物的功能和疗效。”

  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局副局长陈新说,西城区卫生局医政科正联合其他单位对北京大道堂进行调查取证,其中定性非常关键,调查主要判断大道堂是否存在医疗行为。

  陈新表示,卫生部门的调查需要先到大道堂现场取证,然后可能还要走访曾经在那里“咨询”过的人。如果调查结果显示那里确实存在医疗行为,将根据有关法律对其进行处罚。

  如何遏制“神乎堂”?

  在悟本堂被拆除时,就有人指出“北京还有大道堂,比悟本堂历史更久,名气更大。”2008年起就在“大道堂”治疗的马文惠向记者介绍:“拆悟本堂时大道堂没受影响,一直正常营业。”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亚健康科主任彭玉清认为,中医养生潮的兴起是大势所趋,然而群众对什么是真正中医缺乏认识或认识不多,在很多人里中医是神秘的、祖传的。因此,一些不是专家的人为了获利捷足先登,这给中医养生带来混乱,希望真正的中医业内人士能够认真研究百姓需求,提倡科学养生,让中医养生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业内专家认为,此类“神医”之所以屡禁不绝,与医疗科普不足,群众缺乏足够的科学养生知识密切相关。在看到中医优势的同时,不可轻信“养生大师”所谓“健康秘术”的“神奇功效”,应到权威的中医医疗机构接受养生保健治疗。因为只有对症治疗,才能增进身体健康。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副会长刘长喜教授认为,处罚不严或无法可依是导致各种“神奇”养生堂和“神医”屡屡出现的又一原因。对于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各种“神奇”养生堂和“神医”要根据有关法律法规严厉处罚,并追缴其非法所得,不给这些唯利是图者以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