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地方挑战中央禁令 试种转基因大豆等作物

2011-2-12 14:22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收藏到BLOG
  鲜为人知的是,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方面已经开始动转基因的脑筋。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悉,多个省市都在悄然招商转基因研究中心,除此之外,一些省市还开始试种转基因作物,在这些试种的作物中,除了农业部批准的转基因棉花之外,还包括一些被国家列为禁止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比如转基因大豆、水稻等。

  “对于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很困难的时期。地方政府为了自身的利益纷纷展开转基因作物的实验,而农业部却又禁止种植的推广,地方与中央间的利益博弈将为未来的农业发展埋下隐患。”一家大型国际转基因种子公司科研人员向本报记者揭秘了地方政府在发展转基因作物问题上的价值链。

  地方政府热捧转基因

  有消息称,在扬州已经有转基因作物,除了有5万亩左右的棉花,有部分是转基因大豆。而根据国家规定除了棉花外,种植其他转基因作物都是不允许的。

  对于此消息,记者未能得到扬州政府方面的证实,农业部也未给予回应。

  “这在很多省市都已经出现了,各地政府对转基因作物研究和种植其实是鼓励的态度。”上述国际转基因种子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经常有政府机构和我们联系,要转基因研究中心设立在他们那里。”

  “几乎所有的省都在招商转基因研究中心。”上述人士形容,“这背后有两条价值链。”

  “一方面,转基因作物研究中心成功研制转基因种子之后,未来的规模化生产可以造成很多地域性的价格失衡。”上述人士透露,“比如种子价格,我可以在这个省卖500元,在其他省就卖800元,这就使得拥有转基因研究中心的省市拥有先天价格优势。此外,也可以为地方财政做出贡献。”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是农业部,但是,地方政府可以以农业技术研究的名义向科技部申请项目。”上述人士透露说。

  “这种项目的支持资金动辄上千万元,地方政府申请到资金后,通常会把大部分资金挪作它用。转基因研究中心其实已经成了一个申请资金的旗号而已。”上述人士表示,进行转基因的实验,其实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对于这种说法,记者致电国家科技部,但科技部并未给予回应。

  据了解,湖北、河北、江苏等省份都设有类似的转基因作物研究机构。

  而转基因研究中心的真正科研意义则十分有限,“有一次,我们研究国内转基因棉花种子的基因片段。” 上述人士很遗憾地说,“有85%的种子只是复制了我们公司的基因片段而已。”

  不久前,农业部重申,目前农业部没有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可以通过进口在中国进行种植。

  但是,地方政府对此并没有进行过多的管理。有消息称,中国尚未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大规模商业化种植,中国制造的米粉却在过去几年间屡屡被欧盟和日本检测出转基因成分。

  “其实进行转基因种植非常简单。”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有一个人曾经用一个双肩背的背包就从美国带过来转基因作物的种子,一个背包的种子价值上千万元。”

  转基因棉花撬动政策

  事实上,转基因作物受到青睐,从农业种植本身也可以窥见。

  中国棉花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棉花价格大幅上涨,且波动剧烈。预计2011年,导致2010年棉价猛涨的因素,如国内棉花的供需紧张、资金炒作等持续存在,今年棉价或将高位震荡。

  疯狂的棉价正在影响着棉农的决策――种植更多的转基因抗虫棉。

  在“农业生物技术与食品安全”研讨会上,河北省高碑店市农民祖茂堂向记者透露了周边农户的决定:“今年我种了转基因棉花,收成很好,现在有更多的农民决定种植转基因棉花。”

  几年前,祖茂堂还在种植普通棉花,“但是棉花遭虫灾,使用大量农药都没有作用,几乎一点收成都没有,有科研人员向我推荐了转基因抗虫棉,我就开始种了。”祖茂堂回忆,“当时一亩地只有20斤棉花的收成,我的生活都无法保障。”在第二年,遭受的虫灾少了很多,周边农民开始效仿祖茂堂的做法。

  祖茂堂种植的抗虫棉优势在于减少了棉铃虫的灾害。

  2010年,祖茂堂种了9.6公顷棉花,约合146亩,“今年的收入是比较高的,因为棉花涨价,高价有的是到了7块钱一斤籽棉,今年比往年差不多翻了一倍的收入。”

  2010年秋季,来自各地的官员、学者前往祖茂堂的棉田考察,“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农户要种植转基因棉花了。”祖茂堂表示,“现在转基因棉花的价格也要高于普通棉花的价格。”

  目前,在河北当地,已经有6000多农户和祖茂堂一起种植转基因棉花,国产抗虫棉的种植面积已占到全国抗虫棉种植面积的95%。

  转基因棉花的成功种植样本,成为了国内转基因作物种植的支持者说服政府松动政策的依据。

  据知情人士透露,转基因作物管理办法正在紧急制定之中,“在标识方面的讨论非常激烈。”一位参与讨论的学者向记者透露,“一些人认为,应该将产品中的转基因字样去掉,以免消费者产生歧视,但是另一些人认为,消费者有知情权。”

  对生产研发转基因种子的省份而言,去掉产品中的转基因字样,对促进销售的意义不言而喻。据相关专家介绍,中国转基因农作物的管理将适当放宽,但是种植种类不会放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