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卓伟:大专家为何替保健品宣传疗效

2011-4-06 09:11 来源: 健康报网
收藏到BLOG

  据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4月1日报道,多名消费者投诉赐富牌化维纤胶囊夸大宣传,称能治疗老肺病等疾病,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焦点访谈》记者经调查发现,该保健品由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特聘教授胡卓伟为其做讲座促销。胡卓伟承认自己是该药品生产商浙江赐富医药有限公司的股东。

  “疗效只能问病人,没有临床数据”

  胡卓伟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药物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名列人事部2003年度高层次留学人才回国资助人员,还是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4月2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在其网页上发布的关于《焦点访谈》节目“保健胶囊何以热销”报道的说明称,胡卓伟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与其相关企业在该产品宣传中的违规行为,并承诺立即停止所有违规商业宣传。他同时表示,愿意对由此造成的社会不良影响接受处理。

  “我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的博士,现在北京协和医学院搞研究。我在美国的生活十分好,老婆、孩子都不愿意回来,政府说了很多好话才把我请来的,我会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吗?公司6年来没有分过一分钱,我要是拿了红利,全部吐出来献给社会慈善。”4月2日,在北京天桥附近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药物研究所一间狭小的办公室内,胡卓伟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记者说了这样一番话。

  “化维纤”实际上说的就是纤维化。该胶囊的生产企业浙江赐富医药有限公司的产品简介称,化维纤胶囊是胡卓伟的创新科研成果,特效成分是“DC细胞活化因子”。北京协和医学院药物研究所所长蒋建东证实,化维纤胶囊不是药品,而是保健品。蒋建东说,化维纤胶囊不是药物所的科研项目,目前没有该胶囊的任何临床数据,所谓的疗效只能通过病人来了解。

  “是不是假药,涉及深层次问题。是不是有效,要提供科学依据。胡教授举了一些例子,提供了一堆名单,找了一些病人,但没有临床试验。现在保健品也需要临床试验,而早期不需要。”蒋建东说,胡卓伟已经向所里承认了错误,一是承诺不再做宣传,二是提供科学依据,报送药监局。

  “我不讲谁能讲得清楚”

  资料显示,胡卓伟从1987年起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工作,主要从事分子细胞生物学和分子药理学研究,研究领域包括免疫生物学和免疫药理、心血管生物学和心血管药理、分子细胞生物学和蛋白质组学、受体和信号传导通道的调节机制。胡卓伟在国内外发表的论文也可谓著作等身。一个西医药理学的高端人才,顶着各种耀眼的头衔向患者宣讲保健品有药效,胡卓伟是怎么想的?

  办公室里,胡卓伟和记者坐了下来。

  记者:您认为,病人投诉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胡卓伟:客观地说,纤维化是世界医学的难题,器质性改变是不可逆转的,而纤维化是病理基础,慢性病为什么治不好?就是纤维化在作怪。这个产品从头到尾都是按照中药复方研发的。治疗各种组织纤维化,慢阻肺、肺纤维化、肝硬化、慢性肾病、心血管纤维化等几十种慢性病,有极好的疗效。但是100个人里面,总有几个是治不好的。

  记者:您是研究西医药理学的,为什么不做药品而做保健品呢?

  胡卓伟:我是2004年从美国回来的,当时在国内做药极难。我做保健品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支持,当时有官员告诉我:“做药太难了,你就先做保健品吧。”

  记者:谈谈您入股的情况。

  胡卓伟:我是技术股东,投资方是民营企业家,化维纤胶囊研发投入1.3亿元,包括土地、GMP工厂等。这个产品定价980元一盒,刚开始销量极小,几乎维持不下去。后来做广告销售,病人一个月吃3盒,一年36盒,买1送1,相当于18盒的价钱,1.8万元左右。后来甚至买1盒送1.5盒。这些年所有产品都在涨价,只有这个产品是在降价,现在年销售不到3000万元,公司一直没有盈利持平,没有分过一分钱,要说赚钱也就是销售商赚了点钱。

  记者:说说您开讲座的事情。

  胡卓伟:我不讲谁能讲得清楚?国外研发药物的公司都请专家给老百姓讲解。2007年到2008年,行业协会请我去一些地方搞科普讲座。当时没有警惕性,后来看到现场有卖药的,我就跑掉了。

  药物研究所已与胡卓伟谈话

  教授、博导参股商业机构甚至自己创业搞公司,成功者不乏其人,各地政策也都是积极鼓励的。但是面对复杂的商业操作手段和强大的市场力量,如何平衡公众利益和商业利益、坚守学人和商人的界限?

  胡卓伟从研发幕后走到销售前沿,以其学术背景为产品代言。很多病人不是分不清药品和保健品的区别,可受不住疾病的折磨和“长江学者”等头衔的诱惑。胡卓伟称化维纤胶囊对十多种慢性病具有极好的疗效,而销售环节在广告宣传中更是把这种没有临床数据的保健品包装成了“神丹”。

  一位北京市民说,他老爸心梗导致多器官衰竭、咳血、肺泡受损、肺纤维化,虽然目前什么症状没有,但做CT还是能看到肺部有阴影。“老爸胆小,一直怕恶化。去年夏天听广播,成天放谁谁谁吃了化维纤胶囊,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感谢之类的。咨询之后,销售人员经常给老爸打电话,忽悠老爸买,一年总共花了1.4万多元。可看了报道之后,老爸醒悟了,说他不是要被肺病弄死,而是要被气死。”

  2010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保健食品“赐富牌化维纤胶囊”夸大宣传进行查处。公告其在多家媒体宣称“研制出首个安全逆转纤维化的纯天然生物制剂,其疗效是干扰素的两倍以上,纤维化没了、老肺病好了、老肺病救命之术、92%的患者取得明显效果、53%的患者彻底康复”等,与批准的“提高缺氧耐受力”功能不符,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和保证等内容,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为此,浙江省有关部门依法收回了该产品的广告批准文号,称其再发布广告均是违法行为。

  几年来,化维纤胶囊给胡卓伟所在的药物研究所招致了不少患者投诉。但五六年间,他的个人行为没有得到管理与制止。蒋建东说,胡卓伟长于科研论文,他来到所里的几年间,科研论文几乎占了所里的一半。

  事发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4月2日在其网页上发布的说明还有两条:胡卓伟2003年10月到药物研究所工作,《焦点访谈》节目中报道的浙江赐富医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赐富牌化维纤胶囊”产品,系胡卓伟到药物研究所工作前与其合作研制的;药物研究所高度重视,已于4月2日8时召开了所长办公会,认真了解情况,并与胡卓伟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