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A为中国制药产业带来什么?

2011-5-03 09:23 来源: 分析测试百科
收藏到BLOG
——访第二届CPSA上海年会大会主席Jing-Tao Wu 博士

  第二届CPSA上海年会于2010年4月15日圆满落下帷幕,今年的大会吸引了来自北美、欧洲和亚洲近30个知名制药企业和CRO公司的260多名著名学者、研究人员。大家围绕生物分析、药物代谢等领域的问题展开了积极的讨论,CPSA的召开对中国制药产业会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分析测试百科网的小编有幸采访了本届CPSA大会主席Jing-Tao Wu博士,将使大家更好地了解CPSA会议的国内外情况,和今后CPSA会议的发展……



CPSA创始人 Mike S. Lee 博士

第二届CPSA上海年会大会主席 Jing-Tao Wu (吴惊涛)博士

  Jing-Tao Wu博士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化学系,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曾在杜邦默克公司有5年的药物代谢工作经验,现任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公司药物代谢和药物动力学部门经理。

  CPSA特色:制药产业界的会议

  CPSA是Chemical and Pharmaceutical Structure Analysis的缩写,1998年Mike S. Lee联合制药产业界分析化学家在美国新泽西州创办,创立之初主要集中在生物分析和化学分析领域。和讨论很多理论方面问题的学术会议不同,CPSA主要为制药产业界同行提供一个平台,一同来讨论和解决当前制药工业的挑战和难题,比如利用现有的仪器、方法、手段和新的概念来解决目前面临的难题。CPSA最早是一个分析学的会议,讨论和药物有关的化学结构的分析,是一个以质谱为主的会议。经过几年的发展,CPSA会议的涵盖面也在不断扩大,CPSA现在不再仅是讨论检测的途径,还主要讨论怎么用检测手段解决问题,比如药物代谢、药物动力学、药物和药物相互作用、产品生产等。

  产业界的会议可能会带来专利上的问题,当笔者问道“CPSA是如何保证讨论的效果”时,吴博士回答说:CPSA讨论的形式是很灵活的。参会者大部分来自于产业界,大家都可以理解的是,报告人主要讲的是概念和方法,没必要讲具体的化合物结构等涉及专利的部分,报告的方式也是一种讨论的形式(而不是印刷成正式的文本),不涉及公司的某个产品,更多强调的是方法。这些方法也是通用的,并不会涉及太多用这些方法解决的具体问题。

  每年CPSA会议的主题都不一样,主要围绕近期制药界热门的问题选定几个重点议题方向,在这些领域选出带头人,让他们去选择报告人和报告内容。2011年CPSA报告包含三大部分:

  (1) DMPK and bioanalysis 药物代谢和动力学,生物分析

  主要讨论药物-药物相互作用,ADME优化,生物学,PK/PD(药动/药代),法规;讨论监管的生物分析和生物分析技术。

  (2)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and pharmaceutical analysis药物科学和药物分析

  主要讨论新技术,新型药物的交付和监管。讨论高速度/高分辨率的分析方法,和低含量的杂质分析。

  (3) Translational medicine转化医学

  主要讨论在药物研发和临床应用上的生物标志物,讨论怎样把实验室里发现的药物,成功地应用到临床。

  CPSA的受益群体

  CPSA主要立足产业界,但每年的会议仍然会请几位学术界的知名学者参与进来,并不放弃产业和学术的沟通。因此CPSA会议的受益者除了制药产业界人士,还有学术届的科研人员或在校研究生。通过CPSA,产业界人士能够借鉴别的公司同行们采用的方法,来解决自己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或就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对学术界科研人员来说,CPSA是他们了解产业界的一个窗口,他们会听到在产业界第一线每天会碰到什么难题,也可想想自己的技术如何能帮助解决这些难题。

  CPSA会带来什么?为什么要在中国召开?

  CPSA每年10月底在美国召开,2010年4月第一次在中国举办,2011年4月在上海召开第二届中国的CPSA。当问及为什么在中国举办CPSA时,吴博士指出,“正如我在开幕式报告中谈到的,对比世界上其它国家,中国是当今制药业发展最快的国家,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美国是每年1~2%的增长速度),各个公司都想到中国发展。同时中国自己的制药业也在兴起。但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机制来培养制药业的人才。“我们就是要把世界上当前最先进的理念方法带到中国,促进国内制药产业的发展。”吴博士也在报告中指出,CPSA的目标是:“Changing Paradigm in Drug 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Easet Meets West”(改变药物研发的模式:让东方和西方融合起来)。它将有助于制药公司进行海外采购;可更好地集成药物的研究和开发;并制定更好的药物研发、注册和市场的全球化战略。

  另外,组委会非常注意邀请全球在制药领域非常有名的人士。他们往往在制药产业有20余年的丰富经验,不仅在学术上有非常强的见解,而且他们往往是著名制药公司的领导,在更高的层面、行业发展的层面等有远见。所以,很多人来CPSA也是为了来听这些知名人士的报告,可以听听他们是怎么想问题的,听听他们思考的关于行业、产业的挑战和机遇。比如施贵宝公司首席科学家Jian Wang博士、罗氏研发中国公司分析科学部的李永国主任,辉瑞公司资深首席科学家Gang Xue博士等,国内学术界请到了中国药物代谢领域的著名学者上海药物所的钟大放教授。钟教授不仅自己是报告人,还是组委会的成员,他还可以把中国相关领域的专家请过来,介绍中国当前最先进的一些发展状况。本次CPSA周五晚上还有一个专门的研讨会,讨论中国的制药产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中国可能还有一些更好的发展模式。因为美国的制药业已经很成熟了,改变它的生产模式已很困难,而中国还有机会在借鉴其它模式的基础上,针对自己的特色来改变一些模式。”

  吴博士回忆2010年召开的CPSA时,感慨地说,今年的CPSA比去年举办的更加成功,和美国的CPSA也有区别。美国制药行业模式已经固定下来,中国制药业还处在刚刚兴起的阶段,从CPSA来比较,“我们可明显感到国内人员对知识的渴望大于美国,热情也高。”2010年第一届时,筹备得还比较仓促,没有来得及做很好的宣传。2011年CPSA准备的时间长,宣传力度大,影响带动了很大一批人。比如美国制药产业的知名人士、身在美国的优秀华裔科学家,还有很多中国医药公司和美国医药公司在华企业,学术界也请来一些大学、科学院的著名学者。

  2010年CPSA采取了顺序报告的形式,没有分会场;2011年采用多个分会场同时进行,每个分会场报告都有一个主题,这种模式增加了报告内容数量,也为听众提供了更多选择。每届CPSA大会首先选出一个大会主席(比如今年的吴博士),大会主席选择当年度会议讨论的主要热点,根据这些热点来邀请该领域的权威人士担任组织人,这些组织人再来邀请演讲人。作为大会主席,要协调各个不同热点间的讨论,尽量要涵盖各个方面。

  吴博士透露,下一届CPSA上海会议,大家希望能有一个华人本土的科学家担任大会主席,“我们正在物色”。这样才能把东方、西方平等地放在学术交流中,把中国、美国的科学界真正融合起来,让大家真正得到交流。

  展望中国制药业的发展,吴博士谈到以下几点:

  (1) 中国的制药业将会在世界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现在中国的制药业虽然还比西方落后,但成长的速度非常惊人。我这几年常常回国,亲眼看到中国的制药公司以非常快、非常惊人的速度在成长。我看到有些公司已经不再只是做其中的一个课题,而能够把课题从早期的实验室,到临床,到药监局审批,到新药,他们已经具备了这样完整的能力。我相信越来越多的公司将有这样的能力。

  (2) 中国还有自己的特色,比如中药和植物药,这在美国是不行的。一旦中国把国际先进的一些方法学到,将来可以很快发展起来。因为,美国目前的传统合成药物领域已经“像淘金一样都被淘过了,开发新药已经变得非常困难”。而中药和植物药领域,还有很大一块处女地可以开发,这些正是中国的特色。只要中国把国际先进的一些工具用上,发展将会非常有前景。

  (3) 中国的生物医药CRO将在中国的制药业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在美国,各大公司都有自己完整的实验室,美国本土的CRO对他们的作用比较小。而在中国,很多制药公司还没有自己很大的实验室,但只要有一个好的想法,就可以借助中国大批的CRO来快速付诸实施,而不用像5年前那样重新组建实验室、培训人员等。中国的CRO将给中国的制药业一个很快的、跳板式的起步。事实上,很多CRO已经拥有了国外最先进的工具,比很多中国制药企业的工具还先进。中国的制药公司只要有一个好的理念,就可以借助CRO更先进的工具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