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地沟油引向工业用油陷困境

2011-9-27 15:2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1281 收藏到BLOG

  地沟油如何从餐桌上走开

  为什么,地沟油在其他国家能够成为清洁燃料,而在中国,却大多流回餐桌

  地沟油的要害不在取之“地沟”,而在于这些多次油炸、使用过的油,在氧化过程中会产生醛、酮、过氧化物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地沟油中的主要致癌物是黄曲霉素,其毒性相当于等量氰化钾的10倍,砒霜的68倍。

  “地沟油肯定不能给人吃,但它是很好的工业用油,”专事清洁能源化工与绿色催化研究的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王金福对记者说,“即便工厂花费数倍价格,以更高的技术处理、净化、提纯后,地沟油依然很难达到正规食用油的标准。因此,国际上对地沟油的通行处理方式是作为工业用油原料。”

  然而,自地沟油现身中国食品市场十余年来,将地沟油引向工业用油的努力似乎见效甚微。

  每年有一半废油回流餐桌

  中国每年会产生多少地沟油?

  北京清研利华石油化学技术公司技术总监鲁西诺介绍,科学上的计算方法是,食用油使用量的15%为将成为废弃油脂,中国每年食用油消耗量在2100万吨到2300万吨之间,按此计算,全年至少产生300万吨地沟油。

  公众印象中粘乎乎脏兮兮的废油,在鲁西诺眼里却是宝贝:可提炼矿山选矿捕收剂——脂肪酸和脂肪酸钠;可生产铸造粘结剂——植物沥青;最主要的是可经过加工提炼生成替代石油柴油的清洁燃料——生物柴油。生物柴油不仅能有效地再利用餐饮废油,而且还具有优良的环保特性:硫化物排放低、生物降解性高达98%,且降解速率是普通柴油的2倍,可大大减轻意外泄漏时对环境的污染。

  然而目前全国生物柴油的总产量还不到80万吨,按1.01吨地沟油产生1吨生物柴油计算,这意味着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沟油变身为清洁能源。“除去有些是用作化工原料、饲料加工之外,大概有100万吨到150万吨返回了餐桌。”鲁西诺提供了这样一组数字。

  就在今年6月,荷兰皇家航空旗下的SkyNRG公司宣布其一项厨房废油处理新技术,可将1吨地沟油可转化成0.95吨“可再生飞行燃料”,虽然其价格是普通飞机燃油的3倍,但荷兰航空开始采取“50%地沟油燃料加50%化石燃料”的混合燃料策略,并考虑在一两年后100%使用合成燃料。

  德国、日本政府都由以较高价格收购地沟油,提炼后用作燃料;英国、美国、新西兰则专设全封闭垃圾桶收集废油,不得随意倾倒或收购,回收的油主要被用来生产生物柴油,也用于生产化学品、有机肥料等;巴西则将“地沟油”简单过滤后,供给垃圾回收车作为燃料。

  废油回收无力

  看着国外如火如荼地收集废油,一直致力于生物柴油事业的鲁西诺有些“羡慕嫉妒恨”,他们面临的首要难道是原料收集困难。“整个地沟油销售流通渠道,为什么会朝不利于地沟油治理的方向流通?主要因为产业链条上的各类企业利润分配不公。”

  目前,我国尚无统一的废弃油脂企业资质规定,但各地均有环保局或市容管理部门负责核准餐饮废油脂收集企业的资质。不过具备这种资质的企业在各地并不多,比较多的如上海和成都,各有23家具备废油脂收运许可的企业家,比较少的如哈尔滨,仅有两家,而北京,只有四家。

  仅靠有限的几家企业回收废油显然不现实。于是,小商小贩成为这些企业的“二传手”。据鲁西诺估计,这些企业亲自回收的废油脂量,最多占全部回收量的20%,其余均来自饭店门口“小蹦蹦”上的“蓝皮桶”。

  而据新华社报道,哈尔滨市执证收集餐饮废油脂的企业面临无油可收的窘境,是收购价高的“黑作坊”抢了他们的生意。

  “于是我们现在就处入很模糊的处境。如果我们也从小商贩那里购入地沟油,我不确定是否违法;而我如果从有资质的企业那里拿货,他们以每吨4000元从小商贩那里收来,卖给我们是5500左右,每吨至少加1500块钱。”

  这无形中增加了生物柴油的生产成本。

  “这还是国家打击力度大,小商小贩会把地沟油卖给有资质的企业,不打击的时候他们就把收集到的油买到黑市。”

  黑市价更高。据青岛福瑞斯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郑德文介绍,非法食用油加工厂的收购价每吨高达5200元,但他们公司只能给出每吨4200元的价格。据郑德文了解,北京的非法食用油加工厂的收购价更高达每吨6000至7000元,生物柴油加工企业却只能付出每吨5500到6000元。

  并不是生物柴油企业吝啬,而是生产生物柴油利润甚微,无力承担更高的收购价。

  王金福教授也证实了这种状况。“由于地沟油被每吨八九千元的高价半路劫走,柴油生产商只能使用比地沟油更次等的‘皂脚’”。皂脚,即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较高的油,是地沟油中的残次品,在高温下容易变质,颜色较地沟油更黑,纯度不好,生产程序便更为复杂。“若以品质较好的地沟油为原料,出油率会比较高。但工厂确实出不了那么高的价。”

  在原料收集上,还有另一个问题困扰着鲁西诺:有资质或没有资质的废油脂回收企业,将废油脂卖给中间加工环节企业时,都没有增值税票,但生产型企业销售时必须出具增值税票。

  “我以每吨5500元的价格收进来,再加上17%的增值税,一下子就到了6000多元,再加上中间环节的制造费用,成本就接近7000块钱,而销售价格大概是7500块,基本无利可图。”

  进餐馆容易,进加油站难

  “食用油进入小餐馆,很容易就卖出去了;但生物柴油要想进入加油站,却不容易。”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车用燃料排放实验室主任岳欣对记者说。

  自1988年废油脂转化为生物柴油的技术在德国问世以来,世界各国均纷纷加入这一行列,并制订相应的行业标准。但直到2007年,中国才出台了《BD100标准》,可是并没有进一步明确生物柴油和石化柴油的相关掺混比标准,限制了生物柴油企业正常进入流通领域。直到三年之后的2010年9月,国家又发布了《生物柴油调和燃料B5》标准,并于今年2月正式实施,至此,才从政策层面上,为生物柴油产品进入正规流通渠道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然而,鲁西诺依然感到信心不足。“国家没有强调让中石油、中石化来帮忙消化这个产品,导致生物柴油企业没有一个固定的接收销售单位,势必造成销售量不稳定。”他说,“在成本一再提高的情况下,企业依然难以判断未来的市场。”

  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攀升,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制造生物柴油所需的地沟油、棉籽等原料价格涨幅也近50%,而成品生物柴油价格则由国家定价,始终维持在每吨5100元人民币。但美国、韩国等发达国家,则强制要求实施2%的生物柴油掺混政策,以支持废油回收和生物柴油制造业。

  中国生物质能专业委员会主任、中科院广州能源所所长吴创之最近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表示,“我国生物柴油产业远远没有形成。”中国生物柴油企业以小厂居多,最大规模不过年产5万吨左右,原料以废油为主,质量参差不齐,价格受各种行业因素影响很大。

  今年,国家明确了废弃动植物油生产生物柴油的免税办法,相当于每吨补贴800至1000元,不过,这笔补贴如何到达企业,尚是未知,而面对日益缩水的利润空间和有限的销售渠道,一些厂家已暂停了生物柴油的生产,有些则转而生产高附加值化工产品。

  岳欣告诉记者,我国有些企业的生物柴油制品已出口欧洲,这一方面表明,这些企业的产品已达到国际标准,另一方面,则可看出西方国家对碳减排的考虑,早早地将生物柴油的使用纳入日常能源范围。

  “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并不是老百姓不愿意使用生物柴油,而是根本用不上生物柴油。”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