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超级细菌是警示还是阴谋 惠氏被指操纵事件

2010-8-23 08:32 来源: 《钱江晚报》
收藏到BLOG
  英国加的夫大学教授蒂姆・沃尔什领导的小组于2009年最早发表了关于能抵抗几乎所有抗生素的“超级细菌”的论文。而近来引发关注的,是他们8月11日刚刚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介绍这些细菌跨国传播现状的论文。

  发现 NDM-1感染病例,竟有一百多例

  “超级细菌”近来引发全球关注,英国因其科研人员主导相关研究和国内病例数量较多而成为这一事件的焦点。沃尔什的研究团队研究了2003-2009年间印度、巴基斯坦和英国的多重耐药肠道细菌(包括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感染病例,试图找出其中有多少涉及了NDM-1。最终他们确定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有143例NDM-1病例,但令人吃惊的是,在英国也有37例。

  这些感染通常都用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来治疗――这类抗生素的抗菌谱最广,耐药率最低,因此被称为抗生素中的“撒手锏”,一般都是在其他药物都无效的情况下才使用。让医生们担心的是,NDM-1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也耐药,并且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转移。

  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基因已经广为传播。2009年,有一位瑞典女性在印度感染了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细菌,促使英国健康保护署(HPA)在去年年初发布了全国耐药警讯。在这份警讯中,HPA警告说,耐药基因武装的细菌正在各国缓慢地积蓄起来,并列出了这些细菌感染在美国、以色列、希腊和土耳其的传播。

  有些医生认为现在这种基因在印度传播并不奇怪。印度德里的一位医生对英国广播公司说:”印度几乎没有药物管制,抗生素使用很不合理。”沃尔什说,就在几年前还极少观察到这种基因,但现在已经快速地占据了肠杆菌科细菌感染的1-3%。

  沃尔什说:“由于国际旅游、全球化和医疗旅行(由于西方医疗费用昂贵,所以一些西方人,尤其是印度裔,往往会到印度寻求费用较低的治疗,这被称为“医疗旅行”),(这种基因)现在有机会很快达到世界上任何地方。”

  研究组认为由于有些患者到印度接受收费较低的外科手术,携带这种基因的细菌就搭在这些患者身上潜入了英国。

  反响 印度官方抗议,惠氏被指操纵事件

  沃尔什和托尔曼等人11日发表的论文关注了“超级细菌”在英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传播情况,并将基因以新德里命名。印度官方因此文章将细菌发源地指向印度而正式抗议,印度医学专家们对此非常不满,称上述研究成果有利益动机,暗示这是全球制药巨头惠氏的策划。

  NDM-1研究报告公布以来,首先激发的是各国对于“医疗旅游”的诘难。这无疑对近年来正大力发展医疗旅游的印度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并引起了印度医疗机构的强烈反弹。印度卫生官员公开表示,上述研究结果是“不科学的”和“出于经济利益驱动的”。“抗药性世界各地都有。用这件事情来编造一套说辞,并得出结论称‘人们不要去印度’,不禁让人感到某些地方隐藏着更大的利益。”印度Medanta医院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纳雷什・特雷汉(Naresh Trehan)博士表示。

  而印度医学生物协会主席查得哈德也认为,欧洲关于“超级病菌”发端于南亚大陆的结论并没有得到确切证实。此次研究报告中的推断,是不恰当的。

  印度卫生部甚至指出,不仅“超级病菌”起源于印度的这一推论“没有科学数据的支持”,研究人员也存在利益冲突,因为他们得到欧盟(EU)、维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和惠氏的资助。

  实际上,研究报告中指出的,目前发现对“超级病菌”还暂时存在抗性的两种抗生素之一的替加环素,正是由美国惠氏药物公司最早开发的。新药当年上市以后,2006年前半年,惠氏公司的替加环素销售额就达到了2700万美元。有专家估计惠氏在2010年的全球销售额可以突破15亿美元。外界认为,上述报告出台或许会进一步助长惠氏替加环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

  对此,惠氏16日称该公司一直为医学方面的独立研究做资助,但从未对其产生任何实质上的影响以妨碍其结果的客观公正性。

  对策 减少滥用抗生素,讲究个人卫生

  参与这篇论文研究的英国加的夫大学的马克・托尔曼博士说,“超级细菌”的超强抗药性来源于一个强悍基因,虽抗药性超强,但致病性却并不一定强。对个人而言,多洗手,注意饮食卫生是目前简单有效的预防方法。但要从根本上对付“超级细菌”,重要的还是避免滥用抗生素。

  NDM-1基因能产生一种酶,保护细菌抵抗beta-内酰胺类抗生素,包括青霉素。这些抗生素具有一个环状结构,这个环状结构能阻断细菌的复制。而NDM-1基因产生的酶能破坏这个环,使药物失效。

  托尔曼说:“这是我见过的移动性最强的基因之一,它会使多种不同疾病都难以治疗。”

  托尔曼以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为例介绍说,我们所有人的体内都有大肠杆菌,还有约40%的人携带肺炎克雷伯氏菌。对一个健康人来说这并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即使这些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是携带了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但如果这个人因手术发生血液或尿路感染,那么这些通常很容易用抗生素治好的病症就变得棘手了。

  由于“超级细菌”难以治疗,对付它最好办法是防御。对个人而言,托尔曼的建议很简单:多洗手,注意饮食卫生,因为“超级细菌”仍然还是走“病从口入”的老路。

  这位专家表示,对付“超级细菌”的治本之策还是减少对抗生素的滥用。自上世纪40年代以青霉素为代表的第一批抗生素诞生以来,人们日益依赖这种对付细菌的“神奇武器”。细菌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发生变化,逐步获得各种抗药性。


弗莱明

  关于弗莱明:

  偶然发现青霉素,引发一场医疗革命

  青霉素是人们生活中很熟悉的一种常用抗生素。1928年,苏格兰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葡萄球菌被培养皿上的一块霉菌所摧毁。这次偶然事件导致了20年后有奇迹般功效的抗生素类药物的发展以及医疗的一场革命。

  弗莱明19岁才学医。经过补习,他终于通过十六门学科考试,获得进圣玛丽医学院实习的资格。圣玛丽医学院的病理学细菌学教授顿特,是一位出色的科学家。他的讲课深深吸引着弗莱明。

  1928年,弗莱明在检查培养皿时发现,在培养皿中的葡萄球菌由于被污染而长了一大团霉,而且霉团周围的葡萄球菌被杀死了,只有在离霉团较远的地方才有葡萄球菌生长。他把这种霉团接种到无菌的琼脂培养基和肉汤培养基上,结果发现在肉汤里,这种霉菌生长很快,形成一个又一个白中透绿和暗绿色的霉团。通过鉴定,弗莱明知道了这种霉菌属于青霉菌的一种,于是,他把经过过滤所得的含有这种霉菌分泌物的液体叫做“青霉素”。接着弗莱明又把这种霉菌接种到各种细菌的培养皿中,发现葡萄球菌、链球菌和白喉杆菌等都能被它抑制。这极大地鼓舞了正急于找到一种治疗化脓性感染药物的弗莱明。经过一系列试验和研究,弗莱明认为青霉素可能成为一种可以全身应用的抗菌药物。

  1929年,弗莱明发表论文报告了他的发现。但是青毒素的提纯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这使这种药物在大量生产上遇到了困难。

  1935年,英国病理学家弗洛里和侨居英国的德国生物化学家钱恩合作,重新研究青霉素的性质、分离和化学结构,终于解决了青霉素的浓缩问题。当时正值二战期间,青霉素的研制和生产转移到了美国。青霉素的大量生产,拯救了千百万伤病员,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原子弹、雷达并列的三大发明之一。

  这一造福人类的贡献使弗莱明、钱恩和弗洛里共同获得了1945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青霉素的发现是人类发展抗菌素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直到今天,它仍是流行最广、应用最多的抗生素正是青霉素的发现,引发了医学界寻找抗生素新药的高潮,人类进入了合成新药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