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奎:让“里子工程”下水道走到台面上来

2011-7-04 09:23 来源: 科学时报
780 收藏到BLOG

  6月以来,国内许多城市遭受雨淹。从中部最大城市武汉,到人间天堂杭州,再到伟大祖国首都……一干著名城市在大暴雨面前,纷纷丢盔卸甲,自乱方寸。这场大暴雨让城市的“面子”付水东流,痛定思痛查找原因,原来皆在于城市的“里子工程”——下水道没有做好:是“里子工程”让城市露了怯、现了丑、出了洋相!

  对里子工程重视不够,有复杂的历史原因。城市排水的下水道规划设计有不同模式,比如前苏联采用地下管网模式,英、法、美、日等国都多采用地下河模式。苏联模式的特点是,在地表5~10米之下铺设管网用以排水。这些管网口径较小,排水量有限。由于苏联位处高寒地区,降雨量少,这种排水模式有一定的适用性。与此相对应,美、英、法、日等国则纷纷采用庞大的“地下河”模式。这种模式的基本特点是下水道宽敞,设计排水能力强大,且便于检修。如巴黎下水道位于地下50米处,排水道宽约3米,两旁还有1米的检修通道。东京的地下河与巴黎类似,可以动用多台起吊机进行检修。必须承认,我们大规模建设和发展城市的经验较为缺乏。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聘请的是苏联专家,他们把苏联模式带到中国,强烈影响了规划设计者的思维。加上当时面临着财力有限这个最大的国情约束条件,各地于是就对少花钱建管网的模式举双手赞同,从实际上否定了地下河模式。

  对里子工程着力不够,更现实的原因是我们过于重面子的城市发展观。中国的市长们实际上在做一道选择题:在财力、人力有限的情况下,是在面子上多下功夫,还是要在里子上多去投入,或者至少是二者兼顾?过去几年,起主导作用的城市发展观,就是追求城市的长度、宽度与高度,就是追求城市在地表上可见的规模与体积。许多城市都见证了城市中心区在十年之内,从二环发展到六环七环;数百米高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城市面积大了、人口聚集多了、楼群建得密了,雨水无法通过地表较快穿行并直达郊外沟河,增加了排水的压力。与此相对应的是,城市的市长们尽管也看到里子工程的重要性,但很少有哪位像重视面子一样重视里子,结果之一就是这些城市地下水道规划设计的标准却依然如旧,没有提高。武汉市下水管道的排水设计标准是一年一遇,而这个城市每年超过这个标准的降雨量有七八次之多,基本上逢雨必涝、一年多涝,这也就不必奇怪。

  今年以来的大暴雨,促使我们反思城市下水道规划设计标准、反思我们的城市发展观。下次暴雨一定还会到来,它会不会给我们面子?答案取决于我们给予里子工程什么样的认识、什么样的行动。依笔者之见,当务之急就是让里子工程走到台面上来。

  让里子工程走到台面上来,就得认识到里子工程已经是最大的面子。这次各地暴雨反映的问题,已经不止是几个、十几个小时水流不畅的问题。从实质上说,它已经牵涉到城市安全的问题,牵涉到城市人口安全、生活工作秩序的问题。此次武汉等市先后有数十万人因雨水受困,有的城市还有人员被雨冲走。城市内部、城际间交通更是大面积瘫痪。由涝而起的市民生活困难问题接连而至。有理由怀疑:就武汉、杭州这类南方城市来说,一年数雨、每雨必涝,一涝未治、一涝又起。如果更强的暴雨不期而至,会不会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将这座城市彻底压倒?

  让里子工程走到台面上来,就得把面子工程的规模与步伐收一收。比较理想的情况是,面子与里子工程应该相互般配,面子在增大,里子也要变强壮。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大搞城市建设,搞城市规模的扩张,搞新城运动,实质是做面子文章。相应地,里子的亏空却很厉害,现在是里子明显配不上面子。城市是个有机协调的整体、统一体。没有里子支撑的面子,最终必然轰然倒地。在城市规划设计方面,我们要问一问:地下与地上是否齐头并进,高楼与管网是否一体提升?

  让里子工程走到台面上来,就得把里子工程的标准往上提,投入往上增。在建设部的最低限定标准和应急情况所需要的极限标准之间,各个城市需要合理地确定适度超前标准。比如像武汉这样的易涝城市,一年一遇的标准显然过低。北京等北方城市过去担心受旱,对涝灾估计不足,现在也需要适度提高地下管网的防涝标准。纽约、伦敦、东京的排水标准,少则五年,多则十五年,这是值得借鉴参考的。要提高标准,就要提高投入。著名城市史研究者刘易斯·芒福德高度推崇罗马城市投入使用已有2500年历史的巨型排水沟工程,他以此例证明:“在城市规划中,最初的投资少并不一定意味着节约;因为,如果城市所必需的公用事业是经很妥善的设想而建造出来的,那么至关重要的还是要看用于该项设施未来全部使用期的最后投资。”

  让里子工程走到台面上来,就得拿里子工程去评价一地政府和领导有没有面子。这次大雨之后,有的地方晒出新的政绩,就是新的市政工程经受住了强降雨的考验,政府给市民交出了合格的答卷。还有的城市领导提出,考核城市可持续发展,指数之一就是看下水道能不能完成任务。这些都是积极的现象,值得充分肯定。当然目前来说,这种评价实际上还只是一种试点、试验性的做法,真正有效的做法是,各地政府应该通过年度计划、五年计划,或者通过公众媒体,向市民进行庄严承诺,接受监督,通过做好里子工程,为自己赢得面子。

  面子工程与里子工程是相对应的。如果说地表上金光灿灿的摩天大楼是面子工程,地表下九曲回环的排水管道就是里子工程;如果说风和日丽的天气看得见的形象是面子工程,狂风骤雨来临时让你安全舒心的就是里子工程;如果说全市上下大呼小叫不计投入去做的是面子工程,着眼长远务求实效科学谋划的就是里子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