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江水投放青鳉鱼监测生物毒性

2014-4-02 16:02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收藏到BLOG

  江水进京的第二道防线大宁调压池位于永定河以西

  工作人员在团城湖取水样

        南水北调将于10月进京,供水范围将达到6000平方公里,涉及除延庆以外的15个区县。如此大范围的供水,水质问题成为牵动京城百姓的焦点。昨天,记者从市南水北调办公室调水中心水环境监测室获悉,本市目前已经就引进长江水后如何防止新的物种“入侵”以及水质监测手段有了一套较为成熟的方案,将综合运用“投放敏感鱼”、“加建超级站”等生物和技术手段对水质全面监测,指标将从目前的53项扩至地表水国标全项109项,其中对有毒有害、重金属类物质的监测将成为重点。

  江水进京一旦污染

  马上开启“退水闸”

  市南水北调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长江水一路奔腾1200余公里始能进京,“我们将在北京境内设立三道防线,让江水可进可退”。

  江水进京的唯一“入口”就位于房山拒马河渠首北部的惠南庄泵站,第一道防线就设定于此,在这个水质监测的“前哨站”一旦发现水质污染,将即刻关闭进口节制闸,开启退水闸,拒污染水入京。

  江水进京的第二道防线是位于永定河以西的大宁调压池,江水由此“调压”后进入市区。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挂着醒目的“永定河倒虹吸控制闸”的大牌子,十个“大秤砣”被数根钢丝绳扯挂着。围成圆弧状的调节池的一侧,5孔“涵洞”映入眼帘,大宁水库所副所长胡晓斌介绍说,“左一左二孔开启,就是向团城湖送水;左三左四孔负责向南干渠送水;而右边这个孔就负责退水了。”胡晓斌指着那几个“大秤砣”介绍,一旦来水出现问题水,左边四孔闸门就会关闭,截断水流,而右边退水闸就会紧急开启,将问题水排入调蓄水库或永定河。同时,各闸的起闭设备都为两套,一套工作、一套备用,上“双保险”。

  江水进京的第三道防线是团城湖调节池,其功能就是将“南水”、“北水”在一个池子里混合,调出“北京口味”,再配送到各大水厂。当水质监测系统发现自来水厂水处理工艺无法消除超标污染物质时,将停止取水,各水厂关闭取水口,以避免污染水进入。

  胡晓斌介绍说,在入京、入城、入厂的三道防线把守下,问题江水绝不会进入。

  投放敏感鱼

  监测水质生物毒性

  记者在南水北调水环境监测站看到在34个监测断面中,规划布设了27个自动监测站、37个实验室水质监测站。“这还不是最终的布局,还可能进行调整、增加。”市南水北调办公室调水中心水环境监测室工程师袁博宇说。

  袁博宇说,在对江水的监测中,还将增加生物预警措施,投放敏感鱼、发光细菌等,以监测生物毒性。“目前我们选定的敏感鱼,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际医学用鱼——青鳉鱼。这种长度不到一寸的小鱼比较敏感,水质稍有变化它就受不了,甚至会死亡。”袁博宇表示,整套设备需30万元,是利用微型传感器密切跟踪拍摄青鳉鱼的活动,并通过三维数据传到计算机里进行分析。监测人员通过观察青鳉鱼的游动是否发生变化,就可以判断水质如何。

  袁博宇透露,江水进京后,水质监测指标将从目前的53项扩至地表水国标全项109项,包括像化学品、农药等引发的有机物污染监测;重金属类比如铊、钡等监测;水华产生的微囊藻毒素监测等。这意味着,对外来地表水的监测将像自来水一样,上“全套动作”,“计划一年检四次,一季度一次”。

  现场

  初检紧盯硫酸盐指标 防止江水“泛黄”

  上周四,团城湖明渠——江水入京后唯一一段地上线路在初春的暖阳下闪着波光。调水中心水环境监测室的两名工作人员各拎两个黑包走下台阶,把一个由红色拉绳牵引的透明取样器放在水面上,提取水样;同时将一个探头套上防护套,再放入水中,之后,探头所连接的显示器马上有红色数据显示,包括pH 值、电导率、温度、浊度、溶解氧五项。而取样器所提取的水样最终被倒入一个个贴有不同标签的白色塑料筒内,“回到实验室后还要进行更精密的化学分析,每一项指标所需的用水量不同,所以每个筒内的装水量也不同。”

  袁博宇表示,目前团城湖明渠内流的水还是河北来水,人工每5天取一次水样。江水进京后,这里流淌的就将是长江水了。对于江水进京后的取样频率,袁博宇指出,江水初来京,监测频次将加密,监测人员要在惠南庄蹲守,对于基本指标的监测将达到实时监测。据透露,将要进行的实时监测的指标,除了浊度、硬度等外,硫酸盐指标将被“紧盯”。袁博宇指出,2008年京石段应急供水时,就因为河北水硫酸盐含量偏高,进入北京的水管后就使部分地区发生了“水黄”,“这次江水进京,我们会总结那次的经验,紧盯硫酸盐,不让水黄再发生。此外,反映水中杂质含量的电导率指标也会受到格外关注。”

  内存

  多种手段监测水质

  在江水进京后,对于水源地、调蓄水库,还将在水质检测中首次引用卫星遥感手段。通过卫星有间断地定时拍照,并将照片进行光谱分析,以监测水生态环境是否发生变化,包括是否产生水华、水源地蓄水量、植被、水生态环境有无变化等。

  在惠南庄泵站第一道防线,还将再建一个“超级站”,即一个大型水质自动监测站。袁博宇解释,“监测项目将达到40多项,更加关注有毒、有害物质含量的参数指标。像水污染中常说的‘五毒’氰、酚、汞、铬、砷的指标监测都将被纳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