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湖造田加剧长江下游水灾 城市化增强灾害几率

2010-6-28 10:28 来源: 《新闻晨报》
978 收藏到BLOG
  抚州唱凯决堤,赣江水位超警戒线,长江水域告急!

  这是人们再一次面临洪水的考验。上一次,1998年的那场洪水至今仍历历在目,而这次,洪水的破坏力甚至有赶超之势。

  进入2010年,各种极端性气候灾害接踵而来,从年初的寒冬,到入春后集中暴发的西南地区大旱,再到眼下长江中下游地区暴雨成灾,频繁的极端性灾害天气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事实上,极端性灾害气候的频繁出现并非偶然。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些现象与人类活动之间关系十分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后者正以种种方式改变着全球的气候环境,同时也加剧着极端气候事件的发生。

  围湖造田阻长江“毛细血管”

  “我种我的田,跟长江发洪水有什么关系?”日前,在江西南昌郊区,一位渔民接受媒体采访,当记者问起有没有考虑过在湖边种田会影响湖泊的生态调节功能时,他突然变得十分地不解,一脸疑惑地反问。

  话是没错,但事实上,这就是被许多人忽视的围湖造田现象。当村民年复一年地在田里收割水稻,在自家鱼塘里圈养鱼群时,没人会想到,在他们安家落户前这里曾是鄱阳湖的一部分,潮起潮落时,这里本应是一块调节湖水水位的区域。

  “说到底,这是一种逆反自然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加剧长江中下游水灾。”对于围湖造田现象,多年来从事极端气候灾害评估和可持续发展研究的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于文金认为,这种忽视自然环境的人类行为,如今正产生着“反噬”的后果。

  据了解,如果把长江比喻成一条血脉,那么鄱阳湖就是它的分支,而在鄱阳湖附近,原本在自然环境里形成的大大小小的“微型湖泊”则属于“毛细血管”。这些血管平时也许并不起眼,但由于它们与长江保持着连通,因此当降水少时,人们可以从中获得没有流尽的积水;而当降水多时,它们则会成为调节长江水位的“蓄水库”。

  可问题在于,如今这些“毛细血管”不是被填成肥沃的土地,就是被圈成一片鱼塘。被纷纷掐断后,长江、鄱阳湖的水找不到地方疏散,最后只能被逼向地面。

  温室气体影响地球降雨模式

  不过,如果用围湖造田可以解释长江丰水期容易洪水成灾的话,那么还有一问题没有解决,这些突然增多的水从哪儿来?“根据观察,今年5月我国江南、华南地区频遭暴雨袭击之时,正是大气环流异常的时候。南亚地区高压较常年偏强,促使副热带高压稳定地维持在偏南地区,这种情况下,南方雨带就变得十分稳定。”中国气象局武汉暴雨研究所的专家告诉记者,一方面,雨带保持着稳定状态,另一方面,前段时间受活跃的南支槽和副热带高压的共同影响,南方地区不仅迎来了孟加拉湾的西南暖湿气流供应,同时还遇到了从南海和西北太平洋地区赶来的另一股暖湿气流,多种因素叠加,导致暴雨成灾。

  然而,这异常的大气环流为何会出现?今年为何有如此多的水汽同时聚集到我国南方地区?对于这些难以解释的异常现象,专家认为应归结到全球气候背景下理解。“IPC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已说得很明白。过去100年来,全球气候变化十分明显,其中以‘变暖’尤为明显,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目前看来就是人类的频繁活动排放出大量温室气体所致。”于文金教授说,由于温室气体增加影响到了全球的环流形势,水汽输送链的改变使得部分地区比以往更易出现洪涝灾害,而另一些地区则会比以前更容易干旱。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今年春季我国西南地区出现大旱,而如今南方地区又出现大涝的局面。

  城市化或增强降雨灾害几率

  灾害无情,如今被淹的是农田,下一次会不会轮到城市?这并非杞人忧天。

  记者了解到,城市化进程是一把双刃剑,他给予人们便利、美好生活的同时,也改变着自然的面貌。一份统计资料显示,除了湖泊锐减之外,近40年来,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先后几次形成砍伐森林的高峰。据测算,10万亩森林蓄存的水量相当于一座库容为200万立方米的水库,森林锐减使暴雨后不能蓄水于山,增大了水灾频率。

  与此同时,城建面积扩大后,钢筋水泥覆盖在泥土表面,使得不透水地面增加,暴雨后地表汇流速度加快,洪峰流量成倍增长。“还有城市的‘热岛效应’和‘雨岛效应’,都会导致城市气流不通畅、对流气体增多等结果,人们所感受到的便是频繁的强对流、雷暴天气等等。”于文金教授表示,城市化趋势很难改变,这意味着未来城市里的强降雨造成灾害的几率会逐渐增加。

  不过,希望仍然存在。“在保持城市发展的同时,我们必须想办法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改变城市的产业结构,‘低碳经济’就是一条不错的路。”专家认为。

  改变,刻不容缓,控制石油、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的发展,同时尽可能采用可再生能源,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专家的观点是,这一举措虽然无法直接作用于减少洪涝干旱等灾害事件,但却可以间接地影响全球的大气环境,让水汽分布尽可能回到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