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纤维引民间热钱关注 稀土功能远未开发够

2011-3-04 13:43 来源: 人民网
681 收藏到BLOG

  新材料产业几乎涵盖了整个国民经济领域,这其中,同为重点发展对象的碳纤维复合材料稀土功能材料却有着明显的区别。

  有专家指出,我国碳纤维复合材料需求量大,但生产和工艺水平却相对落后。对此,农工民主党中央在此次“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大力发展碳素新材料产业的建议》,以发展壮大我国碳素材料领域的应用。

  而我国稀土资源非常丰富,但始终存在着开采过度、环境污染等问题,此外,在下游产业链的整合上也存在诸多弊病,针对这些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提交了 《关于整合组建大型稀土一体化企业集团的提案》。

  针对前述话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分别专访了中国材料研究学会咨询部主任唐见茂教授;农工民主党中央《关于大力发展碳素新材料产业的建议》提案执笔人戴君惕;全国政协委员、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中国钢研科技集团公司功能材料研究所副所长李卫及稀土研究院信息情报室主任窦学宏。

  21世纪是碳素材料世纪

  NBD:农工民主党在这次 “两会”中提交了《关于大力发展碳素新材料产业的建议》,作为该提案的执笔人,您为什么把碳素新材料产业提到这样一个高度?

  戴君惕:高性能新材料的出现历来是科技和经济发展的里程碑。进入新世纪以来,碳素材料已成为全世界大规模开发应用的首选高性能材料。传统的碳素材料是人造金刚石和耐高温石墨材料;而新世纪最引人注目的碳素新材料是碳纤维材料、碳碳复合材料和石墨烯材料。碳纤维具有高强度、高模量、低比重、耐高温、抗疲劳、导电质轻、易加工等多种优异性能,正逐步取代传统材料,广泛应用于航天航空和军事领域,并开始深入到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

  现在一个值得关注的事情是,由于老百姓意识不到石墨资源的宝贵,使得这些资源被部分发达国家买走。21世纪是碳素材料的世纪,要代替20世纪的硅材料,我们要像重视稀土一样重视石墨资源。

  NBD:在碳素材料中,哪种材料是重中之重?目前的应用情况怎样?

  唐见茂:最重要的代表是碳纤维复合材料,如果用于飞机制造当中,将会比现在的铝合金减重20%~40%,在节能方面则会体现出很大效益。波音787目前有50%用了碳纤维复合材料,空客一款飞机62%的材料也将被碳纤维复合材料取代。

  碳纤维复合材料属于一种高端应用,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整体科技水平和工业化水平,最重要是用在航空航天等高端领域,至少要有20~30年的发展空间。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中国的碳纤维复合材料在产量和质量上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差距。此外,成本约束也亟待解决,一旦成本有效降低,将会在高铁、汽车等领域广泛应用。

  NBD:在碳素材料的应用中,哪些能够一经投入就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规模产值能达到多大?

  戴君惕:现在都在讲节能,但是不能割裂开来,最直接的一个例子就是现在中国汽车产业迅速发展,因此要把新能源汽车考虑成新型节能汽车。我们对新能源汽车的投入非常大,如果把其中一部分投入放到碳素材料的开发中,效果会非常明显,并产生联动效应,比单一投入新能源汽车的回报要快一些。现在宝马部分型号的汽车都是采用由中国生产的碳素复合材料的零部件。

  由于各地情况不同,全国的规模产值目前还很难估计,不过我所在的湖南省如果能够顺利发展碳素材料的话,就可以形成一个1000亿元规模的大产业,全国的数字肯定会大很多。

  NBD:目前我国在碳纤维复合材料上处于什么水平?民间资本有何动向?

  唐见茂:现在中国的碳纤维复合材料需求量很大,数字大约是10000吨,而产能只有4000~5000吨。随着国家的重视,产能正在进一步提高。“十二五”期间的产能是能够满足发展需求的,中国目前专门生产碳纤维的厂家有十多家,但高端应用技术还有待突破,如果不突破的话,总体水平还是上不去。

  未来10~20年,在碳素领域最重要的还是高性能的碳纤维复合材料。也正是因为碳纤维成为了热点,民间热钱有流入的迹象,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家表达过进入该领域的想法,但是我的建议是,要谨慎进入,光靠钱也许不能解决技术难题。

  稀土功能材料“估值”过低

  NBD:作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以稀土功能材料为代表的新材料行业已备受市场瞩目。那么,在稀土行业上下游,还存在哪些问题不利于新材料的研发应用?

  周中枢:如果从稀土行业价值链看,产值沿产业链呈裂变式增长,利润主要集中在产业链深加工端,稀土功能材料主要集中在下游环节。

  虽然在国家政策的管控下,稀土矿产资源稀缺性不断增强,资源端盈利能力得到一定改善,但仍难以“根治”稀土产业科学发展的长期问题。以南方中重稀土为例,稀土采矿企业和冶炼加工以单体企业为主,地方政府下发的采矿证主要集中在当地采矿企业手中,而冶炼加工出现了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民营及外资企业争相发展的局面,这种矿山与冶炼加工分割局面进一步阻碍了产业的健康发展。

  现在,稀土功能材料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采矿环节由于利润较高导致盗采乱挖现象严重,冶炼加工企业只有微薄的初级加工利润,深加工企业受限原材料成本高涨,更难以开展技术创新和支撑企业向深加工环节发展。

  李卫:我国稀土企业分布在全国十几个省区,其中年处理能力在2000吨至5000吨的只有10家,年处理能力大于5000吨的更少,剩下的多为中小私营企业。

  目前的稀土、稀土氧化物、稀土合金乃至稀土新材料价格显然都偏低。我们现在就处于内讧的阶段,其实真正的定价权就在我们手中。我卖一块钱你得用,我卖一百块钱你照旧得用。作为一种关键元素,其价值远未从价格上得到体现。

  NBD:在稀土功能材料的研发上,中外进展如何?

  窦学宏:在世界范围内,稀土都被看成是抢占科技制高点的重要元素,特别是在国防军工领域。但现在,稀土特殊的光电磁功能还远远没有开发够,稀土永磁材料目前发展到第四代,跟别的金属元素相比最好,且不可取代,稀土产业未来的发展前景也十分广阔。

  李卫:稀土功能材料的研发应用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国家应该提高对其的重视。就在我们国家开始将稀土功能材料列为大力振兴产业的同时,美国、日本等国家也都在加紧讨论并应用这一产业。目前,在“世界稀土使用大户”的欧洲,由稀土材料制成的化工产品已被成功地应用于电动自行车电池生产和汽车尾气净化,更加节能的稀土材料灯也有望取代传统的高能耗白炽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