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大力推进清洁生产 从源头削减污染

2010-7-15 00:00 来源: 人民网
1002 收藏到BLOG

清洁生产带来绿树蓝天

  您知道什么是清洁生产吗?

  举个例子:通过现代科技,吃完葡萄后吐出的葡萄籽可以作为高级提纯油料的原料,葡萄皮可以提取天然色素,这个“废物”再利用的过程,就是清洁生产的重要一环。

  按照《清洁生产促进法》的表述,清洁生产是指不断采取改进设计、使用清洁的能源和原料、采用先进的工艺技术与设备、改善管理、综合利用等措施,从源头削减污染,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减少或避免生产、服务和产品使用过程中污染物的产生和排放,以减轻或者消除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危害。

  最近,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在安徽调研发现,虽然是欠发达的中部地区,但清洁生产在这里开展得红红火火。

  清洁生产注重源头控制,为地方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人们印象中,化工、有色金属、建材等工业似乎和高污染是一对难以分开的“伴侣”,但合肥、铜陵、马鞍山、芜湖等城市的多个企业、工厂,却不是这样。

  安徽省丰原生物化学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玉米发酵生产柠檬酸等产品的精细化工企业,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污水、废渣等“副产品”。丰原公司通过采用先进技术,把玉米及发酵液产生的废渣分离,提取玉米蛋白饲料,并将其作为混合饲料生产企业的主原料销售,仅此一项就可年获取玉米蛋白饲料原料2万吨以上,直接创效益近千万元。与此同时,对提取过程中产生的硫酸钙(石膏),全部直接供给水泥生产企业作为辅助原料,实现了变“废”为宝。

  丰原公司副总工程师周勇说,全国柠檬酸传统的生产工业,原来有80多家,现在生存下来的只有7家,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另一方面,对于环境治理的投入很大,一些企业难以承受。而目前丰原采用的新工艺,不仅硫酸消耗量极少,还将硫酸钙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降低了1/3。

  铜陵是因铜而生、因铜而兴的典型的资源型城市,资源性产业占工业的比重曾超过80%。随着资源日渐枯竭,铜陵市有12座矿山先后关闭、破产。

  “从单纯吃资源到循环利用资源,从坐吃山空到有序利用,清洁生产为铜陵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思路。”铜陵市市长李明介绍,铜陵有色80万吨硫酸一期、金隆铜业铜冶炼烟气余热利用工程、海螺水泥熟料余热发电等一批项目已建成投产;铜陵有色年产120万吨铁球团、上峰纯低温余热发电、新亚星焦化等一批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为了实现循环经济的重点突破,铜陵市建起了循环经济项目库,目前库内已有项目55个,总投资达270亿元。

  “清洁生产注重的是源头控制,而不是末端治理,是未雨绸缪、持续发展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司长高东升说。

  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效益,还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清洁生产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效益,还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在马鞍山市慈湖开发区,一位负责同志非常自豪地拿着区域工业循环图向记者介绍:万能达发电厂发电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粉煤灰,现在成了海螺水泥、中加混凝土公司原料;金星化工集团公司在生产硫酸及钛白粉过程中产生大量的蒸汽热能,通过管道输送,成了丰原生化公司的能源。  

  目前,马鞍山市已有9家企业开展了清洁生产审核,每年新增经济效益近3亿元,节水1.5亿吨,减排二氧化硫、烟粉尘等污染物16万多吨。依托清洁生产,2009年,马鞍山市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5.9%,可吸入颗粒物年均值0.078毫克/立方米,比上年下降9.3%;二氧化硫年均值0.021毫克/立方米,比上年下降4.5%。 

  清洁生产对农业同样意义重大。芜湖市环保局局长杨德荣介绍,目前芜湖市农业面源污染已经占到了污染源的1/3以上,几乎所有的农民使用农药、化肥时都是以个人喜好为主,没有科学地测土配方,由此带来的面源污染与农药残留不容乐观。他说,“农业的循环体系同样也是清洁生产的一部分。通过更为科学、合理地使用清洁肥料和低残留农药,生产出绿色食品,对于百姓而言,其重要意义绝对不亚于工业生产。”

  一些可喜的变化正在发生。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在铜陵市农业循环经济试验区四洋养殖有限公司,饲养厂里的鸭子粪便、污水等废弃物通过大型沼气工程生物发酵,实现无害化处理,沼渣变成高效无害有机肥料,用于种植绿色蔬菜;沼气则应用于孵化室的水暖加热,节省电能消耗。

  清洁生产做得如何,要请专家挑毛病,找到最佳的解决办法    

  一个地区、一个企业怎样做到清洁生产,得请专家给自己挑毛病,找到解决的最佳办法。用专业术语说,就是清洁生产审核――按照一定程序,对生产和服务过程进行调查和诊断,找出能耗高、物耗高、污染重的原因,提出减少有毒有害物料的使用、产生,降低能耗、物耗以及废物产生的方案,进而选定技术可行、经济合算及符合环境保护要求的清洁生产方案。

  合肥市江淮汽车公司负责人介绍,2009年4月请省清洁生产中心进行了审核认证,对清洁生产中心专家提出的193项无低费方案(即用少量的钱来解决问题的实施方案,对应的是中高费)全部实施,总投入75万元,目前已取得经济效益3070万元;通过涂装触发式间歇喷淋节水改造、电容无功补偿改造等措施来推进清洁生产,减少了原材料消耗和能源消耗,实现了年减少新鲜水消耗约59.5万吨、削减化学需氧量39.35吨的巨大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 

  不过,也有个别城市管理者和企业负责人对清洁生产审核心存疑虑,在他们看来,似乎一搞清洁生产审核,就意味着这个城市、这个企业的污染程度过大,到了不得不请人“把脉诊治”的地步。

  清洁生产与百姓生活关系密切,但是记者在采访调研途中询问了数十名干部群众,发现很多人对清洁生产的概念只是一知半解,有人简单地认为清洁生产就是防治污染。

  “开展清洁生产审核,对于企业,可以降低成本,降低企业的原材料消耗和能耗,提高物料和能源的使用效率。对于地方政府,是完成国家规定的节能减排任务的重要方法和途径。”高东升说,“唯有清洁生产的理念深入人心,才能使清洁生产持续、有效地开展,在推动科学发展中起到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