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度计国际标准修订结束 中国意见全部纳入

2010-8-18 13:36 来源: 中国质量新闻网
收藏到BLOG

  日前,由我国专家王莉茹主持修订的焦度计国际标准已通过最后一轮投票程序,成为国际标准报批稿,这为国际眼科光学标准化领域关于FOA和IOA两种原理焦度计的10年之争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程序上通过了最后一轮投票,技术上解决了长达10年的争论,这项标准成为国际标准已无任何悬念。

  更重要的是,这项标准采纳了我国的优势技术。作为眼镜和焦度计生产、使用和进出口大国,尤其是我国FOA和IOA两种原理焦度计平分秋色,取消任何一种焦度计都会对我国眼镜生产企业、质检机构和眼镜销售企业造成重大损失。因此,这项技术标准成为国际标准对我国意义重大。

  首次修订会不欢而散

  王莉茹是国际、国内眼科光学领域的知名科研和标准化专家、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光学工程研究室主任、全国眼面部防护标准化分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ISO光学和光子学技术委员会眼科光学和仪器分委员会(ISO/TC172/SC7,以下简称SC7)镜片光度测量仪器工作组(WG10)召集人,主笔起草了《角膜接触镜用焦度计的校验镜片》国际标准。目前,王莉茹正主持制定两项新的焦度计国际标准。

  据王莉茹介绍,ISO于1996年首次发布了《焦度计》国际标准。按ISO导则,国际标准发布5年就要进行修订。SC7曾于2001年将《焦度计》的修订提上议程。

  在SC7中,与《焦度计》国际标准有关的工作组包括眼镜镜片(WG3)眼科仪器(WG6)和角膜接触镜(WG9)3个工作组。WG3主要以欧洲眼镜片制造商为代表,WG6由美国人把持,而WG9则由欧美平分天下。

  鉴于《焦度计》国际标准涉及到多方利益,2001年在德国召开的SC7年会曾决定由WG3和WG6组成联合工作组,并以WG6为主对这项标准进行修订。王莉茹当时作为WG3、WG6、WG9的专家,也参与到这个联合工作组之中。让她未曾料到的是,在联合工作组召开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王莉茹回忆说,在ISO会议上,因为标准内容争吵的事时有发生,不足为怪,但是,像这样拍着桌子指着对方的鼻子吵架实属少见。会议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联合工作组刚成立就解体了,为后来的FOA和IOA之争埋下了隐患。1996版《焦度计》国际标准的修订就此被搁置下来,而且一放就是5年。

  所谓FOA和IOA,是指焦度计的两种不同测量原理。近几年来,渐进多焦点镜片的市场份额在不断增加。渐进多焦点镜片是一种高附加值的先进产品,消费者可以通过一副镜片同时解决视远和视近的需求。而FOA和IOA两种不同原理的焦度计,在测量渐进多焦点镜片的下加光度时会由于原理不同而导致测量偏差。

  FOA和IOA核心之争在于,以欧洲为代表的眼镜片制造商认为,焦度计的不同原理误差将严重影响眼镜片的测量精度,必须加以控制;而以美、日为代表的仪器制造商则认为,不应该限制仪器的测量原理。

  新工作组实现良好开局

  2006年,《焦度计》国际标准颁布已经10年。10年间,国际市场上的眼镜镜片、接触镜甚至焦度计产品本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树脂镜片成为眼镜镜片的主流,渐进多焦点等高科技镜片的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接触镜也在不断更新换代,连焦度计的原理也从传统的手动调焦式改为先进的自动对焦。尤其是计算机软件技术的引入,以及不同光源不同接收器的变换,使焦度计产生了许多难以用传统思维和传统技术解释的新误差。贸易全球化以来,各国由于产品测量的不一致所引发的技术壁垒也越来越成为难以逾越的屏障,修订《焦度计》标准刻不容缓。

  2006年5月在瑞士召开的SC7年会上,WG3再次提出成立联合工作组,WG6反对,推荐王莉茹担任项目组长,并坚持项目组应在WG6的领导下开展工作;而WG9则认为成不成立联合工作组不重要,只要不吵架就行。年会的最后一天,双方意见仍然僵持不下。在《焦度计》标准久拖不决又必须修订,而各国专家面对争端既无奈又疲惫的情况下,会议就是否同意成立一个新的工作组再次进行了投票表决,结果大多数国家都支持组建一个新的工作组。随后大会主席宣布:“按照ISO导则的规定,主席有权提名新工作组召集人的人选。我提名中国的王莉茹女士。”与会代表报以热烈的掌声。王莉茹成为新工作组即WG10的召集人。

  2007年2月,来自12个ISO成员国指派的35名专家组建的WG10在杭州召开成立大会,会议就焦度计标准的修订提出了新的方案,决定形成由3项标准构成的新的焦度计系列标准,其中《一般用途焦度计》将涉及FOA和IOA问题。

  争论升级中国成为少数派

  新的工作组成立了,新的工作方案也确定了。然而,关于焦度计的FOA和IOA之争并未平息。

  2007年10月底,SC7在日本东京召开年会。鉴于焦度计是被国际法制计量组织(OIML)列入强制检定的计量仪器,为了加强两个组织之间的协调,SC7决定与OIML互派联络官。在这次会上,王莉茹被指派为SC7与OIML光学测量仪器技术委员会间的联络官。焦度计标准是这次年会的另一个重要议题,SC7全会通过了WG10提出的将《焦度计》标准整合为新的系列标准的提议,并批准对《一般用途焦度计》和同一系列的另一项标准《焦度计校验镜片》立项,SC7指派王莉茹担任这两个标准的项目组长。作为一个工作组的召集人,同时又担任两项国际标准的项目组长,以及派往OIML的联络官,在ISO内很少见。

  王莉茹回顾说,WG10是在世界各国面对焦度计这一重要的技术标准产生严重分歧的背景下组建的,所以东京会议上,各国专家争论激烈,多次出现对峙局面。一方面是必要的技术争议,另外就是世界强国企图控制和影响新成立的WG10,尤以法国、美国和日本最甚。中国面临既要坚持独立自主、不受他国控制,同时又要协调好世界各国的利益关系,从中保护中国利益的重大挑战。

  东京会议将FOA和IOA之争推向了高潮。在争论未果的情况下,WG3在最后一天的全会上提议,新的国际标准只保留FOA或者IOA其中一种原理的焦度计,并要求投票表决。SC7秘书处接受了这个提议,结果是8:3。3个反对票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日本,欧洲各国以欧盟联手获得多数而取胜。

  王莉茹分析说,东京年会最终决定对焦度计标准的争论采取投票方式来表决,暴露出SC7委员会内部存在的深层次矛盾。WG3提议的技术基础很不成熟,事先未经广泛征求意见。对不成熟的提议当场表决,而且以欧盟联手获得多数取胜,涉嫌将技术问题政治化,引起在场很多专家的反感。中国首当其冲,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东京会议使对《焦度计》标准的修订再次陷入僵局。

  多方协调促成局面翻转

  东京会议后,SC7主席(因故未能出席东京会议)获知了这个结果,并听到了部分外国专家的反映,在与王莉茹的电话沟通中详细了解中国的想法,最后决定召开紧急会议进行补救。2007年12月,紧急会议在德国召开,参加会议的只有SC7主席、SC7秘书长、WG3的召集人和王莉茹。会议从早上9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中午只有半个小时休息吃三明治。当所有人都感到筋疲力尽之后终于取得了一致。会议纪要写道:支持和帮助WG10以及王莉茹女士应对关于焦度计标准的重大挑战,是SC7,包括主席、秘书长、以及WG3召集人在内的全体委员会的目标;东京会议挑起了一个重大的争论,不能期望短期获得结果,它是一个长期目标,或许需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2008年4月,WG10在美国纽约召开会议,WG3派代表出席,SC7主席也专程出席了这次会议。为协调和化解矛盾,王莉茹的团队在会前做了大量的技术准备,其中包括2008年2月在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召开了中日韩三国的ISO专家会议,组织FOA和IOA两种原理焦度计的国际比对,对国内外不同品牌的渐进多焦点进行测量分析,准备技术报告和实验数据,从技术上寻找解决国际争端的突破口等一系列工作。

  纽约会议上,来自西班牙(代表WG3)、美国和中国的3名专家分别通报了各自对焦度计标准的观点。王莉茹的报告主要基于以下3点:一是大量的实验数据和理论分析证明,FOA和IOA两种不同原理焦度计之间的测量偏差是有限的,在可控范围之内;二是如果不能要求全球的眼镜镜片只基于一种设计原理,为什么要苛求焦度计只能采用一种设计原理;三是在市场上只保留一种原理的焦度计的提议将给世界各国的眼镜行业带来经济损失,不符合ISO精神。

  接着,她代表中日韩三国对目前的国际争论提出了新的解决办法,美国专家从侧面给予了支持和回应。由于中国的观点具有坚实的实验数据做支撑,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最终获得与会大多数专家的认同。

  中国技术为国际争端找到出路

  中国观点的精髓是,任何仪器都有误差,不能因噎废食。应该对焦度计进行校准,然后使用校准后的修正值,使FOA和IOA得以共存。这是我国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多年来对焦度计实施强制计量管理的成功经验。2005年夏天,当国际计量局局长访问中国时曾对王莉茹说,你们在眼科光学领域的经验值得向全世界推广。国际计量局局长所指的是,中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开始实施对焦度计的计量检定和校准,由此统一了全国眼镜行业的顶焦度量值,促进了眼镜产品的质量提高。而在国外,这个领域的质量和计量管理却一直处于空白。据了解,90年代初期一些在中国未通过计量检定的外国品牌的焦度计流向了欧美市场,这也是之所以有那么多国家长时间反对FOA和IOA并存的原因之一。

  中国既是焦度计的生产大国、又是使用和进出口大国。我国除台湾外所有省、市质监部门都开展了眼镜质量检测工作,省会所在城市至少有两家配备两台或两台以上焦度计的眼镜产品质检机构,其他城市及发达地区大部分县级市至少有配备一台焦度计的检测机构。大的眼镜生产企业甚至配备10多台焦度计。按照我国眼镜生产许可证的规定,所有的眼镜零售店也必须配备焦度计,而全国眼镜零售店的数量超过了3万家。

  长期以来,我国眼镜市场一直是FOA和IOA两种原理的焦度计平分秋色。一台焦度计的售价为1~3万元,如果国际标准规定只能保留FOA或IOA一种原理的仪器,我国眼镜行业及质检机构将不得不淘汰市场上现有的近一半数量的焦度计,然后再去购买另一种原理的焦度计,由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在2~3亿以上。与此同时,现有的焦度计生产企业也将因为国际标准的变化而必须对相关的生产工艺和设备进行调整,损失是巨大的。

  持续了10年的关于FOA和IOA的国际争端终于被划上了句号。从2007年10月东京会议到2009年5月柏林会议同意该标准上升为国际标准草案稿,其间经过了8次修改。原标准只有十几页,而新标准共有34页,工作量巨大。

  新标准成功地协调了两种方法之争,也融入了10年来眼镜镜片、接触镜和焦度计测量之间所出现的新技术和新变化。最重要的是,该标准的制定真正体现了以中国优势技术为主导,包括使用校准后的修正值;自动焦度计存在非线性误差;测量接触镜的焦度计应使用专用校验镜片;焦度计的测量不确定度分析等。

  谈到经验,王莉茹认为,这项国际标准的制定过程,一方面探索了“理论研究―实验验证―标准制定”的标准化科研新模式,另一方面,也在以技术经济实现中国利益的最大化方面取得了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