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者的心声:血库之间未联网 异地用血门槛多

2010-11-09 08:05 来源: 人民日报
收藏到BLOG

  开栏的话

  不久前,全国不少城市纷纷曝出血库告急。经政府号召、媒体报道之后,许多市民积极献血,各地“血荒”有望缓解。

  但是,季节性“血荒”为何屡屡出现?据统计,我国人口献血率仅为0.84%,远远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即使本轮血库告急得以缓解,我们也不能不思考:如何点燃公众持续献血的热情,让血库不再告急?

  本版从今日起推出“血荒的背后”系列报道,试图为此求解。  

  11月8日,立冬第二天。

  从节气上讲,立冬意味着冬天的到来,而对血液收集来说,常常也意味着献血淡季的来临。人们户外活动减少,走进街头采血车的献血者数量也随之降低。血库告急,有可能随天气的日渐寒冷而更趋棘手。

  “重庆的全血收集前段时间很紧张,这两天稍好些,成分血收集则是一直都很紧张。总体来说,形势依然很严峻。”在重庆市血液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不过在这里,记者却结识了一位“资深”的献血者。他叫李建辉,30岁,自由职业者,自2005年第一次献血以来,短短5年间他在重庆的献血次数已达35次――这还不算他出差时在外地献血的次数。

  “用我自己的血去救别人,不管结局如何,至少我尽力了。”

  记者见到李建辉时,他正躺在采血室的床上。通过导管,他的血液被输入血细胞分离机,分离机过滤分离出需要捐献的血小板,血液中的其他部分则输回体内,这就是献成分血。“没什么感觉,在这里看看电视,看看报纸,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李建辉说。

  说起第一次献血的经历,李建辉记得很清晰:“那是2005年,我到兰州出差,看到兰州西站外面的献血车,觉得有些好奇,就走了进去,献完之后也没什么反应。”

  李建辉的“献血之路”从那时便开始了。根据有关规定,两次献全血的时间间隔不能短于6个月,献成分血的时间间隔不能短于1个月。“前两年都是在献全血,间隔都满了6个月,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用血者负责嘛。”李建辉说。

  自2007年开始,李建辉开始捐献成分血。一天,他和爱人到重庆的解放碑去逛街,在路边看见采血车就走了进去,采血人员在对他的血液进行初检之后,建议他捐献白细胞。得知重庆的血库中白细胞比较紧缺,李建辉便跟着采血人员来到重庆市血液中心捐献白细胞。  

  “一开始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大家都躺在那里,采集过程得花1个小时。当时我想,既然来了就献吧,献完之后身体也没啥子不舒服,也就放下了心。”李建辉笑着说。

  从那之后,李建辉基本上每个月都来血液中心献一次成分血。“去年耽误了一个月,今年因为出国耽误了两个月。”记者注意到,在李建辉看来,没有完成献血是“耽误”。

  对于如此频繁的献血,李建辉身边有些朋友很难理解。但李建辉说,“用我自己的血去救别人,不管结局如何,至少我尽力了。仅此而已。”2008年之后,他献血时便不再办理献血证了,献血不留名,不为利。  

  “我们现在的宣传还是不到位,只喊口号,什么‘献血无害’啦,过于简单。”

  “这里工作很规范,针头用完了就烧掉,血袋什么的也都是一次性的,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卫生健康问题。”对重庆市血液中心的工作,李建辉很是放心。

  和以前相比,现在的采血输血条件有了很大的进步。“上世纪90年代还不一样,那时候很不规范。有次母亲做手术需要输血,就到处临时找血源。找到了输血者后,连上导管就开始输,必要的检验都没有。”李建辉说。 

  说到社会上有些人担心献血会对自身健康带来影响,李建辉以自己为案例反驳了这样的观点。“完全没有必要担心,献血还对人身体有好处呢,加速新陈代谢嘛。我现在身体就好得很。”这话不假,李建辉最喜欢的休闲方式是自驾游,去年他还曾经和朋友一起开车到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去过。

  然而,李建辉同时也认为,社会上存在那些担心,也有客观原因。“我们现在的宣传还是不到位,只喊口号,什么‘献血无害’啦,过于简单。必须要认真细致地解释清楚,相信大家明白了之后,自然会对献血打消顾虑。”

  “让献血者明白血的去向和用途,才能让献血者放心地把血捐献出去。”

  对于“血荒”,对于献血热情不高的问题,李建辉也有着自己的思考。

  “献血者献完了血,他必然想了解这个血去了哪里,怎么用了,有没有起到作用,会不会被浪费等等。这就需要有个公开透明的机制,让献血者明白血的去向和用途,才能让献血者放心地把血捐献出去。”李建辉说,“群众如果对此不了解,决定是否献血时便会有很多顾虑。”

  对此,重庆市血液中心献血服务科主任夏代全解释,“对于献血者献出的血,我们现在是有一个追踪机制的。具体到每一袋血,流向了哪个医院,这些都能查得到。至于医院用在了哪位患者身上,由于涉及到患者的隐私,并不方便继续追踪。”

  根据有关规定,献血1000毫升以下时,本人3倍报销医疗用血;献血1000毫升以上时,本人可无限量用血;父母、子女和配偶可以报销献血等量的医疗用血费用。李建辉认为,国家对无偿献血者的政策是好的,不过现在的报销程序过于复杂。“献血者是带着无私的精神做了贡献的,但当他享受权利的时候却要遇到很多门槛。”

  由于不同地区血库之间并未建立联网系统,信息无法共享,献血者在献血当地可以查到献血记录,但在异地用血就会遇到很多麻烦。李建辉告诉记者,有些献过血的朋友去报销医疗用血费用时,要在不同地方不同部门之间跑来跑去,不仅花了很多钱,还遭到很多冷遇。

  在韩国、日本旅游的时候,李建辉还曾走进当地的血液中心参观。“他们的献血点,让人觉得特别温馨亲切,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一对一服务,真正让献血者感觉受到了尊敬和重视,这才是激励大家无偿献血的根本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