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热点 能源环境 生物医药 食品安全 材料化工 专题 低碳 法规 产品 百科商城 仪器谱 耗材谱 试剂谱 Webinar 前沿Lab 下载 群组 群组论坛 博客 会展 产经 移动检测 搜索 帮助

国家重大科学工程急需高端技能人才

TAG: 职业教育

  科学家缺乏得力助手

  “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出现了高端技能型人才荒。”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高功率激光物理国家实验室工程师林尊琪在宁波参加两院院士职校行暨浙江省重点地市职业院校改革和发展座谈会时语出惊人。

  林院士讲述了一个故事——他的团队在工作中要使用一种面积在0.5平方米以上、重量在六七十公斤的晶片,峰谷中间值要求在0.2微米~0.25微米之间,晶片怎样安装一直困扰从事高功率激光研究的“高材生”。

  实验室里的很多学生纷纷提出用胶进行安装与固定,但实践证明这种方法行不通。因为高功率激光的散射会把安装晶片的胶蒸发掉,并造成晶片的破坏。后来,林院士把这项任务交给中科院上海光机所里的一名职校毕业生邵平。不到一个月,这名职校生就找到一种新的支撑办法,解决了困扰众多“高材生”很长一段时间的难题。

  这个故事引起了现场很多院士的同感。“拿了博士、硕士证书有什么用?至少我就不认。”俄罗斯联邦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刘说安说,他在某大学访问时发现,博士生、研究生对水龙头漏水之事很多束手无策,最后只有打电话叫来水暖工,10分钟就能搞定。

  “从表面上看,国家大科学工程往往是由研究型人才唱主角。实际上,细节决定成败。大科学工程中高端技能型人才跟不上去,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林尊琪院士说,职校毕业的邵平是直接从工厂车间调至国家实验室,并成长为该实验室六大子系统的负责人之一。但是,这毕竟是凤毛麟角。因为,现行的教育、科技制度与机制把一大批高端技能型人才拒绝在国家重大科技工程大门之外,“使得科学家缺乏得力助手。”

  谁来培养科学家的得力助手

  “现在,不管是工业企业,还是科研单位,对技能型人才尤其是高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863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孙承纬说,上个世纪50~60年代,我国学习苏联高等教育培养工程师、科学家的模式,专业教育时间都相当长。如今,高校中不管哪个系、什么专业的学生,花在英语、计算机上的时间很多,使得接受专业教育的时间很短。在研究生阶段,又得把很大一部分精力用来弥补学生专业教育的不足。

  此外,过去国家教育体系中有中高等专业技术学校,现在相当一部分学校都升格为高等学校,或者一些地质勘探、机电技术、电子学、光学以及医疗卫生等院系合并到普通高校里,导致高端技能型人才培养主体缺位。孙承纬认为,高等专科学校热衷升格本科,去做研究型人才培养梯队的“凤尾”,中专升格为大专,都有揠苗助长之嫌。

  孙承纬院士说:“航海、航天与尖端武器装备等国家重大科学工程研究,与第一、第二、第三产业一样面临高端技能型人才‘短板’的难题。”科研单位由于体制、机制方面的限制不能敞开招人,越到后面招人名额越少,门槛从本科到硕士、博士研究生越来越高,导致最后进来的都是一些博士研究生。

  “科研单位并不是把一堆博士研究生放在那里就可以搞科研了。”孙承纬院士认为,科学研究尤其是做实验研究的“高材生”,有时候队伍一拉起来就是一两百号人。然而,电子学、光学等各种仪器设备、机械装备,都需要高端技能型人才来操纵。如果只能招录博士研究生来做助手的话,实验研究有时很难做下去。

  李家明、董石麟等院士同德国科学家交流后发现,在德国国家实验室里,有一批职业学校培养的高端技能型人才在工作,他们帮助操作实验室里的各种精密设备。

  国家重大科学工程中迫切需要的高端技能型人才从哪里来?孙承纬院士自问自答地说,实践证明对高等学校毕业生进行“回炉”补技能的模式是行不通的,因为很多实践技能与经验是补不出来的,需要长期在生产一线进行磨炼。院士们盼望有资格和有实力的高职院校专门针对国家重大科学工程需求,培养一批高端技能型人才填充到科研队伍中去。

  一个不重视高端技能型人才培养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一个国家若不重视技术工人、技师、高级技师的培养和使用,不认真对待职业学校培养出来的各类中、低级技术人才,这个国家就没有希望。”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说,前不久,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老师给他来信反映,某铁路局从2010年开始停止招收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单方面取消用工合同。“这种不合理的政策违背了铁路发展养、用、管、修所需的各种高、中、低级技能人才配套的规律。”

  “国家要富强,‘蛋糕’要做大,靠的是做‘蛋糕’的人才,而不是会分‘蛋糕’的人。”王梦恕认为,我国人才的培养不能只重视文凭,培养只会写“垃圾论文”的人才,应该是理论联系实际,能够解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难题,既能动手又能动口的全才。

  当然,职校生成长为大科学家也有可能。

  孙承纬院士举例说,苏联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巴索夫就是一名技工。巴索夫从技工学校毕业后一边做氙灯,一边自学物理学的东西,上个世纪40年代进入苏联科学院物理所,1964年与苏联另一物理学家普罗霍罗夫以及美国物理学家汤斯一起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全球著名自动步枪AK-47的发明者、“世界枪王”卡拉什尼科夫是一个武器试验场的技术员。

  “前苏联有很多这样的中专毕业生,没有多大的‘学问’,却对该国核武器、导弹、航天等军工产业发展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并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科学家。”孙承纬院士说。

  中国科学院院士闻邦椿说:“职业教育3年的专业设置肯定培养不出高端技能型人才,迫切需要延长专业学习年限与层次。”因为现代制造业要求数控机床、模具设计、机械电子以及车辆维修等方面的知识非常广,技能非常深,年轻人要在两三年内全面掌握这些知识、技能是十分困难的。同时要给青年技能人才进行理想教育。“没有理想就没有人生目标,没有志向人生就没有真正的开始。”闻院士说。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在会议现场代表教育部与全国职业教育战线回应说,两院院士提出国家重大科学项目迫切需要高端技能型人才参与的意见与建议,给职业教育作了一个很好的定位,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职业教育是培养高端技能型人才的教育,而不是培养廉价劳动力的教育。

qrcode http://www.antpedia.com/news/21/n-170421.html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查看和分享:

TAG: 职业教育
按关键词搜索: 职业教育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