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企业环境污染事故埋单?

2010-7-23 18:14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
收藏到BLOG

  近日,一系列的公共环境污染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紫金矿业(5.72,-0.02,-0.35%)在 7月3日发生污水渗漏后,7月16日又发生第二次渗漏,而同一天,大连新港至中石油大连保税油库输油管线在油轮卸油作业时发生闪爆,造成管线内原油泄漏发生火灾,引发管廊道管线爆裂,少量原油和污水流入海域。这两次污染事件都给生态环境带来了严重的危害,在大连,一名士兵甚至在清理污染的过程中献出了宝贵生命。

  紫金矿业:在污染旋涡中壮大

  紫金矿业最终披露位于福建上杭的紫金山铜矿污染事件状况,是在造成福建汀江重大污染9天后,面对外界质疑,紫金矿业证券部总经理赵举刚语出惊人――此举是考虑到“维稳为重”,担心引起当地民众的恐慌。

  据初步测算,该铜矿外渗污水量约9100立方米,目前这一事故已导致当地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汀江部分江段恶臭弥漫,已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破坏。而就在16日晚,紫金矿业再次泄露500立方污水。

  15日晚,由环保部和福建省环保厅、龙岩市政府及环保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公布了紫金矿业污染事故的三点主要原因。据联合调查组介绍,通过对福建紫金矿业集团所属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渗漏致汀江污染事故进行的调查,认定此次事件是一起由于企业污水池防渗膜破裂导致污水大量渗漏后通过人为设置的非法通道溢流至汀江而引发的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紫金矿业是中国最大黄金生产企业和第二大铜生产企业,是全球500强企业之一。由于近年在海外开拓新的黄金矿藏屡屡受阻,铜正成为其越来越重要的利润来源。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黄金生产企业,紫金矿业在近10年中屡屡与环境丑闻联系在一起,也一次次涉险过关。2008年11月,紫金矿区江对岸的上杭县珊瑚乡彩坑村9个养鱼户,曾发生鱼类异常死亡。紫金公司至今未承认这次事件跟他们有关;2009年4月,紫金矿业一处回水系统发生泄漏事故,引起部分当地居民呼吁“坚决取缔这个矿”;2009年底,福建龙岩市环保局连收到两封投诉信,直指“紫金矿业污染武平下村村矿区水源非常严重,连池塘的鱼都死了”,国家环保部也曾在今年5月对紫金的环保问题进行过通报。然而即使这么多问题,紫金的环境事件依然屡禁不止。

  这一次紫金矿业显然已经无法再逃避,20日该集团发布公告,对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待处理污水渗漏导致重大突发环境事件向社会道歉。紫金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在向社会发布的正式道歉信中表示,这次事故给企业和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究其原因是公司没有处理好经济发展、生态环保和群众利益的关系。

  事实上,紫金矿业多年来一直在污染的旋涡中发展壮大。当地居民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指污染问题与地方政府保护有直接关系。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一直为福建省的贫困县。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该县近几年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上杭县财政局局长刘实民证实,上杭县财政过度依赖紫金矿业,结构单一,风险很大。他指出,上杭县近几年来的财政总收入一直在增长,这与紫金矿业密不可分。当地政界人士对此有非常形象的说法:尽管紫金矿业是上市公司,但众多机构的设置如同缩微版的县政府,大到战略决策,小至人事任免,多数要由当地政府来拍板,而企业高管只负责具体经营业务。或许正因如此,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毫不避讳地说:“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负责。(围墙)之外的事情,由政府负责。”

  可见,紫金污染事件也许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正是有了这些地方官员与矿企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许才使得紫金矿业在面对一系列环保问题的时候,依然能够我行我素。

  漏油事故:引发次生环境灾害

  7月16日18点左右,中石油大连大孤山新港码头一储油罐输油管线发生连续爆炸起火事件,至17日晨8时,大火在燃烧15个小时后被扑灭。此次事件初步查明系大连一艘30万吨级外籍油轮卸油时引发输油管线爆炸,并造成原油泄漏。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都作出批示,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赶赴事故现场指挥灭火工作。

  何以一起输油管道起火事件引起了中国最高领导层的关注?安邦研究人员分析认为,此次事件警示了中国在石油储备安全管理上存在的风险。

  这次发生爆炸起火的输油管,是中石油在大连新港储油罐的输油管线。但更重要的是,与此次爆炸一路之隔的,就是中国石油(10.55,0.06,0.57%)天然气集团大连石油化工公司国家石油储备大连原油基地工程,爆炸发生的火势甚至一度对国家战略石油储备构成了威胁。大连新港正是国家第一期4个战略石油储备基地之一,其他3个基地位于宁波镇海、浙江岱山和山东黄岛。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新港的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基地(国储油基地)占地面积73公顷,储油量为300万立方米。从新港石油储备布局来看,即使发生爆炸的输油管线不属国储油基地,也对国储油的安全产生了很大威胁。

  安邦研究发现,此次事件暴露出大连新港码头储油罐在安全风险防范上存在明显的漏洞:密集的储油罐区缺乏足够的泡沫灭火设备;油库布局没有为严重火灾事故留下足够的消防间;储油区的设备控制系统在设计上存在风险;在高安保要求的密集的储油罐区,竟然还建有度假村。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海域的污染源大多来自于船舶溢油。从1994年至2003年,10年间,中国沿海水域发生的溢油量50吨以上的事故就高达30起。

  目前为止,大连新港输油管线爆炸起火事故,已造成附近海域430平方公里的海面污染,而这次事故引发的次生环境灾害处置难度较大,大连海洋渔业专家目前正在评估海面污染给海洋生物、渔业养殖和渔业捕捞造成的损失。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认为,BP最终会为原油泄漏事件付出700亿美元的代价。安邦分析研究认为,因为英国石油的漏油事件,BP很可能会变成一个二流公司,跌入万丈深渊,而中国的企业如果只需要追究一下领导责任,没有严重的处罚,今后的企业还是会对环境问题抱着侥幸心理:不出事当然好,出了事解决好了也能变成“好事”。不管是紫金矿业还是大连漏油事件,都暴露出中国环境保护体制与问责体制的重重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