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el奖获得者ESI源发明人John Fenn逝世

2010-12-13 11:34 来源: 分析测试百科
收藏到BLOG

  2010年12月10日,曾因在大分子分析领域进行革命性研究的、获得2002年Nobel奖的弗吉尼亚联邦大学(VCU)化学教授约翰B ·芬恩(John B. Fenn)博士,于今日逝世,享年93岁。

  12月10日同时也是2010年Nobel奖在挪威奥斯陆的颁奖日,Nobel奖每年都在12月10日颁奖,这一天也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逝世纪念日。

  Fenn博士获得了Nobel化学奖,他发明的革命性技术可以使研究者以前所未有的精确度检测和表征如蛋白质这样的生物大分子。该技术被称为电喷雾电离(electrospray ionization)。如今该技术被应用于全球的实验室,来迅速和简便地揭示出一个样品中含有什么蛋白质,该技术对新药研发具有革命性的意义。


  在2002年的Nobel奖颁奖典礼上,Nobel化学奖评审委员会的Astrid Graslund教授说:在Fenn成功地通过质谱来测定天然的大分子蛋白质后,Fenn称自己只取得了一个“较小的革新”。而其实在此之前,仅有小分子或中等分子量的蛋白质能够被质谱鉴定和测量。

  “我在这方面只是有很多运气。”Fenn在那天说,“事实上,科学领域有很多运气。要成为成功的理论家,你必须非常棒。要成为成功的实验学家,你必须有运气。作为一个实验工作者,你可以靠踢许许多多的石头生活,然后,如果你有运气,你将会有所发现。”

  VCU总裁Michael Rao博士说,Fenn对科学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他代表了在VCU,存在很多高水平的巨大潜力。”

  在获得Nobel奖5个月后,Fenn被选入美国国家科学院。能进入国家科学院被认为是给予美国科学家或工程师的最高荣誉之一,他们是那些在原创性研究中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

  “John Fenn是那些卓越科学家的代表,这些科学家的发现为研究开辟了全新的领域,比如John Fenn对蛋白质组学具有卓越贡献,蛋白质组学是后基因组时代的重要标志科学。“VCU生命科学的副教务长Thomas Huff博士说。

  “John Fenn总是慷慨地、随时为学生和同事的讨论贡献自己的时间,”化学及人文科学学院代理院长、化学系教授Fred Hawkridge博士说, “获得Nobel奖后,John在这点上从没有变过。有John来做16年来的同事是VCU的幸运。”

  VCU的化学系主任Scott Gronert博士说,Fenn被化学系所有的教职人员爱戴,甚至在他90岁后他还几乎每天工作。

  “他对科学永无止境的激情、他对争取做正确的事的奉献精神和坚定意念将会被人们永远地怀念。”Gronert说。

  Fenn在耶鲁大学毕业20年后,1994年作为分析化学教授加入VCU的化学系。他也是VCU的工程学院化学工程系的联席教授。

  “对于一个如此之大智慧的人,John是非常平易近人的。他的谦逊和良好的幽默感使他乐于鼓励很多人,” VCU工程学院的院长Russell D. Jamison博士说。

  Fenn在VCU的最新研究是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支持的,测量分子和水的亲和力和分析颗粒物,这些研究可能在某一天能告诉我们,大气污染物是如何引起疾病的。

  2007年6月,VCU在化学系建立John Fenn Chair Professorship(教授主席),以表彰John Fenn对研究的贡献。

  Fenn在1937年从Berea大学化学系获得硕士学位,1940年从耶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在密歇根州的孟山都化学沙普尔斯(Monsanto Co. and Sharples Chemical)工作了数十年,然后在一个从事内燃机实验的小公司Richmond工作了7年。1959年,他被任命为SQUID项目的研究主任,SQUID项目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进行的美国海军在喷气推进方面的基础和应用研究,在那里Fenn成为了航天与机械科学教授。

  Fenn在1967年以教授身份加入耶鲁大学应用科学和化学系,在那里工作了13年。从1980年到1987年到退休,他是化学工程系的教授。在1987年他被耶鲁大学命名为名誉教授继续从事研究,直到1994年到VCU。

  他还担任意大利特伦托大学、东京大学、班加罗尔印度科学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的访问教授,并作为其它几个机构的杰出讲师。他撰写了一本著作,发表了超过100篇论文,并是19项专利的唯一或共同发明人。

  

  ASMS的现任主席、普渡大学化学系的Scott A. McLuckey说,“2002年获得Nobel奖后,John在85岁高龄时仍继续为科学界贡献,他对全世界各地发给他的演讲邀请几乎都没有拒绝。他是一位绅士、一位学者、一个楷模、一个领袖,他总是挤出时间和每个人讨论他对科学和生命的挚爱。带着他极强的幽默感,John启发了他周围的人,他们将John作为导师和朋友。他将被深深地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