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江流域6月底铜严重超标 渔民转产困难重重

2010-7-23 18:09 来源: 中国日报
收藏到BLOG

  紫金矿业渗漏污染汀江流域持续19天,沿岸渔民最近一段时间陆续领到政府补偿款。据检测资料显示,早在6月底汀江水质就受污染,铜在0.05 mg / L到0.075 mg/L,严重超出渔业养殖规定标准。

  目前,尚未有权威部门出来认证汀江水质是否可以继续养鱼,汀江流域的龙岩上杭县、永定县渔民集体“失业”在家,思考未来生计出路。下都乡璜溪村38岁渔民丘永禄说,“网箱养殖里共12万斤鱼,保守估计至少能赚20多万元,可如今一无所有。”

  丘永禄说,“如果没有污染这件事,我计划好买车子,房子就不会又遥遥无期。”这不经让人想起,在6月23日之前发生的网箱养殖大面积鱼死亡的原因。

  当地渔民向中国日报记者出示一份由广州市农业标准与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有两份璜溪村养鱼库湾河水水样,送样日期都为6月23日,报告里提到检测项目有销酸盐、总铅、总铬、铜、锌、钠、氰化物等,其中铜检测结果为0.057 mg/L,硝酸盐为0.74 mg/L,钠为4.97 mg/L。

  另一份水样报告里提到,铜检测结果为0.075 mg/L,硝酸盐为0.44 mg/L,钠为3.18 mg/L。同日在广东的另一家广州分析测试中心的检测报告里检测出,铜<0.05mg/L。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水质标准规定铜标准值是≤0.01 mg/L。  

当地渔民在空荡荡的网箱养鱼场里

  6月底铜超标出现过大面积死鱼

  作为上杭县最大网箱养鱼示范基地,这里100多户居民有70多户都是渔民。丘永禄说,

  6月份鱼出现问题后,请来了畜牧水产养殖、饲料厂、鱼药厂的专家,都查不出什么病,只说不是水有毒。可这以后鱼越死越多,直到如今网箱里一条鱼也没有了。

  《中国日报》7月16日头版报道:早在6月5日,上杭县磺溪村渔民丘永禄就发现网箱中的鱼开始出现拒绝进食和冒顶现象。10天之后的6月15日,由于暴雨的袭击,鱼群开始出现大面积死亡。然而,直到一个多月后的7月12日,丘永禄才被告知是位于汀江上游的上杭县紫金矿业发生了污水泄漏事故,才导致他的鱼塘遭受了灭顶之灾。

  受到紫金矿业泄漏事件的影响,上杭县下都、中都乡、峰市乡和永定县的洪山乡沿江村庄都受到了影响,鱼类大面积大量死亡。“6月初就发现鱼的不断死亡,起初以为是生病了,所以我去买了很多鱼药,但过些日子后,情况更严重了。” 该村渔民邱文虎对记者说。

  汀江流域两县赔偿方案不同引争议

  污染事件发生后,汀江流域受灾最严重的上杭县和永定县政府部门组织渔民进行了打捞,并对渔民进行了赔偿。但上杭县出台的赔偿方案却引发了当地渔民的不满。

  据记者了解到,上杭县政府的赔偿方案是,不管死鱼、活鱼都是每斤6元赔偿。而永定县按照平方米和鱼种的计算赔偿的方案。当地渔民认为永定县赔偿更科学,更合理。最让下都乡璜溪村渔民们不能接受的是,6月24号之前已经出现大量死鱼,渔民自行打捞了上来,但是这些鱼只有20%被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尽管当地渔民提出了很多的反对意见,但是上杭县赔偿方案并没有改变。

  “政府赔偿款34万今天已经汇到我账号上了,但先前向上杭农村信用合作社借款20万元随之扣除。现在所剩无几了。我的借款是明年4月份才到期。”丘永禄说。向丘这样的渔民在当地普遍存在。   

  渔民转产困难重重

  除了当地的渔业养殖受到重创外,又有哪些相关的产业链受到影响?在漳州水产批发市场的马经理说,现在鱼类进货很紧张,草鱼比平时贵了一块,卖到6.2元左右,还供不应求。以前上杭的鱼销售到漳州、厦门、福州、广东,最远到天津、上海。如今,再无人问津。

  做了4年的渔民邱文虎对生活依然有着美好憧憬,这次他损失也很惨重,他的赔偿款还没有到位。他告诉中国日报记者,“我希望自己能一辈子做渔民。”

  对于如果汀江流域不能继续养鱼,部分渔民希望政府能够安置他们转产。6月中下旬,上杭县政府在洪水过后出台了鼓励养殖渔民进城务工的通知,可在丘永禄觉得不大现实。他说,“我都快块40岁了,年纪也大了。企业老板也不想要一个负担这么重,家里有小孩和老人。现在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培训。”

  丘永禄说,实在没有办法,自己会去厦门重新做出租车司机。如今,对于当地渔民最大心愿,就是当地政府部门告诉他们,汀江流域是否还能养鱼?什么时候?(中国日报记者 程盈琪 见习记者 朱兴鑫 编辑 裴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