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CBD区流行“黑快餐” 白领称光顾实属无奈

2010-7-26 11:00 来源: 广州日报
1773 收藏到BLOG

  一辆破旧三轮车就是一个流动的快餐档,十元钱就能吃到四荤一素;执法人员一到,热闹的摊档几分钟内一哄而散……

  位于福田区的深圳CBD中心区写字楼数量众多,因为快餐店配套不足,数量庞大的白领就餐成难题。巨大的市场需求引来大量的流动快餐摊档。每到早中餐时,用三轮车装载的各式快餐充斥着CBD片区的街头巷尾,这些便宜又好吃,品种还很丰富的快餐大受青睐,但其令人担忧的卫生状况却被人们所无视。连日来,记者来到此处,对其周围现状进行深入了解。

  现象扫描:

  一条街十二档流动早餐

  流动餐车和城管打游击

  每天上午8~9时正是白领上班时间,福田区CBD出现了两条品种丰富的“早餐街”。在兴业银行大厦前面的人行道上,摆着小车的各式早餐档共有12个,政府放心早餐工程的金谷园早餐车也被“淹没”其中。在福中一路的人行道上,也同时聚集着7家小推车早餐档。

  商贩们将三轮车或自行车停好,一边煎炸饼类面点,一边吆喝过路行人。车上卖的早点品种齐全:煎饼馃子、玉米、包子、肠粉、炒粉面、粥、鸡蛋饼……记者走近一辆生意红火,煎制着各类香饼的三轮车发现,残留着斑驳油漆的旧车头挂着一个旧油瓶,里面装着色泽暗黑的油。葱、肉片、面粉等煎饼的材料就在旁边的铁盒里敞开放着。赶时间的上班族买了早点就步伐匆匆地去上班,没有发现小三轮车四周盘旋的苍蝇昆虫。

  突然,旁边的肠粉摊老板转过头,对正招呼着顾客的饼摊老板吼道:“快点收拾,有人来了!”女老板慌忙地拾捡起摊子,带上所有的家当“哐当哐当”地离开,不到几分钟便不见踪影。

  “这两天城管查得多,来这里摆卖的人算少了。”在这里卖金谷园早点的刘阿姨说,她一个月能赚两千元,“旁边乱摆卖的人赚得更多。城管一来他们很快就走了,等城管走了,他们又出现,已经很有经验了。”

  中午12时半是午餐的高峰期,随着执法人员的离去,成群的自行车、三轮车又开始陆续出现,随意地摆放在路旁,生意非常红火。

  十元能买四荤一素

  23日10时45分,两三个白领和五六个民工陆陆续续地走到这里,在路旁等候着。10时55分,一位壮汉骑着一辆载满盒饭的自行车停到路口,周围久等的人群马上一拥而上。短短十几分钟,这辆自行车已经卖了二十几个盒饭和几瓶冰冻啤酒。最便宜的5元一盒,里面的菜品种丰富,有鸡肉、鸭肉、鸡腿、回锅肉、白斩鸡、荷包蛋可供选择。“中午一般都吃这个,又便宜又好吃,而且这么近很方便,”坐在一旁吃得很尽兴的工人小王向记者说。

  就在这段时间,其他地方陆陆续续也来了很多载着盒饭的小三轮车。民田路上是两、三家的小三轮叫卖着香瓜、苹果、木瓜,在一号路、二号路、四号路和七号路上分别有三、四家的小三轮时而在四处转圈时而停驻地叫卖着10元的快餐,顾客可以选择四荤一素的搭配。而其他类型的快餐,如炒粉炒饭、凉皮凉面和肉夹馍等三轮车都集中在兴业银行与工商银行之间的一号路道上。

  白领心声:

  光顾“黑餐车”实属无奈

  记者发现,向这些流动餐车购买快餐的除了附近工地的建筑工人,还有为数不少的白领。在新华保险大厦工作的小李中午偶尔会自带饭菜在公司热一下,有时则去附近的快餐店里吃,但更多的还是跟其他业务员一样点外卖。“附近那些大酒店表面上很干净,实际上你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用地沟油。只要不是自己做的,看不到他用的是什么材料,只好眼不见为净,吃饱了就行。大酒店都是高消费,别说午饭吃不起,连早点也很贵。”

  在一号路工商银行门口的炒饭摊前,在工商银行工作的陈先生把吃了一半的炒饭放回小摊,向摊主抱怨了几句就离开了,而摊主竟也没有异议,马上带着剩下的半盒饭离开了。“刚吃几口就觉得味道不对劲。你看那壶油,也不知道有什么问题。”陈先生向记者说,前些时间也吃过一次这种东西感觉有问题,还打过电话给工商局投诉,可没什么回复。但是,陈先生跟很多其他人一样,照样只能继续光顾流动小摊,并相信他们“大部分没有问题”。有光顾流动餐车的白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走鬼快餐车卖的东西味道好吃,又不用排队那么麻烦,而且又便宜实惠,所以才会受到欢迎,至于卫生问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估计不会出大问题。

  采访中,一位月收入4000元上下、在附近上班的一位年轻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早餐到一些正规的中西式快餐连锁店吃,平均要花8元左右,午餐如果不要汤,花费大概15元,一个月吃饭需要花费四五百元。“算起来还可以接受,但吃的东西难吃又没营养。”

  而如果想吃得稍上点档次,可以选择到北海渔村、顺记酒楼这些酒店吃饭,正常情况下一顿饭人均需要花费五十至一百元,一个月的午饭钱则需要1000~2000元,这对于一个普通员工来说负担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