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乔装暗访揭开潲水油生产黑幕 流入当地餐馆

2010-8-03 16:04 来源: 江西日报
750 收藏到BLOG

这里,正是记者乔装暗访的目的地——人们深恶痛绝的潲水油生产黑窝点

  8月2日中午时分,天气闷热。从新建县望城镇政府出门右行至1000米处,有3家依山而建的养猪场,掩映在树丛中,十分隐蔽,如果不仔细寻找,难以发现。

  养猪场所在地三面环山,四周被一人多高的围墙环绕着,墙上的简易风扇转个不停。由于长期受油烟的熏烤,墙体上已凝结一层又厚又黑的油渍。

  这里,正是记者乔装暗访的目的地——人们深恶痛绝的潲水油生产黑窝点。(注:潲水油是用剩饭剩菜等餐厨垃圾加工处理而成的油脂,含有大量的细菌和毒素,一旦被人食用将对人体产生很大的危害。)

  【知情者说】

  有人大炼潲水油

  8月1日,在知情者的悄悄带领下,记者进入新建县望城镇孔家山。

  孔家山周边分属湾里区、新建县、红谷滩新区管辖,属于插花地带。这里山林茂密,地理位置十分偏僻,一条简易、坑洼不平的山路是进山的唯一通道。

  一路细看,发现路旁有数个农家大院,全部依山而建,但家家都是大门紧闭。一农家大院里,时不时传出猪的叫声。“养猪场?”记者问知情者。

  “你只说对了一半,里面既是养猪场,又是潲水油加工黑窝点。”原来,养猪场老板用三轮车从城里宾馆、饭店将潲水拉回后,先将一桶桶的潲水放入锅中,下面生火加温,随着温度的不断上升,潲水中的一层油就漂浮到最上面。老板用铁勺将上层的油捞出来倒在一旁黑乎乎的大铁桶里,再将下层沉淀的潲水用来喂猪,真可谓“一举两得”。

  “这地方有山林遮挡,很隐蔽,不容易被人发现。养猪场老板靠提炼潲水油赚了不少黑心钱,危害人的健康,不能放过这些人。”知情者对此义愤填膺。

  知情人离去后,记者观看一会儿后也悄悄退了出来,寻找着采访办法。

  【佯装购油】

  烈日下出击获铁证

  8月2日上午,为安全起见,记者一行数人分工后展开行动。

  前往孔家山的道路上,几乎见不到行人与车辆。数十米长的道路两旁,3家养猪场依次排开。虽然大门紧闭,但通过门缝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个砖垒的简易灶台,灶台旁边,是一个个竖着的大油桶。微风吹过,一阵阵恶臭透过门缝扑鼻而来。

  经过观察,3家养猪场内的场景基本相同。中午时分阳光强烈时,料定不会有人经过的老板现身了,他打开大门给猪通风,阵阵臭气让藏匿的记者的肠胃翻腾不止。

  靠近右边的那个农家大院面积挺大,里面别有洞天,五六排猪舍一字排开。刚吃完中饭的老板和老板娘正在房间里休息。趁此机会,记者“溜”进院内,看个究竟。

  穿过炼潲水油的灶台,院内的几棵大树旁,是一个个已拧紧的大铁桶,旁边那些敞开的白色大塑料桶里则盛满潲水。见生人到来,被链子拴住的两条高大凶猛的狗狂叫起来。棚内有两个灶台,放着两口大锅,锅内沾满厚重的油垢,两个黑乎乎的大锅中间的灶台上还放着一盆冷却的油。

  在另一个养猪场,推开一扇虚掩的门,一男子正在休息。记者谎称自己是老板,想收购潲水油。男子指了指旁边的一扇房门:“想收购油,找老板娘。”老板娘闻声出来说,油有专门的人上门收,别人早就订了。

  话音刚落,一个穿黑衣的壮实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闯进大院,此人正是猪场老板。记者故意说,收购的价格比别人高,黑衣男子对此感兴趣,并带着记者看货。货藏在一间黑屋中,灯拉亮后,十多个大铁桶赫然在目。铁桶高至成人胸部,其中4个大桶已装满潲水油,黑乎乎的。黑衣老板拿起一个铁勺,舀出后,又慢慢倒入桶内。“你看,这油多亮,多香,里面还含有一些猪油。”记者细看,油其实又黑又臭,令人作呕。

  黑衣老板说,一大铁桶油重175公斤左右,每公斤以4元的价格卖给一个来此收购的老板,“都是晚上来收购,白天怕出事。”黑衣老板说。

  记者开出每桶油800元的价格,黑衣老板决定把油卖给记者,急着要记者的手机号。

  “你是湖南人吧?在这块地盘上,我说了算,你来收购,保你安全,谁也不敢来这里撒野。”黑衣老板拍着胸脯对记者说:“等我炼够了10桶油,你再来拉货,到时我打你电话”。

  “这不是成品油,‘炼油厂’还会进行精加工,然后才销售到各个餐馆和菜市场。”黑衣老板告诉记者。

  【员工报料】

  潲水油流入餐馆

  在另外一家养猪场,记者发现锅里的潲水正在翻腾,上面漂着一层油。几名员工把上面的一层油舀到旁边的桶里。记者发现,灶台边已有10多桶满满的潲水油,每桶约重200公斤。

  一名员工告诉记者:“你找到了王老板,就等着发财吧,老板不仅利用潲水油加工成食用油半成品,还将市场上弃用的猪皮、猪下水加工成食用油。”他还说,从市场运来死猪肉以及猪皮炼油,再将猪油供应给附近餐馆。炼油点每天上午11时之后开始生火,将用小三轮或自行车运来的发臭的猪肉、猪皮放入锅中炼油。老板已在那里炼了几年油。当记者问其炼出的油做什么时,该员工说,猪油大部分都让市区小餐馆老板买走了,每天都有人来取油。

  当天下午3时许,一名男子骑着三轮车偷偷来到窝棚附近,用一个胶壶装满油,然后提上三轮车,沿着窝棚附近的工地快速离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随后,记者将暗访情况告知新建县望城工商分局。

  【执法行动】

  当场查封潲水油

  接到记者举报,新建县工商局望城工商分局执法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当场查处了两个加工潲水油的黑窝点。在一个黑窝点,有60多桶已经加工好的潲水油被封存,老板是新建县流湖乡人;在另一家姓王的作坊里查封了4桶垃圾油,老板为新建县省庄人。

  望城工商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作坊老板承认加工潲水油,但只是自用,没有外销。下一步,工商部门将向当地政府汇报,多渠道深挖潲水油的去向。

  据该负责人介绍,利用养猪场加工潲水油,不容易引起市民和有关部门的注意,加上一些炼油场老板都将窝点藏身在比较偏僻的山区,更是难以发现。

  该负责人说,用潲水炼出的油不但卫生达不到标准,质量也存在极大问题,食用后,对人体有较大伤害。目前,政府部门在大力打击这种违法行为。这些作坊规模小,流动性大,“打一炮换个地方”,虽然执法部门出动大量人力物力严厉打击,但因为有市场的存在,这些小作坊仍然屡打不绝。他表示,工商部门只要接到投诉,一定全力查处潲水油加工黑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