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大学该有怎样的质量观

2011-10-10 15:37 来源: 京华时报
711 收藏到BLOG

  今年7月,教育部高教司发文,要求“985工程”高校率先公布2010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北大、哈工大、浙大、武大等名校日前相继公布了各自的质量报告。在已公布报告的高校中,有的给自己做出满分评价,几千字的自我评价中没有不足之处。

  “建立高等学校质量年度报告发布制度”是去年7月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对高等教育质量建设提出的要求。此举被普遍认为有两方面意义:一是促进高校信息公开;二是促进高校建立教育教学质量内部监控体系。上一轮本科教学评估,由于过分强调行政评价,被指存在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问题,由学校自主发布质量报告,强调学校的自我管理、自我评价,有助于学校自主办学,形成特色。

  但目前高校发布的质量报告,总体上更像工作总结,与本科教学质量观存在偏差。以北大为例,涉及招生质量的,用的全是竞赛数据;涉及教学质量的,用的全是参与行政评奖、评审获奖情况。查阅其他学校,情况类似。难道,这些高校为提高生源质量,就要去抢各种竞赛的获奖者?提高教学质量,就是组织力量去参加各级政府部门的评奖吗?从中看不出学校的特色和差别。

  在目前的教育管理、评价体系中,大学的这种质量观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似乎除了行政指标外,目前还难以找到更好的质量测评指标。但从形成学校办学特色、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看,学校的质量报告,不能只是一些外在数据的归总,更应关注教育过程和受教育者的成长。其中的内容可包括:学校的投入,学校全年的财政收入,用于教育教学的开支多少,占多大比例;学校的课程,开设了多少门课程可供学生选择,选修的比例达多少;学校的师资,有多少本科课程是20人一堂课、30人一堂课、40人一堂课;学校的图书,新购买图书多少,新购图书借阅率多少;学校的服务,有多少本科生获得奖学金、助学金;淘汰率,有多少学生因何原因退学、淘汰。这些内容,只要学校深入办学,重视教育教学,不难获得。

  另外,作为质量报告,应该是全面、客观的,包括教育教学中存在的不足和问题,而不能只选择性公开光鲜的数据。

  高等学校质量报告出现的问题,实质是大学内部管理的问题,因为行政主导学校的全部内部事务,教育质量报告怎么写就属于行政权力范畴。而在现代大学制度中,教育事务(包括教育质量评价和教师评价)是由教授们管理的,质量报告由教授会负责,并要广泛听取教师和学生意见。所以,要完善高校教育质量报告制度,必须推进现代大学制度建设。而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是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形成大学办学特色的基础,离开了现代大学制度,大学的内外部治理都难以摆脱行政干扰,再好的做法也会变异,没有教育观、质量观,有的只是政绩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