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出事矿山5月就被曝光 灭顶之灾本可避免

2010-7-14 08:32 来源: 新民晚报
747 收藏到BLOG
  哭泣的汀江紫金矿业涉嫌瞒报事故

  紫金山金铜矿利润产出占紫金矿业近60%

  7月13日10时许,在位于福建省上杭县城北14.6公里处,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办公楼前,“中国第一大金矿”的招牌虽仍熠熠发光,但此处已听不到昔日的机器轰鸣声。

  在距离汀江约20米远处,总容量约2万立方米的污水池展现在记者面前。此时,池水已被抽空,但池底残留的一滩黑褐色污水仍让人望而生畏,数十名工人在忙碌着,重新铺上地垫。

  这里,10天前发生了一起重大污染事故。临近的汀江因为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泄漏,已经导致至少378万斤鱼死亡,目前污染数据仍在统计中。

  面对记者的现场采访,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承认,他们的应急预案还有缺陷,设施相对简陋,建设标准不够,无法应对极端天气。”

  记者调查发现,此前6月,紫金山铜矿已涉嫌排放污水导致养殖户损失。

  采访显示,当地养殖户、鱼贩、鱼饲料等产业链各环节几乎遭受灭顶之灾。虽然政府已在建设新自来水厂,但上杭居民却更坚定了购买和取用山泉水的决心。

  7月4日上杭县委常委会决定停止自来水厂生产,并暂停汀江取水口取水。在泄漏被控制后,7月5日自来水厂恢复了供应,目前只有两个进水口开放。

  调查还获悉,紫金矿业不仅拖延公告,还拖延向政府汇报。上杭县政府副县长蓝富雁对本报记者透露,7月3日下午紫金山铜矿污水池泄漏,政府是先接到群众举报,而后从当晚闻讯突击检查的县环保局处得到证实。

  涉嫌瞒报

  7月3日15时50分,岗位人员发现污水池中待中和处理的污水水位异常下降,部分含酮酸水自污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河段水质受到污染,下游出现部分网箱鱼死亡。

  于是,现场人员通过泄漏口拦截、外溢污水回抽及加石灰和片碱中和处理。

  至4日14时30分,泄漏污水得到控制,但外渗污水量已达9100立方米。

  此后5~7日,据其副总裁刘荣春所称,紫金矿业陆续在为继续回抽和转移污水至227应急池而忙碌。至8日8时,泄漏污水池基本抽干。

  然而,身为上市公司,紫金矿业却迟至12日才发布公告。

  “事故刚发生时,我们以为是一般的局部泄漏,采取应急措施很快就能堵上。”罗映南对本报记者辩称,“后面事态发展证实我们前期认识不足、判断错误。”

  但蓝富雁却对本报记者透露,县政府获知铜矿泄漏并非通过紫金矿业渠道,3日当天,政府已接到群众反映汀江水质异常,当晚9时,上杭县环保局突击检查该矿,确认事故后向县政府汇报。

  这表明,紫金矿业在事故当天,并无及时向政府汇报的迹象。

  受损整改

  此次事故对紫金矿业今年业绩无疑将造成影响。

  “事故肯定对紫金山铜矿今年生产造成一定影响。”罗映南称,铜矿已停产,以去年年初1.2万吨计,每日将少采铜30~40吨,但他否认对黄金产量有影响。

  紫金矿业资料显示,紫金山金铜矿矿床是紫金矿业集团核心企业,“是集团公司发展壮大的根据地和利润中心。”2009年,该矿年产金18吨。

  紫金矿业财务总监丘寿才对本报记者透露,目前,紫金山金铜矿利润产出占集团近60%,18吨金年产量也已是极限,不会再扩大。

  罗映南表示,为了应对7~9月份的台风天气,目前该矿5口污水池将采取应急处置,先保证汛期安全,未来将根据省联合调查组的意见,对溶液系统重新规划整改,对整个矿山安全体系进行评估后,考虑极端气候条件下处理达标排放,扩大溶液系统库容,初步估计投资超2亿多元。

  目前,该集团已部署全面自查,“发现环保设施不达标的该停产的停产”。而在全面完成整改和有关部门验收合格之前,铜矿湿法厂将无限期停产。

  受事故打击,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13日A、H股复牌后股价双双大跌。截至收盘,A股跌3.68%,报5.76元。H股大跌12.19%,报4.90港元。

  在此事故中,上杭县官员已开始为此负责。记者从上杭县委常委卢桢模处获悉,上杭县环保局长已引咎辞职。

  但对此,副县长蓝富雁却表示在他的层面并未得到这一信息。

  实际上,在12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上杭县环保局发言的仅是副局长陈利羊。

  而紫金矿业集团内部,迄今仍无人遭到处理。对此,罗映南表示,内部处理将视福建省联合调查组责任认定而定。

  渔业和居民之痛

  有迹象显示,紫金矿业的污染,造成了上杭县渔业产业链断裂,同时造成居民饮用水困难。亦有渔民指出,紫金矿业在当地的污染,6月份亦有先例。

  在上杭县养殖户最密集的下都乡环溪村,40岁的丘开福愁眉不展,“都是紫金矿业污染害的,损失至少20多万,还有70万鱼饲料赊账难收回,气死了!”

  丘开福兼具双重身份:既是养鱼户,也是鱼饲料供应商。他的网箱中养了5万多尾草鱼、3万多尾鲤鱼、1万多尾光鱼和8000多尾花鲢,店中还有30吨鱼饲料,每吨3200元。

  “5~10月是鱼长得最快的季节,紫金矿业污染一来,都没了。”丘开福说。

  据其透露,6月19日下午,他就发现洪水过后原本浑浊的网箱水面,水色泛青,20日水色变绿,透明度高,出现浮头鱼现象。经向县水产局反映后,21日中午,该局来人取样化验,已看到大量死鱼。“当天死鱼最少1000多斤。”

  而此次泄漏,7月3日上午,上杭县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找到丘开福,要求他清点网箱鱼数量,准备过秤。当日下午,丘开福将浮头鱼捞起,过秤1万多斤,4日也过秤1万多斤。

  “5日出现大量死鱼。”丘开福说,这说明政府有关部门早已知道污染无可避免。

  13日16时许,丘开福等近十名环溪村鱼贩来到下都乡政府,他们反映污染发生后,他们已无鱼可卖。

  “据说汀江3年内不准养鱼,那我们怎么办呢?”

  在上杭县城关,54岁的摩托车司机林增富向本报记者透露,他每隔3~4天就到4.5公里外的城郊“水西渡”,用摩托车带3大桶山泉水。

  “我们居民不敢喝自来水,我喝山泉水已经五六年了。”他说,虽然政府公布的汀江水质达标,但紫金矿业屡屡发生泄漏污染,人们不再相信自来水了。“我来回一趟油费2元,仅能带回150斤山泉水,跟1.9元/吨的自来水成本相比,高了。”

  据记者了解,上杭县政府已计划在距离紫金山10公里远的汀江上游取水,新建自来水厂,今年年底建成,投资2.5亿元。

  13日,福建省联合调查组组长、福建省环保厅厅长马承佳对本报记者指出,该组对紫金矿业泄漏造成汀江污染的结论,仍需几日后才能初步得出。目前,该组已责令紫金矿业铜矿停产,并令其自行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对溶液系统进行重新规划整改,而新方案必须经该调查组专家组审核后才能施行。

  马承佳同时表示,汀江流域死鱼378万斤之说,并不准确,目前上杭、永定两县仍在汇总数量,死鱼与浮头鱼、病鱼不应合并计算。

  在采访的最后,对于5月份环保部曝光一事,罗映南表示,彼时曝光矿山中有此次事故中的铜矿,“这次再发生泄漏实不应该,应认真接受环保部批评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