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北衙84名儿童血铅超标中毒 村民健康如何保证

2010-7-28 07:54 来源: 中国广播网
906 收藏到BLOG


铅中毒的孩子在医院接受治疗



北衙村民建在自家院内土法提金的“小氰池”。

  大规模儿童血铅超标,让北衙这个不知名的云南小村庄,近日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有人形容“北衙人睡在金矿上”,他们采用土法炼金,这一点饱受诟病。政府部门说,这次的血铅超标事件正是炼金所致。当地人却不认可这种说法。在北衙――云南这个汉族、白族、彝族聚居村,村民们究竟是怎样的生活状态?

  大家都知道大理和丽江,却未必知道鹤庆,知道北衙。鹤庆是大理白族自治州所辖的一个县,位置上更靠近丽江,距离丽江机场只有十几公里。而北衙只是鹤庆的一个村,却以富含金矿而闻名。如果说,云南在您眼中是山绿水清的圣地,北衙可能是个例外。这里是个典型的山间盆地,正值盛夏,北衙的山却没什么生气,甚至有的山还光秃秃的。

  虽然鹤庆是国家级贫困县,可北衙村里还是能见到不少气派的白族特色民居,听村支书王华介绍,北衙村2300多人的经济来源没什么特别。

  王华:“跑运输、做生意、种地都有一部分,在周边厂矿打零工的也有一部分。”

  实际上,北衙人还能靠山吃山,农民的土地里埋藏的都是财富,据文献记载,当地明末清初就有银、铜等有色金属冶炼,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从事铅冶炼的企业就有近十家,当地人阿桃顺当时就在铅厂上班,也中过铅毒。

  阿桃顺:“当时铅中毒腹胀、肚子疼,厂里组织去打排铅毒的针水。”

  鹤庆县外宣办张副主任说,可能也正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中铅毒在北衙村人的心里并没那么恐怖。

  张副主任:“它一直是一个老矿区,57年以来就有铅矿,当地老百姓对血铅超标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一般人要稍强一些。”

  虽说北衙地区的村民不止一次地中过铅毒,但孩子们染上铅毒还是头一次。从上个月开始,陆续有北衙的孩子检测出血铅含量超标,现在已有84个孩子因此住了医院。在北衙村,记者见到的更多的是老人,还有一些同样中了铅毒,但没被通知去住院的孩子,村里的不少年轻父母都陪孩子们住在县医院,担心着这次染病会不会给孩子落下后遗症。

  不论是在北衙村还是在医院采访,都能感觉到当地村民对村里的两家企业,他们口中的黄金公司和力量钢铁有些情绪,据说,村里在这两家企业打工的人也为数不多。企业说,北衙人有钱,看不上打工每个月拿一千多块钱,30多岁的赵女士和杨女士又说,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杨女士:“公司嫌她老,不要她。她报名打扫卫生、打扫厕所都不要。”

  绝大多数村里人都说,正是因为村里的企业排出的气体,让他们的孩子都中了铅毒。

  村民:“我们那边有铁炉、铅炉,我们就怀疑那些烟……”

  对于这次血铅超标事件,政府给出的原因是村民在家中利用“小氢池”炼金所致。2001年开始,北衙的村民开始用“小氢池”炼金,村干部说,北衙有523户村民,采取土法提金的有接近一半。北衙地区的黄金含量高达60吨,以当地龙头企业黄金公司每年开采1.98吨的能力计算,这里的黄金至少还能开采30年。据介绍,村民们有的把黄金公司排出的尾矿捡回家,有的去山上偷两块矿石,有的还会从其他地方买矿,利用“小氢池”在家炼金。“小氢池”成了聚宝盆,虽说收益有多少得看矿石的成分,得靠点运气,但这种致富之路,吸引了很多北衙人。部分村民把池子从外面搬到院子里,甚至搬回家里,在晚上偷偷地炼金。

  问起北衙村民炼金的事情,其实他们都讳莫如深,不愿意多提,或者一个劲地表示早就不炼了,根本没炼过。记者随机在村里走了走,在四五家开着大门的农户院子里看到了小氢池。小氢池炼金要加多种化学药品,炼金的过程有没有铅排出,会不会影响身体,多数村民都认为不会。

  村民:“它不影响多大,炼金不在家里炼,两个小时就解决了。”

  只有个别村民认为,炼金对身体确实有影响。

  村民:“村子里面搞的小氢池加了很多药水,北衙矿业的尾矿还拿来炼金。”

  北衙村的农田今年长势不好,有村民说,去年能收两三千斤的玉米地,今年只有两三百斤的收成,除了干旱的影响,村民们认为空气污染也是原因。靠种田为生的村民今年的生计该怎么办?政府关停了所有的“小氢池”,土法炼金还会复燃吗?这么多孩子都血铅超标,他们以后还会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活,这些孩子的健康能有保证吗?这些问题现在都让北衙人有些茫然,有点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