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折的禁烟令与“摆设”化的规定

2010-10-08 10:42 来源: 华西都市报
591 收藏到BLOG
  尽管贴了禁烟标识,设了禁烟区,但武汉公共场所的吸烟情况仍十分普遍。5年前,武汉就出台了公共场所内禁止吸烟的规定,但因种种原因,这一规定沦为空文。

  “吸烟有害健康”,已成一种常识性标签。但“香烟之害”仍就像一个幽灵,四处飘荡,令不少禁烟令花容失色,武汉5岁就“作古”的禁烟令显然只是这种尴尬控烟生态的一个缩影。

  虽然该规定细致到对每一个具体的禁烟场所都有详细说明,但禁令的效果除了增加纯粹宣传化的禁烟标识和所谓的禁烟区,实际效果微乎其微。多数禁令期望靠一纸行政命令将陋习完全扼杀,但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烟草作为一种高税率和高利润的特殊商品,要想通过行政命令将之扫除出公共场所,必然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载体,一扫了之的难度可想而知。另外,现有的香烟已经深深纳入一种烟文化体系,在社会交际中,香烟的角色让人又爱又恨。要达到控烟目的,对烟文化的有效引导将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再者,烟民的减少必定是控烟最核心的考察标准。就现实情况和长远效果来看,仅靠在公共场合禁烟,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在青少年中加强无烟文化的宣传,遏制新烟民数量的扩大才是治本之策。

  总之,无论是具体到一道禁烟令还是泛化到各种禁令、规定,要收到实际效果,就必须将现实的社会生态纳入考量范围,并使执行主体和具体细则与社会生态无缝对接。唯有此,禁令才不至于成为消耗公共资源的制度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