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建国:“超级细菌”敲响“抗生素滥用”警钟

2010-11-22 08:13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日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中华预防医学会常务理事徐建国在首都科学讲堂上表示,中国内地首次在屎肠球菌里发现NDM-1基因,对于研究该基因的产生及其防治控制有重大意义;“超级细菌”不具备大流行的能力,但从中看出中国的耐药性问题空前严峻,提倡抗生素的个体化治疗,倡议“第二次洗手”。

中国内地首次在屎肠球菌里发现NDM-1基因

  10月2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CDC)举行媒体通气会称,在宁夏两名新生儿和福建一名老年患者身上,共发现3株携带NDM-1耐药基因的细菌。这两名宁夏新生儿从未到过印度或巴基斯坦。

  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监测结果有所不同,中国不仅在属于革兰阴性的杆菌中发现NDM-1基因;还首次从属于革兰阳性的肠球菌中也发现了这种基因。

  “英国人在《柳叶刀》发表的论文引发了全球媒体的关注,媒体的关注进而推动了科研机构对这个耐药基因的研究。”徐建国介绍说,8月24日卫生部为此专门成立了由中国疾控中心和全国10家医院组成的全国NDM-1耐药基因检测协作组,“由我负责的CDC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和肖永红教授所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牵头”,启动NDM-1耐药基因检测工作。

  紧接着,两个实验室对历年收集的3000多株细菌进行了检测,看是否携带NDM-1基因。

  结果,CDC实验室在与宁夏CDC的合作中,从宁夏某县级医院分离的疑似小肠结肠炎患儿粪便里,在屎肠球菌或者肠球菌里发现两株携带该耐药基因的细菌。这两名新生儿都是3月份出生,体重轻,出生几天后腹泻,住院几天后痊愈出院,没有再次发现NDM-1基因的细菌。

  同时,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学生从福建省某医院报送的200多株菌株中检出1株NDM-1基因阳性细菌,鉴定为鲍曼不动杆菌。携带该菌的患者是一位83岁的晚期肺癌转移病人。老人5月12日入院,6月1日出院,6月11日死亡。

  “这三例个案,经过核酸测序,经过反复讨论及验证,经过几个实验室复核,证明我国也存在NDM-1基因。这是全世界第一次在屎肠球菌或者肠球菌里发现NDM-1基因,对于临床治疗意义不大,但对于研究该基因的产生及其防治控制却有重大意义。”徐建国表示。

“超级细菌”并非无药可用

  “在某种意义上,超级细菌只是媒体炒热的,科学界并没有那么热!”徐建国说,假如搜索全世界的医学文献和生物文献,SARS、H1N1可以搜出成千上百篇论文,但是搜“超级细菌”(superbug),只有5篇文献;搜NDM-1基因,到2009年12月,才10篇文献。但是上百度,超级细菌有516万条相关网页,谷歌有131万条。

  百度百科这样定义,“超级细菌”是一种耐药性细菌。这种超级细菌能在人身上造成浓疮和毒疱,甚至逐渐让人的肌肉坏死。更可怕的是,抗生素药物对它不起作用,病人会因为感染而引起可怕的炎症,高烧、痉挛、昏迷直到最后死亡。这种病菌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对人的杀伤力,而是它对普通杀菌药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对这种病菌,人们几乎无药可用。2010年,英国媒体爆出:南亚发现新型超级细菌NDM-1,抗药性极强,可全球蔓延。

  “实际上,英国科学家只是发现很多细菌上携带这种NDM-1基因,并不是真的发现了一种超级细菌。超级细菌到底是个学术名词,还是一个媒体名词?实际上,这一次学术界被媒体推动了,我们不得不接受超级细菌的名词。”徐建国说。

  “超级细菌之所以造成恐慌,主要是它的超级耐药性,很多抗生素对它无计可施!”

  10月26日,中国卫生部公告发现NDM-1基因,10月27日一早,与抗生素有关的医药股几乎都涨停了。

  2009年12月,国际学术期刊《抗菌药物与化疗》杂志发表论文称,携带NDM-1基因的大肠杆菌对环丙沙星敏感。

  中国携带NDM-1基因的屎肠球菌也有耐药性,但对万古霉素、替考拉宁和替加环素敏感。屎肠球菌是人类肠道寄生的正常菌群之一,也是“院内”感染常见的病原菌之一。

  如何寻找对NDM-1细菌有效的抗生素?徐建国建议,应扩大抗菌药物敏感性测定范围,特别是非β-内酰胺抗菌药物,如基糖苷类、喹诺酮类素等。

中国耐药性问题空前严峻

  NMD-1基因编码的是耐药性,不是传染性。只有到医院就医的抵抗力低下、免疫受损等人群易感。

  “NMD-1基因并不是耐药的始祖,之前MRSA的案例也留给我们很多教训。”徐建国说。

  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也被称为“超级病菌”,和NDM-1细菌相似。1959年,甲氧西林问世,专门对付青霉素耐药问题。3年后,MRSA出现,走出医院,进入社区,造成世界性问题——美国每年因MRSA导致的死亡人数可达到18000例,超过了2005年死于艾滋病的16000人。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曾报道,1975年182所医院MRSA占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总数的2.4%,1991年上升至24.8%,而到了2003年,这一数字达到了64%,其中尤以500张床以上的教学医院和中心医院为多。我国上世纪70年代发现MRSA。2005年,中国细菌耐药监测网显示,在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中,MRSA分离率占69.2%。

  “曾经挽救孩子生命的抗生素,今天无效!”1995年,山东某儿童患上多细菌协同性坏疽,两个礼拜一次手术,从病灶分离到8种细菌:溶齿放线菌、迟缓优杆菌、延展消化链球菌、低酸链球菌、YP和Y6菌株,金黄色葡萄球菌、铜绿假单胞菌,“我们很多搞细菌的人都没听说过”。只有使用了能杀死上述8种细菌的抗生素(泰能),才治好了这个小孩。 “当时我们根据药敏试验和治疗效果,提出多细菌协同性坏疽的诊断意见。这个还被评为1995年中国医药十大新闻之一。”徐建国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徐建国还梳理了发现抗生素和出现耐药性的历史。上世纪40年代之前是黑暗时代,1940年发明了青霉素;上世纪50年代是黄金时代,60年代发现耐药质粒,2000年后是觉醒时代。“请记住第一次提出医生要洗手的奥地利科学家Ignaz Philipp Semmelweis。当时生孩子的产妇死亡率是10%~20%,那时候不知道产褥热。他发现很多医生做完这个手术后,不洗手直接去做另外的手术。正是医生的手传播了病毒和细菌。所以他提倡洗手。”徐建国趁势提出“第二次洗手”。安全注射、洗手和合理使用抗生素,已经成为有效控制医院相关性感染的主要手段。

  “2005年,美国临床数据显示感染超级病菌(MRSA)致死人数已超过同期艾滋病死亡人数。NDM-1基因再次敲响警钟,我们应高度关注抗菌药不合理使用的问题!”徐建国建议,民众要接受抗生素使用处方化乃至个体化,医生要坚持抗生素使用科学化,政府要坚持医疗活动规范化,农业管理部门要严格控制经济动物使用抗生素,四管齐下,遏制抗生素滥用狂潮。

  11月8日,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负责人肖永红教授表示,卫生部已着手制定抗菌药物的管理办法,建立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科学体系,将对临床抗生素的使用进行规范和强化,同时,对医院使用的药品中抗生素类药品所占的比例进行限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