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龙陵上万人集中采挖黄龙玉 植被遭严重破坏

2010-11-29 07:49 来源: 央视网
681 收藏到BLOG

  黄龙玉价格上涨让众多投资客蜂拥而至,云南省龙陵县上万人纷纷挖地三尺,开采黄龙玉,当地植被遭严重破坏。2010年11月28日播出的央视《经济信息联播》对此进行了关注,以下为节目实录:

  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经济信息联播》栏目独家报道了云南黄龙玉市场价格暴涨的消息,《黄龙玉五年翻千倍》,《三轮车夫成为千万富翁》等报道当时被几百家媒体转载,一个大家本不熟悉的黄龙玉,迅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黄龙玉现象”也成为了2010年部分商品价格暴涨的一个代名词。黄龙玉这种石头的价格上涨,让众多的投资客蜂拥而至,而在黄龙玉产地的云南省龙陵县,当地的农民在发现自己的脚下居然藏着如此巨大的财富之后,纷纷的挖地三尺,开采黄龙玉。我们的记者最近在黄龙玉的产地云南龙陵县调查时发现,目前挖掘黄龙玉的现象,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

  黄龙玉的主产区在云南龙陵县东南方向约30多公里处的小黑山。而黄龙玉的次生矿床主要集中在小黑山附近的苏帕河流域。在苏帕河河底、河滩及河流两岸的田地中都出产黄龙玉。由于现在小黑山主产区的黄龙玉矿产已经被龙陵县政府管制,很多农民就在苏帕河流域两岸安营扎寨,开采黄龙玉。

  云南省龙陵县村民介绍说,好多人都搭账篷准备挖黄龙玉。外地人也有,本地人也有,包括缅甸还有。人数大概几千,上万。挖出来一个石头卖几十万,上百万都有。

  郭正云是龙陵县象达乡的村民,在苏帕河挖石头已经2年多了,他每天上午11点开始下河,一直要挖到晚上6、7点。跟很多当地农民一样,黄龙玉给他带来了从没有过的巨额财富。

  郭正云说,他挖的最大一块赚了有十万块钱左右。据他所知,这儿卖黄龙玉的,最多可以赚到七八十万元。

  下河挖玉的期间,郭正云和他的同乡就住在这样的帐篷里。据了解,苏帕河中的黄龙玉集中在30多公里的流域内,记者在这段流域内发现了数以千记的蓝色帐篷。他们把一段河道圈起来后,用抽水机抽干水,就开始挖掘黄龙玉。

  由于开采的人太多,再加上已经挖掘4、5年,这里的村民说,已经挖不到太多质地好的黄龙玉。现在,在30公里的苏帕河流域大约有几千名村民在河道内挖掘黄龙玉,记者在现场看到,植被已经遭到严重破坏。

  疯狂黄龙玉再调查

  投资客400万“包地”豪赌黄龙玉

  一块小小的石头,由于有着巨大的炒作利益,不但吸引了众多的当地人下河“淘金”,同时,更多的外地人也赶到龙陵县开始了对黄龙玉的豪赌,他们和当地村民小规模的挖掘方式不同,这些投资客是投入巨资承包土地,雇人大规模开采,当地人称这种方式为“赌地”,现在在龙陵,一块几亩的地已经最高赌到了400万元。来看记者的调查。

  杨志文今年30岁,来自云南保山,到龙陵县做黄龙玉生意已经2年多了,他在龙陵就租了好几亩山地,用来开采黄龙玉。

  杨志文告诉记者,他当时第一次花了28万来承包这个山,第二次是40来万。

  杨志文的豪赌换来了巨额回报,他挖出的黄龙玉原石有好几块卖了几十万。

  杨志文说,他挖出来最贵的一块石头卖了三四十万,他们挖了一个多月一共卖了100多万。

  现在,杨志文和一个朋友合资包地,雇了十几个当地村民帮他下河挖宝,每天的成本也要上千元。有时候雇村民挖,一天佣金五六十块钱左右。

  据记者了解,像杨志文一样“赌地”淘宝的外地人不少,赌地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一位黄龙玉经销商说,他知道的最贵的一块地是400万左右一亩,但是有些人还是亏了,有些也赌到了,就是看自己的运气好不好。

  疯炒黄龙玉调查

  青山只剩千疮百孔 绿水毁于私采乱挖

  云南龙陵县黄龙玉的私挖乱采,几乎到了一个疯狂的状态,这种疯狂的开采,给当地带来了严重的环境破坏,当地的植被已经被挖的千疮百孔。既然拥有了独特的矿石资源,当地政府为什么不能做到既保护资源,又保护植被不被破坏呢?这里面,还有另一本账引发了我们的关注。

  新疆和田玉私开乱挖,挖掘机等大型机器进入河床,最深处已挖几百米;

  福建田黄石被疯抢挖掘,不到一亩地就有几百人开采;

  寿山石采掘,土地已经满目疮痍;

  河南独山玉被疯狂盗采,大量土地遭到破坏。

  侯德升现在是龙陵县黄龙玉协会的会长,自从2004年龙陵县苏帕河流域发现黄龙玉以来,他们考察了全国几个著名的玉石产区,面对疯狂的私挖乱采,各地几乎没有成功的经验。怎样保护黄龙玉,也成了龙陵县政府重要的工作。

  侯德升说,他们这个工作组的人员长期驻扎在矿山的第一线,去跟老百姓苦口婆心的去做工作,当然特别是有时候老百姓还是会受到利益的驱使,那他还是会私挖现象还是有一些。

  据了解,龙陵县政府已经引进外来投资,成立了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有序开采主矿区小黑山的黄龙玉。同时,龙陵县还效仿缅甸翡翠原石的交易办法,采取公盘交易。也就是由政府联合专业公司统一开采黄龙玉,再拿到公盘交易中心公开拍卖。政府拿到拍卖所得的30%。

  云南省龙陵县副县长徐鸿飞介绍说,像这一次公盘,公盘中心他拍卖的黄龙玉是1000万,他分到300万,其中的80%就兑现给群众。

  云南省龙陵县黄龙玉协会会长侯德升也说,从去年的第一次公盘到今年的第六次公盘,现在分给老百姓的总共有790万元,人均增加8194元。

  虽然,龙陵县通过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控制住了黄龙玉的主要矿山,但绵延30多公里的苏帕河流域由于战线太长和巨大的利益诱惑,治理还是难度极大。

  云南省龙陵县象达乡乡长杨象国表示,矿产资源属于国有,私挖乱采属于违法行为。治理的难度比较大,但是他们一直都在治理。

  疯狂黄龙玉再调查

  市场价格虚高天价多是“水分”

  一幕幕疯狂的“淘宝”战役,正在西南边陲的大山里上演,但一块小小的石头动辄被炒到几十万、上千万,以如此高的价格到市场上,能高价卖出去吗?财经频道的记者也到黄龙玉的交易市场进行了调查。

  这是今年7月份在昆明玉石博览会上一块叫价9000万的黄龙玉玉石原料;这三枚黄龙玉印章的开价达到了二千八百万元;这是记者在龙陵县黄龙玉公盘市场拍到的起拍价880万的矿料。这些天价的黄龙玉到底能卖到这么多钱吗?

  中国观赏石协会副会长葛宝荣认为,这个价钱叫出来以后,不可能成交的,水分很多,不管怎么顶级怎么好的东西,到现在单个的东西没有任何一个东西超过一千万,成交价。

  葛宝荣是中国观赏石协会的副会长,也是黄龙玉的资深玩家,他说现在市场上的天价黄龙玉只是买家的心理价格,真正成交价会大打折扣,而且黄龙玉并不是只涨不跌。葛宝荣说,由于黄龙玉和黄蜡石相似,过去没有区分开来,很多人把黄蜡石误认为是黄龙玉,在爆炒之下黄龙玉身价飙升,而和黄龙玉相似的黄蜡石价格并没有出现大的变化,葛宝荣认为,目前黄龙玉的市场价格虚高,水分很多。

  葛宝荣介绍说,他2004年年底买过一块黄蜡石,很早的时候买的这块石头,花了大概是1600块钱,现在配了一个托,配了一个座子,花了3200块钱,加起来4800块钱,现在这个市场价位,也就是五六千块钱这个样子,就没涨。

  这里是龙陵县最大的黄龙玉交易市场白塔水乡市场,记者看到市场上叫卖的多是黄蜡石,市场价格很是便宜,普通的黄龙玉价格也不高。

  在龙陵县黄龙玉公盘拍卖市场,今年七月份叫价近千万的那块黄龙玉山料还在静静的躺在原地,现在还没有拍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