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中国大学为何难获捐赠者青睐

2011-1-29 10:01 来源: 广州日报
798 收藏到BLOG

  一边缺钱,一边乱花钱,是我国大学不争的事实

  中国温斯顿电池制造有限公司创办人钟馨稼1月24日向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捐赠1000万美元。这是在一年多时间中,国人向美国大学捐出的又一笔巨额捐款,也再一次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不少网友质疑为什么不捐给缺钱的国内大学,却要捐给美国大学。这种质疑令人啼笑皆非,捐赠是个人的私事,捐赠给谁,捐赠者本人有自主权。更应该质疑的是,中国大学为什么无法获得捐赠者的青睐?

  教育捐赠不是说看谁穷就给谁钱,而是要看谁能把钱用好、珍惜每一分钱,真正用到教育与学术研究上。2006年,哈佛大学的校友基金总额就达260亿美元,但这不妨碍社会捐赠源源不断地持续涌入。

  我国高校办学缺钱不假,北大校领导就曾多次谈到北大刚刚脱贫。但是,一边缺钱,一边乱花钱,也是我国大学不争的事实,北大就曾曝出“每年的外事接待费用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的规模”的新闻。除了吃喝和接待,我国大学的科研经费,也被质疑存在严重的浪费现象和经费“黑洞”,往往学术研究活动还未开展,科研经费的10%~20%就已经进入科研人员的腰包。有的高校,科研人员还用洗脚费发票去报销。

  近年来,我国大学也在积极拓展办学资源。但是,拓展的路径主要为三方面,一是“跑部钱进”,向政府部门“讨钱”;二是扩招,提高学费标准;三是办校产。造成的结果是,学校的财政独立性越来越弱、学生的学费压力很大、大学的商业味浓郁。有的学校也开始注重募集社会资金,向校友、企业发动捐赠,但总体来说,远不像国外大学那般重视,而且,也未形成社会捐赠的长效机制。拿校友捐赠来说,往往都只盯着已经功成名就的校友,让他们捐款,却对需要帮助的年轻毕业生不闻不问;在企业捐赠方面,有的学校是一锤子买卖,拿到捐赠之后就对企业不理不睬,资金使用的透明度以及效果都难让企业满意。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多少人愿意冒着钱被挥霍的风险捐款呢?

  我国大学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仅靠国家投入和学费收入,是很难支撑的。而且,在国外,即使政府投入较多的大学,为了获得财政独立性,也积极拓展社会办学资源。我国大学在这方面要有起色,必须借鉴国外大学的先进做法。

  其一,建立透明的财务管理体系,向师生和公众公开学校的财务收支情况,要具体到每一细项。这样,不管是国家投入的办学经费,还是捐赠的社会资金,都用到了什么地方,就一目了然。目前,我国已经颁布实施《高等学校信息公开条例》,也要求高校财务信息公开,但公开的程度远远不够。

  其二,转变办学理念,要基于办百年老校,把校友和企业作为宝贵的办学资源。在美国,衡量学校办学质量的一大指标,是校友捐赠率——既反映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同时也使学校不仅关注学生在学校期间的成长,还帮助校友取得成功。我国的大学评价中,这一指标目前根本不存在,很多大学在学生求学期间就很不负责,极度压缩教育成本,更不要说跟踪毕业生的事业发展了。

  当大学全身心地投入教育与科研,对教育和学术研究高度负责,这样的大学,才会获得尊重,随之而来的,就将是社会资金源源不断地涌入,为一流人才的培养与一流的学术研究活动汇聚更大的力量。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