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进行基因编辑,最惨或被监禁3年!

2017-2-16 16:30 来源: 生物探索
收藏到BLOG

  当今基因编辑被热议,甚至被说得神乎其神、“术”到病除。

  2月15日,美国率先公布在伦理上支持编辑人类胚胎DNA。

  不久之前,DNA操纵技术还仅掌握在昂贵的学术与商业实验室手中。但研究设备和DNA样本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价格约越来越低廉,在网上只需两三百美元便可买到全套装备。

  这样一来,即使是个体研究人员和高中生无需其它任何专业设备,便可独立将DNA片段插入细菌遗传编码中。他们可以改变细菌的颜色和气味,甚至能让细菌在黑暗中发光。此外,他们还能购买更昂贵的设备,开展更加丰富多彩的实验。

  如同“电脑黑客”一般厉害,“生物黑客”指的是能够在医药和生物学等领域的跨界能手,既包括颇具争议的基因改造,也指那些热衷于“自己动手”(DIY)的生物学家。

  一般情况下,生物黑客们称自己从事的是“大众的科学”,他们的宗旨便是让更多的外行人能够接触到高端的科学资源和设备。

  据《每日电讯》报道,早前召开的一次“生物黑客”峰会聚集了各种各样的“怪人”。他们经常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试验和“升级”,比如说在皮下植入芯片,或是在手指里安装磁体以及将DNA片段插入细菌遗传编码中。

  私自进行基因编辑,会承担什么后果?

  如今,各种生物黑客专家俱乐部也在世界各地不断涌现。虽然他们的活动大多数都是无害的,如判断餐厅出售的鱼属于什么种类、创造能够酿造出新啤酒口味的酵母等,但人们越来越担心该技术可能会被不法分子滥用、引发有害后果。

  此前,科学家曾警告称,不法之徒可能会利用该技术修改细菌和其它微生物的遗传编码,制造生物武器。一些生物黑客们甚至组团建立起社团实验室,收集和分享各类资源。

  那么私自进行基因编辑,究竟会承担什么后果呢?每个国家的监管措施各不相同,其中属德国要求最为严格。

  德国:不低于5万欧元的罚款或3年监禁

  据国外媒体报道,德国此前已制定了相关法律,禁止在除有执照、并处于监管下的实验室之外的任何场合开展基因编辑实验。

  近期,德国执法机构警告称,在自制实验室中开展DNA实验的生物黑客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

  德国消费者保护协会警告人们,在私人实验室中开展此类实验的人可能会面临5万欧元(约合36万人民币)罚款或三年徒刑。

  德国的这项监管措施将被视作是对该国生物黑客的一次警告,其强硬态度也将促使欧洲其它国家采取更加严格的管控措施。

  中国:向遗传办备案

  早在2014年,我国科技部和卫计委就共同制定了《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并经国务院批准发布施行。

  文件指出:只要是从中国病人采集的样本包括但不限于全血、血清、血浆、组织、唾液、尿液、头发等样本都属于遗传资源。所有参与的临床试验都必须在遗传办审批后才能启动,无论是否出口出境。

  文件要求:所有的外资药厂和CRO在中国采集或收集样本,都需要提前获得审批,无论是否出口出境。

  人类遗传资源是国家重要战略资源之一,做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对于保障我国生物安全、推动生物医药科技和产业发展等方面具有深远意义。

  美国:共识要求只为治疗疾病,不为制造“超人”

  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与医学研究院22名科学家联名发表了一份长达216页的《人类基因编辑研究报告》指出,人类基因编辑临床实验可能被允许,但是只有在进行更多风险利益实验之后,并且出于迫不得已的理由和严格的监督下方可实施。

  报告建议应该在严格的监管下,允许研究人员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的精子、卵子或早期胚胎进行编辑,以消除严重的遗传疾病;报告强调任何可遗传生殖基因组编辑应该在充分的持续反复评估和公众参与条件下进行。

  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也对生物黑客进行基因编辑的行为予以密切关注,并已经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署建立了专门分支结构,借此管控生物黑客的行为。

  基因编辑是一把双刃剑

  从普通的杂交育种,到转基因农产品,再到现在基因编辑技术对基因的直接修正,从对小鼠、猪、侏狨等动物进行实验,到英国首次批准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实验、中国华西医院进行全球首例基因编辑人体临床试验、美国支持人类胚胎编辑,人类对生物的改造涉足得越来越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人们深刻体会到现实与科幻电影的情景是如此的接近。

  不过,但越发深入之时,越能感受到生命的神秘与复杂所带来的重重阻碍;对越多的生物进行反复仔细的基因检测,越感叹生物遗传物质的复杂;对越多种类古代生物菌的基因编辑技术开发和研究,越为自然界长年累月造就的物种进化和各个物种之间的生物壁垒感到不可思议。

  任何的科学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基因编辑也不例外,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去掌握它、应用它以及调控它;如何建立较好备案和记录的体系,严谨的检测和验证标准,将其用在对人类友好的一面,避免它带来的副作用。

  针对各个国家的监管措施,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基因工程与社会中心高级研究员Todd Kuiken表示,德国是他首次听说专门针对个体基因编辑提出警告的政府。

  牛津大学分子生物学家Professor John Parrington去年警告称,生物黑客可能会研发出新型生物武器,科学界和安保机构都担心,他们的举动或将导致新型致命病毒或细菌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