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药业产品掘金基本药物目录增补 涉嫌违规

2014-4-02 13:2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510 收藏到BLOG

  基本药物目录增补的话题近日引起关注。广东省卫生计生委有关负责人3月28日回应称,增补基本药物目录是为了解决基层医院"缺药用"的实际问题,增补工作依法依规。若有发现在增补工作中有以权谋私、徇私舞弊的,将严肃查处,决不姑息。3月31日,该文出现在广东省卫生计生委的官方网站上。

  3月29日,广东省纪委的官方网站"南粤清风"发布新闻,称"广东省第二中医院院长、党委书记涂瑶生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有猜测认为,涂瑶生充当引荐人,将负责运作红日药业独家产品血必净注射液的广东三信药业,介绍给了负责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的相关人士。

  广东基药增补招标中,康缘药业就有热毒宁注射液、天舒片、大株红景天胶囊和通塞脉片四个独家品种进入。其他如华润三九的参附注射液、三精制药的逐瘀通脉胶囊、上海凯宝的痰热清注射液等独家产品均纷纷中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各省纷纷开出了目录单。其中,山东增补216种,江西增补228种、甘肃增补206种、重庆增补205种……

  红日的代理模式

  3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试图联系红日药业董秘办,电话均无人接听。其官方互动平台上,关于"血必净基药中标情况"的提问也没人回应。

  不过,红日药业于2014年2月27日更新的招商信息显示,红日还在为血必净注射液寻求代理商,要求对方"有药品代理经验,有网络、人脉关系,能够长期合作"。

  这次疑似涉事的三信药业正是这样一家代理商,作为医药商业中较为独特的一环,红日、三信、广东省卫计委三者通过一种独特方式联系到了一起。

  某上市药企政府事务负责人介绍:"药品销售一般会通过代理商。代理有两种类型,一种就是全国总代,企业产品直接交给他们负责销售,还有一类是区域级代理,负责一个大区或一个省的代理。"

  很少有企业能完全靠自己销售所有品种,对一些实力较小的企业来说,把品种交给代理商是增加销售的最佳方式。大企业的核心品种一般会自己销售,以提高利润率,非核心品种也会寻求代理商。代理商有的只负责医院销售端,有的则包揽前期的招投标工作。

  两家上市药企向记者表示,他们的核心品种都是自己做推广销售,认为上市企业应该有自己推广的能力。

  "但大企业也是会考虑销售成本的,在一个省设立办事处,招人跑市场跑销售,效果往往并不好。"上述人士表示,"办事处负责人如果流动性大,或者投入不足,反倒不如一些当地代理商有实力。他们的接触面广,人脉更好。"

  红日药业的血必净用的就一直是代理模式。平安证券[微博]2011年底研报指出,"公司从2010年底,开始整合代理商,要求代理商同类品种中只能代理血必净一个产品;并寻找大规模经销商,通过经销商进一步展开公司学术推广工作。"

  上述人士称:"像血必净这样把打标、投标都交给代理商的,只能说明三信这家公司实力很强。红日只需要做好标书,提供GMP等证明文件,完全不用出面。"

  这种"实力"就包括在招投标中胜出,使其代理品种进入基药增补目录。三信药业创始于1996年,董事长魏林华在2010年时就拥有了4家公司,在北京、广东、浙江、山东拥有广阔的二甲、三甲医院以及药店资源。

  基药增补如战场

  红日药业和三信药业费尽心思想要进入的基药增补目录,正是很多企业低调掘金的乐土。

  2013年5月1日,新一版的基本药物目录开始实施,新版目录共收录520种药物,较2010版的307种已经有了不少的增加。但有多个省份认为,这些药品不够用。

  广东省卫计委的表态是,"由于南北气候、疾病谱和用药习惯差异,307个品种有部分在广东不适用,而广东上一轮增补目录,在品种数量和类别结构上不够完善"。于是在"520"的基础上,2013年7月,广东又增补了278种基本药物,其中131个为中药品种。

  各省开出了一张又一张目录单。其中,山东增补216种,江西增补228种、甘肃增补206种、重庆增补205种……虽然卫计委药政司司长郑宏明确要求"从严增补",明确要求开展限制增补的"回头看"工作。但上述医药界人士戏谑的表示:"没有谁真正看一眼。"

  各地基药增补中暗流涌动,甚至有企业开出1亿元的天价,求购独家品种的全国总代理权,可见独家增补品种的诱惑力。

  由于基药覆盖所有基层医院,大医院要求有一定的销售比例,同时,独家品种定价被发改委"砍价"的压力较小。这样价格高、有销量的品种自然受到了代理商和企业的欢迎。尤其是独家的中药注射液品种,大多排在各省基药销售排行的前列。

  各地增补还存在一些特点,如江西、青海、重庆的增补,主要倾向于本省企业的独家品种;广东则较为公平,对省内外企业一视同仁。当然,也有陕西、吉林、湖南等省份明确表示,不再对新版基本药物目录进行增补。

  基药增补,尤其是独家品种的增补,俨然成为了利益格局重新划分的战场。

  2013年3月27日,红日药业明确对外表示:"血必净主要在二甲以上医院推广应用,没进入国家基药对其销售影响不大。"然而在抢夺增补资格的时候,红日药业却是毫不手软,放弃利益,以近乎"全包"的方式寻求代理商支持。

  截至3月31日晚,国家卫计委、发改委等相关部门尚未就广东基药增补一事作出表态。两家公司将资助Broad Institute首先对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狼疮性肾炎的患者的基因样本进行生物信息学分析以便未来寻找合适的药物靶点。据估计目前全世界约有5百万人患有此类疾病。而未来默克公司和辉瑞公司都将平等的享有这些数据的使用权以便进行后期开发。

  默克公司和辉瑞公司的这一合作协议恰恰反映了目前生物医药领域中生物医药巨头联合进行药物早期研发的潮流。此前罗氏和阿斯利康公司在去年也签订了一份类似的协议。而葛兰素史克公司也和欧洲的一些制药公司保持着密切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