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某实验室违规检测文物 获利超24万

2011-7-14 11:50 来源: 东方早报
收藏到BLOG
“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鉴定并开具证书的“宋青铜观音像”其实是以500元购得的仿品。

该检测实验室鉴定并开具证书的“宋青铜观音像”其实是以500元购得的仿品

  “中国收藏家协会科学检测杭州实验室”负责人坚称送检地摊仿品为真

  日前媒体披露的《花800元 假文物被“专家”鉴定为真》稿件,在沪浙收藏界引起一定反响。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处有关负责人昨天就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将仿品鉴定为晋宋文物的“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杭州实验室”与他们并无关联,“我们协会再次提醒公众,不要上当受骗。”7月13日,记者与其他媒体再次来到余绍尹提供“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鉴定证书的利国文化公司,让人意外的是,余绍尹依然坚称记者手中的假文物是真品。

  将地摊仿品鉴定为文物的是杭州利国文化公司,而其给早报记者开具的鉴定书所盖公章为“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然而在鉴定书的左下方则是“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杭州实验室”(下简称“杭州实验室”),地址为杭州市定安路46号5楼。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处副主任周咏梅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是在你采访提及时才第一次听说‘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杭州实验室’。”

  杭州实验室负责人为余绍尹,昨天记者来到余绍尹所在的利国文化公司,拿出上次由“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鉴定并开具证书的“西晋越窑渣斗”、“宋青铜观音像”2件器物,并明确告知余绍尹,手中的两件器物是记者在杭州收藏品市场上,向某摊位老板提出购买价格低廉的仿制品的要求后,分别以200元和500元购得。经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海明的鉴定,明确认为2件器物是假文物。

  但是,余绍尹拿过器物观察后仍坚称这两件器物是真的,“有时候你去问这些老板买假货,他卖给你的也可能是真的。你这次买到的几件,很幸运就是真的。比如这件‘宋青铜观音像’检测出来含有稀有金属,这是因为古代用‘溶解法’把稀有金属融进去,现在是用‘电解法’,都没有稀有金属。这种技术从目前来看绝无可能造假。”

  “我们这里这几年的检测中,真品的比率比较高。随着藏家收藏知识的提高,现在拿过来80%的器物鉴定后显示为到代真品。”余绍尹还称,他可以陪记者去上海的古玩市场走一走,他敢保证市场上农民所带来的器物80%以上都是对的,而且其中精品率也是不低。

  “盖章机构”是花钱所购 “每年交给协会数万元的管理费和检测费用

  记者拿到的分析检测报告中,发现盖有“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的公章。余绍尹表示,他们跟“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 签署过一份协议,明确了“杭州实验室”是“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的派出机构。并且他们每年交给协会数万元的管理费和检测费用。

  为此,余绍尹还给记者出示了这份协议,协议中甲方为“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乙方为“杭州利国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大致内容为“为了用科学手段鉴定文物,进行有偿服务。甲方收到款2个月,提供给乙方‘KETEK’品牌的‘X-荧光屏谱仪’一套交由乙方使用,平时探索发现及时通报,有利于工作水平提高。乙方应每年向协会交纳3万元的管理费以及检测费用的20%”。协议的签署方为“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签字人“朱震”。

  随后,记者在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官方网站的公告栏中发现,一条名为《科学检测实验室停止检测工作》的公告,内容为“自2010年11月5日 起,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停止检测工作,朱震先生不再担任本协会科学研究部副主任兼科学检测实验室主任职务”。

  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处副主任周咏梅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是在你采访提及时才第一次听说‘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杭州实验 室’,不过可以明确该机构肯定跟我们协会无任何关系。协会下属确有‘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实验室’,但协会并未授权该机构在异地建分支机构,并从事营利活动。况且协会已经在去年的11月发公告,停止该机构的一切检测工作,试问在此之后开具盖有该机构公章的证书能信么?因此我们协会再次提醒公众,不要上当受骗。”

  当记者向余绍尹谈及“科学检测实验室停止检测工作”一事,他称不知情,并表示,协议是与朱震签订的,当时没有说有效期,况且今年还交了钱。

  “与‘利国’的协议是我代表‘科学检测实验室’签的,当时签这个协议的目的是为更多民间藏家进行文物鉴定,今年我还收了‘利国’2万元的管理费。”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科学研究部副主任兼科学检测实验室主任朱震表示,他与利国签订的协议在此后有些变动,管理费降为每年1万,检测费用的20%也从来没有收过。至于“杭州实验室”被停止检测,是中国收藏家协会提出将该机构的管理费从以前的3万提高到10万,他不同意导致的。“目前这个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本来谈好管理费降到6万,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谈成”。

  两年对3000-4000件真品进行鉴定 获利至少在24万元以上

  耐人寻味的是,记者的文章刊发后,一些知名艺术网站的多个论坛上还出现了署名“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法务中心副主任姜俊杰”所写的文章,称 “现在一些利益受损者,仇视民间收藏的一小撮人设套陷害,前有《南方周末》的小记者陷害收藏界的汶川捐赠,现在上海东方早报的小记者来趟这浑水,他们意在何为?”

  事实上,该帖所说“陷害收藏界的汶川捐赠” 一事,讲述发生在2009年5月由部分民间文物藏家组织的“国宝献汶川”文物捐赠活动。当时主办方号称接收了共66件总值数亿元的藏品等待拍卖。这些藏品都采用一种名为“X-荧光屏谱仪”进行无损性检测,其中至少8件被检后证明是“真品”。而其中 “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罐和直径超过1米的“明宣德青花釉里红大盘”在内的多件“国宝”,收藏界普遍指认为“假得离谱”的“赝品”。由此,南方周末采写的 《“国宝献汶川”还是“洗白”赝品?》一文中对该事件进行详细报道。

  “国宝献汶川”活动的组织者许明此前表示,杭州就有一台由藏友购买价值30余万元的“X-荧光屏谱仪”,属于杭州利国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同时作为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科学检测杭州实验室,该公司每年要向该协会上交数万管理费。而捐赠中受到争议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此前便为利国公司总经理余绍尹持有。“该实验室的一个原则是检测结果年代不符合不收钱,真品证书的市场价格是每张800元。”

  记者从各种公开渠道了解到, “国宝献汶川”活动是余绍尹的名字首次与文物相关联,此后余频频以专家身份出现在浙江某电视台“鉴宝”栏目, 在此之前记者没有查到任何余绍尹与文物有关的公开文章。与此同时,早报记者从网上查到一家名为“杭州绿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从事“第三类医疗器械” 等销售的公司,法人代表为余绍尹,该公司于2004年成立、2009年6月1日注销。虽然早报记者无法确认同为一人,但在“利国”所在办公地点的茶几下, 发现大量与医药有关的书籍和资料。

  “我搞文物收藏已有30多年。”余绍尹说,在“国宝献汶川”的66件文物中,有15件是他这里鉴定的,当时15件器物中有3件器物不对,他就从自己的私人珍藏中挑了3件珍品捐了出去凑到15件。“我开设的‘利国’从2009年开始对外开展文物鉴定工作,在两年多时间内共对3000-4000件真品进行了鉴定,为国家保护了一大批文物。”

  根据余绍尹所说两年对3000-4000件真品进行鉴定,每件证书800元计算,这两年余绍尹依靠仪器对文物鉴定,获利至少在24万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