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捕鲸和护鲸两大阵营势不两立 谈判搁浅

2010-6-28 09:30 来源: 《广州日报》
收藏到BLOG
  

  澳大利亚今年5月就捕鲸行为将日本告上国际法庭,引发大批日本民众抗议。抗议者高举各种鲸肉制品,强调食鲸是该国传统文化。

“日本,请停止捕杀美丽、无辜的鲸。”抗议者高举的标语如此写道。

  捕鲸还是护鲸?两大阵营势不两立

  护鲸阵营针对日本捕鲸行为的抗议也是此起彼伏。

  深度关注

  23日,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由于捕鲸阵营和反捕鲸阵营分歧严重,有关是否取消实施24年的商业捕鲸禁令的谈判搁浅。

  目前支持商业捕鲸的主要是日本、挪威和冰岛,反对者主要是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人类应“捕鲸”还是“护鲸”?这两大立场长期对立,不仅有着文化方面的差异,对一些国家而言,还有着长远的战略利益考虑。在“冷静”一年后,新一届捕鲸大会又将召开,围绕捕鲸与反捕鲸的话题又将演变成谈判桌上的利益博弈。

  谁在捕鲸?

   日本、挪威、冰岛为世界三大捕鲸国,其中日本捕鲸数量最多。自1986年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生效以来,日本也宣布放弃商业捕鲸。但是,自1987年开始,日本又与挪威、冰岛一起,利用公约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的条款,每年捕杀大量鲸。2008年至2009年,超过1500头鲸遭捕杀。

  一直以来,多家媒体和组织质疑日本的捕鲸目的。美国媒体称,日本捕杀的大多数鲸最后是到了餐桌上,而非实验室。当地的渔民说,目前被捕到的鲸,除了当天卖掉一部分肉外,还可加工成鲸肉罐头等鲸肉制品。

  “金钱开门”?

  本次年会上的提议对日本显得很有“诱惑力”:捕鲸国每年可以猎杀1800条鲸鱼,这其中包括两种濒危品种:长须鲸和塞鲸。根据媒体推测,日本已经“拿下”了88个委员国中的38个,而它总共需要赢得75%的投票支持。

  共同社此前证实说,一旦所获支持过半,日本就动议取消保护委员会,并提出呼吁恢复商业捕鲸的决议案。而欧洲联盟的几个主导国由于意见不统一,很可能投出弃权票,这进一步增加了日本的胜算。

  渔场港口换投票

  在离这漫长战斗的胜利就差最后一搏的时刻,日本能否收买足够的赤贫国家在会议上为它投上一票成为关键。

  “在各种腐败指控的阴影笼罩下,国际捕鲸委员会按照安全的程序进行,选择进入一段冷静期,保留捕鲸禁令和其他鲸保护措施。”国际爱护动物基金全球鲸类项目主管拉明治说。

  拉明治所指的“腐败阴影”来自日本。在决定国际捕鲸规则的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一直被指责用金钱收买支持者。

  英国一家媒体6月13日曾爆料称,在今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召开会议前夕,日本用美色和金钱贿赂向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等6个小国买票,贿赂它们支持捕杀行为,这其中还包括对两种濒临绝种鲸的捕杀。

  据悉,这家英国媒体的记者假扮成瑞士亿万富翁的特使,与6个小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的代表接触,诱以金钱,要求后者在年会上对捕鲸投反对票,被后者拒绝。有小国代表表示,虽然特使出价更高,但他们已和日本协议在先。该媒体还披露,此次年会的执行主席安东尼・利物浦也接受了“贿赂”,其入住酒店的6000美元费用被人提前支付,但安东尼本人称他不清楚谁帮他付了费。

  还有媒体报道称,对于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投票支持日本的国家,日本政府为它们建渔场、港口和学校。

  为何捕鲸?

  在支持捕鲸的国家中,日本的捕鲸需求最高,国际社会反对日本捕鲸的呼声也最高。

  传统文化

  日本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代表团认为:“由于各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导致大家的利益产生巨大分歧。文化背景的不同,往往会导致各国在捕鲸还是护鲸的立场上大相径庭。”日本代表团的观点有一定道理。

  尽管鲸面临着灭绝的危境,但一些国家的饮食文化对鲸却仍旧情有独钟。在北欧,鲸肉一直都是人们传统的美食佳肴。挪威认为,他们要求的捕获量还不到北大西洋渔场内1%的鲸数量;在冰岛,有80%的国民赞成废除禁止捕鲸的各项法令。

  而在日本,商业捕鲸有400多年的历史,日本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鲸、食鲸国。

  商业利益

  鱼市上鲸肉销售的火爆,也让人难以割舍巨大的商业利润。日本捕鲸产业年批发总额3200多万美元。至今,日本在太平洋海域共有捕鲸船1000余艘,捕鲸渔民及相关产业工人有10万。

  政治招牌

  而更深层次的原因,要从日本的政治和政治家中找答案。旅日学者凌庆成介绍,日本政府长期以来都是自民党的天下,自民党的基础在农村,大量农民都是自民党的铁杆支持者。为了党利和选票,自民党和政府一直给农民提供各种高额补贴,甚至不惜与美国展开贸易摩擦。

  日本为数众多的渔民也与农民一样,对于自民党的选票至关重要。政客要选票,官僚要利益,于是政客和官僚的相互勾结,造成捕鲸活动坚持至今。

  资源战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隐蔽的原因。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经济高度发达、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进入21世纪,资源成了日本经济持续增长的命脉。

  为了争取资源,日本不断在各个领域发动“攻势”,其中包括与中国的“钓鱼岛”之争,与韩国的“竹岛”之争,甚至在远离日本本土4000多公里以外的无人礁石――“冲之鸟”礁也处心积虑地圈海占地。

  因为目的一旦达到,日本将拥有43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以及重要的战略地位。可以说,获取资源和维持战略纵深是日本今后的首要任务。

  凌庆成认为,“捕鲸看似是经济行为,实则是日本长远资源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海底资源、石油、渔业资源都是维系人类生存的重要资源之一,自然也是日本争夺的对象,为此日本不惜承担国际骂名。”

  美国护鲸 

  目的不纯?

  面对护鲸阵营的指责,有日本学者指出,美国批评和阻止日本自由捕杀大海里的鲸鱼,是为了让日本在粮食安全上对美国形成依赖,并大量进口美国产的牛肉。

  这位学者对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养成了早上吃面包的西式习惯表示担忧,认为日本人应该保持本民族吃大米以及包括鲸在内的所有海洋生物的传统,这样日本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粮食安全不受别国的控制。

  而对于用金钱买支持的指责,日本方面坚决否认。“难道你认为日本的对外开发援助是一种贿赂吗?我看并非如此。”日本农林水产省官员茂吕秀树说。

  后果堪忧!

  人类的捕杀令目前全世界13种鲸中已有至少5种濒临灭绝。学者指出,现有鲸类的数量不足以承受恢复商业捕鲸带来的压力。在过去100多年中,商业捕鲸几乎造成鲸的灭绝――1920年时,世界上还有25万头蓝鲸和60万头长须鲸,现有数目只剩当初的4%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