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出于政治目的 欧盟涉嫌歪曲生物燃料科学

2010-7-08 13:48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765 收藏到BLOG
  从2008年到2010年1月,在欧盟的政治人物、科学家和高级公务员之间散发一些电子邮件,内容涉及欧洲最具争议的环保领域,即号称石油替代品的生物燃料使用问题。事实上,如果不是透明法律,欧洲的人们可能还不知道既得利益如何影响欧洲清洁能源政策及其背后的科学。

  据路透社报道,一封电子邮件认为正在发展的生物燃料科学“充满误导”;另一封邮件则称生物燃料科学“唐突武断”。在去年11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一名欧洲公务员表示对生物燃料的危害进行量化是“完全错误且不完备的”。

  从欧盟农业部门主管让-吕克・德马尔蒂(Jean-Luc Demarty)那里泄漏的一封电子邮件提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生物燃料对气候造成严重危害。德马尔蒂写到,如果不谨慎处理,科学观点“将扼杀欧洲的生物燃料发展”。

  路透社表示,电子邮件等相关文件不仅暴露了欧盟委员会在生物燃料政策方面存在巨大分歧,同样也显示了欧盟使用替代燃料、消除石油依赖的雄心壮志。除此之外,路透社还对欧盟委员会官员是否有意歪曲科学研究的结果,以支持其生物燃料政策,提出质疑。

  文章称,这是欧盟委员会农业专家和气候专家之间的战争,也是欧洲汽车和农业游说团体与环保人士之间的斗争。欧洲虽然承诺在2020年之前交通运输燃料的7%来自于生物燃料,但现在欧洲却对生物燃料的使用产生了严重质疑。这意味着其他地区生物燃料的未来也将面临威胁,应对气候变化的方式将产生变化,同时这也对土地价格、化学品、商品和外国援助等产生影响。

  ClientEarth组织的蒂姆・格雷贝尔(Tim Grabiel)说:“我认为欧盟委员会隐藏气候政策背后的科学非常荒谬。”该维权律师团已经起诉欧盟委员会,要求在此问题上获得更大的透明度。

  难以忽视的真相

  两年之前欧洲规定,到2020年,10%的交通运输燃料必须来自于可再生燃料,这其中要有70%来自于生物燃料。为了帮助欧洲实现2020年比1990年减排20%的目标,人们预测将出现一个年规模达170亿美元的生物燃料市场。欧盟领导人表示,欧洲将在全世界摆脱石油的道路中处于领先地位。

  但即使欧盟领导人致力于这个目标,而质疑生物燃料是否环保的问题却越来越多。环保人士警告说,鼓励生物燃料可能促使农民放弃粮食作物或者焚毁和清理森林,以种植可以转变为燃料的作物。此举将导致世界贫困人口更加缺乏粮食,而实际上增加了二氧化碳排放。

  格雷贝尔表示:“当人们用生物燃料加满其汽车油箱时,他们有权利知道自己是否在鼓励世界另一边的森林毁坏。欧盟的研究确实包含着这些问题的答案,这正是我们的诉讼所要求披露的。”

  关于生物燃料的基本假设是,它们在生长中吸收的二氧化碳与在发动机中燃烧后释放的二氧化碳数量相当。作为燃料,除了农业机械和化肥产生的排放外,生物燃料对气候的净影响应接近于零。

  但该假设忽略了一个概念,即科学家所说的“间接土地利用变化”。如果将原来种植粮食的土地转为种植生物燃料作物,那么就会有人挨饿,除非在其他地方补种损失的粮食或者粮食产量大幅提高。

  生物燃料热潮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土地。根据路透社计算,单是为了满足欧盟的要求,在2020年之前就需要额外的450万公顷土地,相当于丹麦国家的面积。

  焚烧森林来提供土地的方法将向大气中释放大量温室气体,抵消了生物燃料可能提供的理论益处。有消息称,由于生物燃料所导致土地利用的变化将产生2亿吨一次性释放的二氧化碳,大约相当于德国每年的化石燃料排放。

  人们砍伐森林用于种植生物燃料作物,抽干脆弱的泥炭地来为棕榈树让路,而泥炭氧化将释放大量二氧化碳。欧盟联合研究中心200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欧洲2.4%的生物柴油来自于原泥炭地种植的棕榈树,欧盟生物柴油产生的整体气候效益将全部被抵消。

  棕榈油目前占欧洲生物燃料组合的4%到5%,其中大部分来自于非泥炭地来源,最终用于食品和化妆品。但为了满足欧盟2020年目标,欧洲对生物燃料的需求将在未来10年里增加两倍。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质疑,欧盟在发展生物燃料之前,关于这方面的科学问题是否已经解决。

  防范腐败的安全措施

  欧盟新任能源委员冈瑟・欧廷格(Guenther Oettinger)日前宣布了欧盟有关生物燃料的新环境标准。他承诺对生物燃料加以约束,如果科学表明它们并不能提供假定的益处。

  按照欧盟信息自由法规要求,欧盟委员会要与公众分享其大部分内部文件。退休法官和前欧盟委员会委员路德维希・克雷默(Ludwig Kraemer)表示:“使用纳税人资金进行的研究应该向公众公布…越早越好,越清楚越好。开放和透明是防止腐败和过度游说的安全措施。”

  问题的关键是要弄明白要求公布的内容。路透社从欧盟委员会农业部门主管德马尔蒂泄漏的邮件中获知,新兴的科学观点可能终结欧洲的生物燃料发展。

  欧洲运输与环境联盟活动家努沙・乌尔班契奇(Nusa Urbancic)认为:“这封信是第一个确凿的证据。欧盟委员会一直在拖延和推迟他们的报告,我们听说,他们已经发现了生物燃料存在一些问题。”该联盟一直致力于探讨欧盟运输政策。

  去年10月,乌尔班契奇就提出正式请求,要求查阅相关文件。今年二月份,当乌尔班契奇还在等待的时候,路透社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三个星期之后,第一批总计达数千页文件对路透社、乌尔班契奇及其同事开放。

  一个研究生物燃料生态问题的小组表示,“欧盟生物燃料政策的模拟效果显示,其将对农产品市场造成相当大的冲击。” 其他研究警告说:“政策具有造成重大和难以挽回的环境损害的风险。”

  由于担心生物燃料可能会加剧气候变化,欧盟委员会环境部门的官员认为该战略应得到改进或重新考虑。但是农业官员在能源部的支持下,将新科学描述为未经提炼的科学。在公布的文件中,有官员表示:“试图建立欧盟生物燃料生产所导致的间接土地利用变化数量荒唐可笑。”德马尔蒂在另一份文件中表示:“这些模型…不能被作为管理工具,它们将导致有关产业发生财务后果。”

  研究所的免责声明

  谣言开始在环保人士和欧洲议会官员之间流传。具有60年历史的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受欧盟委员会委托,研究欧盟的生物燃料政策。但报告的最终版本发布时,研究却发表声明表示最终陈述并不代表该研究所的意见。

  路透社再次要求公布有争议的研究。从公开的电子邮件来看,农业部门官员在削减报告中发挥了作用,削减的章节表明大豆生物燃料对气候的损害相当于标准汽油或柴油的4倍。

  官员表示,报告采用的科学方法广受争议,这使得欧盟委员会好像篡改了证据,以配合其政治目的。电子邮件表明,对于间接土地利用变化在2007年之前是否已经发生发生了激烈争论。最终,能源委员缩短了辩论。有官员在2009年12月2日写到,“我们坚持认为,附录应该完全删除。”ClientEarth组织的格雷贝尔表示:“我之前和很多机构打过交道,但从未见过如此不透明的机构。”

  关注生物燃料辩论的人们等待欧盟委员会贸易部门委托的一份报告。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承诺对生物燃料的复杂全球结果进行最深入的挖掘。该报告的结论显示欧盟生物燃料政策产生的损害很小。

  但当科学家们查看欧盟能源官员提供给该研究的数据时,他们发现了疑问。如研究的关键假设降低了传统生物燃料在满足欧盟10%目标中的贡献,同时提高了其他危害较小的可再生能源的作用,像电动汽车和从废物中制取的高级生物燃料等。有的假设称,到2020年,所有出售的新汽车中将有20%是电动汽车,这个数字远远超过目前最可靠的预测。

  报告作者、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大卫・拉沃尔德 (David Laborde)表示,他并不认为欧盟官员助长他坚持带有偏见的假设。他对欧盟政策对于气候变化持有“正面效应”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在某些,拉沃尔德明确否认了欧盟委员会给予的假设:即欧盟近一半的对生物燃料的需求可由生物乙醇所满足。生物乙醇能够比生物柴油更好地减少气候变化。欧盟委员会预计2020年生物燃料和生物乙醇比例将达到55/45 ,但拉沃尔德表示,欧盟并不能达到这个目标,很可能只达到80/20。

  政策变化

  生物燃料行业继续认为,科学证据如此不充分,欧盟改变其生物燃料目标为时过早。但环保人士反驳说,在这些不确定性中,继续前进并不明智。

  欧洲生物柴油委员会表示,只要石油开采业与生物燃料受到相同的严格审查,生物燃料行业将会开启辩论。“让我们进行辩论,但希望这是公平的。”

  路透社称,如果公共辩论不断发生,谁给予欧洲权利来教训发展中国家如何使用其土地。毕竟,欧洲毁林历史达到几千年,也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历史元凶之一。

  生物燃料已经成为后石油时代的第一个真正考验。荷兰绿党政治家巴斯・艾克浩特(Bas Eickhout)表示,无论欧盟得出什么结论,都应该设定“未来土地可持续利用的议程”。他说:“生物燃料触及社会问题、环境问题、贸易问题、能源问题和其他许多问题。”

  即便没有辩论,欧盟委员会政策变化的可能性已经增加。今年1月份,许多能源政策的制定者已经开始更换。欧盟能源委员欧廷格表示:“我们只提倡可持续的生物燃料,并将认真对待间接土地利用问题。这就是欧盟为什么推出数项研究的原因。如果证实间接土地利用确实存在严重问题,欧盟将调整相关立法。”(薛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