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卖萝卜价 缺乏合法身份我国中药出口以原料为主

2010-9-02 07:37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收藏到BLOG

  中医药已传播到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从事中医医疗服务的人员达30多万人,2009年中药出口已达14.6亿美元。但直到今天,我国尚没有一种中药产品在欧美国家以药品身份注册,无法进入药店和医院销售。日前,中成药复方丹参滴丸通过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Ⅱ期临床试验,并开始进行Ⅲ期临床研究。这意味着中成药第一次得到了全球最严格的药品监管机构认可。中药走出国门,究竟难在哪儿?本报将推出连续报道,探讨有关问题,以期引起各方关注,让民族医药早日堂堂正正地走向世界。

  ――编者

  

  ①没搭上国际植物药贸易“快车”

  中成药出口13年间仅实现不足30%的增长,扣除物价上涨和汇率因素,可能还是负增长

  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统计,上半年我国中药商品进出口额为12.2亿美元,同比增长23.4%。其中,出口额为9.1亿美元,同比增加26%。出口商品以植物提取物和中药饮片等原料类为主,该类商品占中药总出口额的78.8%。而中成药出口额仅占出口总额的12.9%,且同比涨幅也是各类商品中最小的,仅为17.1%。中成药出口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困难,增长相对乏力。

  近年来,国际上掀起“返璞归真”热潮,植物药贸易持续增加。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球植物药市场规模约为600亿美元,但我国的中药出口却没搭上国际植物药贸易这趟“快车”。据海关统计,1996年我国中成药出口额为1.25亿美元,2009年出口额为1.6亿美元。业内人士认为,中成药出口13年间仅实现不足30%的增长,扣除物价上涨和汇率因素,可能还是负增长。

  在世界中药市场,日本、韩国所占份额高达80%―90%。日本中药制剂的生产原料75%从我国进口。这些国家从我国进口粗加工中药原料再进行精加工后,制成符合国际标准的片剂、胶囊等,高价行销全球。而我国中药制剂年出口额为1亿美元左右,只占世界的3%―5%。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吴振斗认为,日韩两国中药资源缺乏,每年至少需从我国进口中药材5―6万吨,但其制药工艺先进,中成药出口逐年增长。

  由于出口原料价格偏低,我国中药出口额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因于出口量的增多。不少企业竞相压价销售。1995年银杏叶提取物的出口价为500美元/千克,但由于国内恶性竞争,出口价现已降至约25美元/千克。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介绍,东北的人参卖的却是萝卜的价。韩国的高丽参不以数量取胜,而以质优价高取胜,平均价格是我国的13倍。

  近几年,我国中成药出口增长趋势已经放缓,而植物提取物、中药材等附加值低的原材料出口却增幅明显,这也就意味着消耗植物资源量的增多,并造成某些药用植物资源日渐减少。

  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刘张林说,随着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和国内中药产业的快速发展,我国中药资源问题越来越突出,中药材的大量出口和无序采挖致使不少中药材已难见野生品种,如野山参已濒临灭绝,野生甘草、麻黄、肉苁蓉、天麻等药材迅速走向濒危。种种原因导致行业比较优势削弱,长远发展空间萎缩,市场竞争力下降。

  ②中药缺乏真正的药物身份

  民族医药瑰宝成了西方人的“摇钱树”,中药知识产权流失严重

  长期以来,我国的中药产品在国外申报药品批号十分困难,没有真正的药品身份。中国中医研究院柳长华教授认为:“中药在对外贸易中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国外对中药的不尊重。这些年来,我们的中成药一直在以食品、保健品的身份出口,被外国人贬损地使用,大多数西方国家不承认中药的药物身份。”

  尽管我国的植物提取物出口额不断增长,但10年来我国在世界市场中的份额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突破,一直在4%―5%之间徘徊。成都中医药大学药学院万德光教授认为,我国植物提取科技含量不足,产品附加值低。绝大多数厂家的主要产品仍然停留在粗提物阶段。低加工度、低附加值的中药原材料出口,占我国中药出口总量的60%左右。

  中药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足,也妨碍了中药出口。近年来,我国中药秘方大量流失,商标在国外屡遭抢注。一些中药老字号如“王老吉”、“保济丸”等,都在海外遭到恶意抢注。刘张林认为,这对老字号中药企业走向海外造成了阻碍。

  记者从国家知识产权局了解到,近年来,“洋中药”纷纷在我国境内抢注中药专利。2008年申请164件,授权33件;2009年申请153件,授权60件。同时,这些跨国医药集团还到世界各国申请中药专利。

  中药是中华民族医药瑰宝,如今却成了西方人的“摇钱树”。据统计,我国已有900多种中药被国外企业抢先申请了专利。韩国人自1992年4月起陆续向世界多国专利局申请了牛黄清心液、牛黄清心微型胶囊和牛黄清心丸新处方组合物等发明专利,以新剂型、新工艺专利抢占了同仁堂的国内外市场。仅牛黄清心液这一品种的年产值就达7000万美元。日本无偿地开发了《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210个古方,使得日本“汉方制剂”蓬勃发展。日本生产的“救心丸”,是在我国“六神丸”基础上开发的,年销售额上亿美元。

  目前,这种返销的“洋中药”占我国中药市场1/3的份额,我国每年要用超过1亿美元从日韩、东南亚、欧洲等地进口“洋中药”。西方国家利用其技术和资金优势,开始运用新的理论和方法研究中医药。一些发达国家凭借技术优势大力挖掘开发我国传统医学,如美国有中医药研究机构146个,法国有近百家中药或植物药厂。

  柳长华认为,中药知识产权问题是我国中药产业链条中非常薄弱的环节,中药知识产权流失严重,中药业面临着巨大危机。

  ③推动中药国外注册是关键

  中药只有以“药”的形式被世界承认,才能体现其应有的价值

  “从植物提取物上升到植物药,有可能是我国中药国际化的道路之一。”万德光指出,我国的部分高端提取物大量出口到欧美市场,被这些国家的制药企业做成制剂,再销售到包括我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从中获得了大量利润。从这个角度看,中药只有以“药”的形式被世界承认,才能体现其应有的价值。 

  “长期以来,我国中药材、中药饮片的生产经营包括出口都显得有些无序,多、小、散、乱问题严重。”刘张林表示,作为我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领域的行业组织,医保商会牵头成立中药饮片分会,有利于规范行业进出口经营秩序,提升中药的国际地位。

  柳长华认为,中药的出口标准不应该让外国人来定,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建立自己的标准,并在国际贸易中争取主动权。国家已经启动了相关战略课题,研究如何对包括中药资源、中医方剂等在内的中医药整体进行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扭转中药出口受制于人的不利局面将起到重要作用。

  房书亭认为,国务院在《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优化中药产品出口结构,提高中药出口产品附加值,扶持中药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政府相关机构还应强化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真正保护中医药,有效推动中医药国际科技合作的发展和创新。

  天士力集团董事长闫希军认为,国产中药要在世界站住脚,推动国外注册是关键。中药药品在国外注册,是进入国际市场的捷径。 

  据了解,到今年,世界上正式承认中医药合法地位的国家上升到67个。中国与这些国家政府相关部门签署了中医药合作协议,中药出口到这些国家,将不再作为保健食品,而是作为药品接受审批。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曹洪欣认为,名正则言顺。中药正名后,中医药国际化道路也必将更加顺畅。中药产业是我国独具特色和优势的产业,也是我国有可能在国际市场取得竞争优势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