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强化酱油”推广引争议 公众知情权无法保障

2010-11-18 07:5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687 收藏到BLOG

  ――“铁强化酱油人人都可以吃,一辈子吃下去都不会有问题。”

  ――“这种形式补铁,仅限于膳食缺铁的贫血人群,而且要在严格的监管下进行。”

  10月21日,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宣布启动“铁强化酱油”项目二期,进一步扩大“铁强化酱油”覆盖面。由此,围绕“铁强化酱油是否安全”问题,进入新一轮争论。

  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及有关专家均表示,铁强化酱油所用的物质NaFeEDTA是政府批准的营养强化剂,适合在食物强化中添加。而且,从2003 年一期项目启动以来,项目监测数据显示:食用铁酱油的消费者贫血率明显下降,对不缺铁和不贫血人群,不会造成任何不利于健康的影响。

  10月27日,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振宇律师以普通消费者身份,向卫生部提出了两份信息公开申请,想知道以下情况――在决定铁酱油推广前,卫生部有无专家论证程序?若有,参与论证的专家的立场、观点是什么;铁酱油推广前,有无组织实验,实验数据是什么;负责“铁酱油”推广具体工作的中国疾控中心及食物强化办公室自设立之日起的财务收支情况,有无捐助,捐助者的名单及金额。

  11月2日和11日,王振宇收到了卫生部的两份回复。一份回复称,要求公开的中国疾控中心财务情况不在卫生部职能范围,应向中国疾控中心提出申请;另一份回复称,铁强化酱油推广前做过试验,推广后适用人群也无不良反应,但是专家名单和实验数据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11月14日,一场自发组织召开的“生态食品与化学添加剂公共决策――透视补铁酱油”座谈会上,多位研究食品、营养与法律的专家出席。他们要求在政策制定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一些普通消费者提出,推广铁强化酱油,是要预防和控制国人铁缺乏和缺铁性贫血,相关争论却只在学术界和卫生行政机关内部进行,与铁强化酱油关系最密切的广大消费者对其基本情况、安全与否知之甚少。

  加了铁的酱油是否安全

  针对铁强化酱油是否安全,形成了意见相反的两方。支持方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主任陈君石、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食品营养安全系主任何计国副教授为代表,他们也代表着项目推广方――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部的意见;另一方,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营养科微量元素研究室研究员鲍善芬、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为代表的反对派。

  双方争论的焦点,首先是铁强化酱油添加物质NaFeNTA的安全性。

  10月底,陈君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NaFeEDTA是铁营养强化剂,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联合食品添加剂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1992年对NaFeEDTA进行了全面安全性评价,结论是NaFeEDTA是适合在食物强化中应用的一种铁剂,膳食摄入NaFeEDTA不会产生毒性效应;不会造成铁过量,也不会抑制其他微量营养素的吸收。

  鲍善芬则指出,NaFeNTA是人造的由EDTA与铁和钠盐经过化学反应生成的有机化合物。EDTA酸称作乙二胺四乙酸,也是人工合成的,是一种很强的络合剂。如果EDTA在体内与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结合后再排出,可能会造成一些元素(如锌)的缺乏。

  她强调,1993-2008年,有国际机构召开三次会议对NaFeEDTA进行评估。结论是,NaFeEDTA作为铁强化来源,过度强化和滥用,可能造成潜在危险,不推荐个体普遍应用,应仅限于膳食缺铁的贫血人群,而且要在严格的监管下进行。

  食用铁强化酱油是否会造成人体铁过量,双方也有不同看法。

  陈君石出示了2002年营养调查结果:我国居民酱油的摄入量为8.9毫克,通过铁强化摄入的铁只有2~4毫克,身体缺铁的人,会将铁吸收利用;而不缺铁的人会将多余铁代谢出去。长期食用铁强化酱油,不会造成铁过量摄入。

  鲍善芬则认为,使用补铁酱油后,每天每公斤体重总铁摄入量高达1~1.54mg,大大超出了人体每天对铁的最大耐受量0.8毫克/公斤。而每天每公斤体重EDTA摄入量高达2.03~1.43,也超出了EDTA每天可接受的摄入量1.9mg的限定。只计算铁的摄入量,但是没有算过EDTA的量,4mg的来自NaFeEDTA的铁,相当于同时吃进20.6mg的EDTA,这对体重低于10公斤的婴幼儿就超标了。

  在酱油中加铁是补铁的最佳途径吗

  我国居民究竟缺铁到什么程度,确实需要全面推广铁强化项目吗?

  陈君石曾经表示,我国居民贫血患病率为20.1%。贫血不会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而自然消失,吃得再好,也会有缺铁的情况产生。

  何计国也指出,我国居民缺铁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缺铁性贫血正成为影响我国国民体质的一大问题。两岁以内婴幼儿、60岁以上老人、育龄妇女贫血患病率分别为31.1%、29.1%和19.9%。

  但王月丹认为,每天需要由食物补充的铁并不很多,成年男性每天仅需摄入0.5~1.0毫克,女性每日需要1~2毫克,发育期儿童和孕妇则需要2~4毫克,只要不偏食、不大出血,成年人一般不会缺铁。

  对于是否一定要通过实施强化食品项目来改善公民健康状况,双方的看法也完全相反。

  陈君石认为,解决贫血的途径之一就是食物强化。我们目前选择的食物强化的实物载体,就是人们饮食常用的酱油,添加的物质NAFeEDTA,人体吸收好,很稳定,没什么味道。

  何计国则认为,这种措施的优点在于既能覆盖较大面积的人群,又能在短时间内收效,而且强化的成本不高,也不需要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

  王月丹认为,有关部门宣传和推广加铁食品,是为了全体人民的健康考虑,但他对在酱油中添加铁可能造成的危险性进行了说明:如果过量补充铁元素或者给不当人群进行铁元素的补充,则可能引发肿瘤、心血管疾病和神经系统疾病。

  “对加铁酱油的推广应该慎重,一定要推广也应该做好安全性研究和标注警告标识,以免发生意外。”王月丹表示,我国的人群缺铁现象并不均衡,而推广加铁食品本身是一种均衡性行动,可能有利于部分人群,也可能对另一部分人群造成伤害。

  目前强化食品已经随处可见,究竟食用强化食品是不是补充营养元素最佳方法呢?

  “强化食品是上世纪60年代出现的,当时联合国卫生组织,包括一些发达国家,发现亚非拉一些贫穷的国家极端缺乏一些营养素,比如说铁、维生素之类,但这些国家不愿意把含铁量丰富的食品运过去支援他们,觉得成本太高,所以就搞了强化食品。”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李里特介绍说。

  李里特认为,补充营养元素完全没有必要使用强化食品,天然食品中就含有丰富的营养元素。以补铁来说,菠菜、豆腐干中含有丰富的铁元素,平时多吃这些蔬菜,就可以补充身体里需要的铁;补钙也不一定要用钙强化食品,不止牛奶,豆腐干、萝卜缨子等天然食品中也含钙丰富。

  公众角色缺失,知情权如何保障

  一位消费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食品安全公共事件接二连三?为什么没有听证会?想让我们吃就吃,都不提前知会一声?

  有媒体报道,在强化铁酱油推广过程中,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与某超市联合举办活动推广铁酱油,并且授权9家企业专属经营铁酱油。

  对此,公共决策研究者王振宇说,有关部门推广铁强化酱油有自我授权、行政垄断的嫌疑。公共决策不受利益集团左右,才有科学性。“看到了上面的新闻,我不知道有没有利益集团影响它的决策。”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副教授吴景明指出,无论是联合国的消费者法则,还是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都规定了消费者的两项重要权利:知情权和安全权。但是在铁强化酱油推广中,安全风险评估透明度不够――各级卫生部门的安全评估委员会成员是谁,老百姓不知道;食品安全评估结果也没有向老百姓公布。

  “我国急需加强和完善食品添加剂生产使用的法律、制度建设。”吴景明表示,关系十几亿人的饮食安全的决策不应该由某个部委单独决定。决策审批权应该上移,上升到全国人大常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