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场所控烟现状调查:各类场所仍余烟袅袅

2011-1-10 09:44 来源: 北京晨报
732 收藏到BLOG

  核心提示

  作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我国承诺于今年1月9日,也就是昨天在室内公共场所和室内工作场所实现全面禁烟。如今承诺到期,我国尚未围绕履约制定具体行动计划,我国吸烟人数居高不下,依然超过3亿,各类公共场所也仍是余烟袅袅。有媒体和专家甚至用“中国失约”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中国的控烟困局。

  控烟现场

  卫生会上“知法犯法”

  会场:一身烟味进出大门

  1月6日,2011年全国卫生工作会现场。记者坐在会场的最后一排,常能闻到人们出入时带进来的一阵阵烟味。

  推门出来,记者发现会场后面的休息间里,有约10个人在吸烟,或站着或坐着,休息间自然地成了一个“吸烟室”。事实上,休息间的每个茶几上,都赫然摆放着一个透明的塑料提示牌,上面不仅印有禁烟标识,而且明确写着“非吸烟区”。

  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总后勤部卫生部和武警部队卫生部四部门要求,2011年起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然而,从上述情景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任务仍然艰巨。

  医院:楼道厕所烟头随处见

  1月5日,北京一家医院的门诊大楼。大楼内禁止吸烟的标识随处可见。即便如此,吸烟行为并未在这个要求禁烟的医疗场所销声匿迹。医院的男厕所是“冒烟” 的“重灾区”。走到位于门诊大楼二楼的一个男厕门口,一股烟味扑鼻而来。医院保洁人员袁师傅告诉记者,每天他总能在楼内清扫出一些烟头,尤其是在楼道和一些拐角处。

  在门诊大楼里,吸烟是“偷偷摸摸”的,但一门之隔的大楼外,吸烟则完全公开。许多人站在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吞云吐雾。大门附近的地面及垃圾桶里,随处可见被丢弃的烟头。门诊大楼门口的一块“医疗场所绝对禁止吸烟”的牌子旁,就站着一名正在吸烟的男士。

  酒店:非吸烟区经常“冒烟”

  1月5日,北京金融街一家国际知名连锁酒店。酒店大堂的咖啡区,分有吸烟区和非吸烟区。餐厅也分成吸烟区和非吸烟区。坐在非吸烟区,能看到吸烟区冒着的烟雾。酒店服务员说,分区后还经常有客人在大堂吸烟,他们都会上去提醒,但有时客人不理会,为了不让客人生气,他们往往也不再坚持。

  这家酒店还专门设置了吸烟楼层,在客房备有烟灰缸和火柴。据酒店优化管理总监介绍,在全球的连锁酒店中,中国的酒店吸烟情况属于最严重的之一。

  网吧:玩家叼着烟打游戏

  昨晚,本报记者来到丰台区一家网吧,一进门,就被呛人的烟味熏得快要窒息。几名网游玩家对墙上悬挂的“禁止吸烟”标识视若无睹,一边狂打游戏,一边吞烟吐雾。网吧管理员显然早已熟悉了这种场景,见怪不怪地说:“哪个网吧没有烟味?人家抽烟我们管不了。”而坐在烟民身边上网的几名客人也没有提出异议。记者又探访了几家网吧,每次出来都带着一身浓重的烟味。在一些网吧中,环境稍好的无烟VIP区收费为每小时6至8元,比普通区域收费至少高3元。

  餐馆:服务员劝不动烟民

  在午餐时段的一家餐馆中,个别客人在用餐间隙也点起了香烟,根本没注意到邻桌几位女士皱起的眉头和轻掩鼻子的手。对于这种现象,一名服务员表示很无奈。 “我们也曾劝说顾客把烟掐掉,费劲口舌也没用,为此还起过争执。顾客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我来这儿消费,凭什么不让我吸烟。”可是对烟民置之不理,又会招来其他不吸烟顾客的不满。服务员表示进退两难,无计可施。而在另几家餐馆中,服务员明确告诉记者可以吸烟。

  学生:对吸烟很宽容

  记者采访了几个正在北京各高校就读的大学生,他们告诉记者,宿舍中没有明文禁止大家吸烟,一切靠自觉。几名男生不但没有意识到吸二手烟的危害,反而对此表示宽容和理解。“抽烟可能仅仅只是个人的一种习惯或是烦恼时的宣泄行为,不会导致其他人的模仿。”

  控烟声音

  中国履约情况垫底

  记者:几天前发布的《控烟与中国未来——中外专家中国烟草使用与烟草控制联合评估报告》指出,我国控烟履约政策执行不力。中国《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履约得分仅37.3。作为报告主编、控烟办负责人,您认为控烟工作中存在哪些不足?

  杨功焕(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烟办主任):《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正式生效后,我国为实现履约做了大量工作。与此同时,反控烟力量也在做“工作”。比如,有些烟草企业曲解公约文本,采取降焦减害宣传,误导公众;有的假借慈善之名,行烟草营销之实等。

  目前我国尚未围绕履约制定具体行动计划。现有法律法规与公约要求也存在较大差距。此外,我国还没有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履约情况在100多个公约缔约国中排名靠后。

  记者:有媒体提出了“中国失约”这一观点。在您看来,如果无法兑现履约承诺,对我国有什么影响?

  杨功焕: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如果没有完成承诺的事情,必然影响其在国际社会的形象。3年前,在南非德班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上,中国代表团被与会非政府组织团体授予代表控烟不积极的“烟灰缸奖”。这已经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应该有紧迫感。

  烟草业净效益已是负值

  记者:如何看待控烟与经济之间的关系?

  杨功焕:整个烟草行业除了每年上交巨额利税外,还能解决相当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但由吸烟产生的医疗费用和吸烟导致的生产力损失正在逐年增加,而且增加幅度持续扩大。综合效益分析表明,烟草行业带来的净效益已是负值。如果只看到“纳税大户”和就业人员众多这些暂时的“好处”,看不到长远的、更大的危害,无异于饮鸩止渴。

  烟草税需“价税联动”

  记者:您如何看待当前争议较大的烟草税?

  杨功焕:提高烟草税,卷烟价格上涨,可有效降低烟草消费量。但我国的情况是,烟草的税价之间没有明显关联,存在加税不加价的现象。卷烟零售价几乎没有变化,也就无从影响吸烟者的吸烟行为。发挥烟草税的作用,需要建立“价税联动”机制。

  控烟背景

  控烟应实现三目标

  我国政府于2003年11月签署《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第77个签约国。2006年1月9日,公约正式在我国生效。按照公约,我国将在公约生效后第五年实现三个目标:

  1、应采取适宜的立法、实施、行政或其他措施,并应按规定相应地进行报告。

  2、在广播、电视、印刷媒介和酌情在其他媒体如因特网上广泛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如某一缔约方因不能采取广泛禁止的措施,则应在上述期限内和上述媒体中限制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3、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和其他可能的室外公共场所禁止吸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