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电荒”愈演愈烈 多省已出现拉闸限电现象

2011-5-16 08:08 来源: 中华读书报
收藏到BLOG

  华东电网所辖沪苏浙皖闽四省一市今年迎峰度夏用电形势严峻,近两个月在浙江、江苏、安徽等省已出现拉闸限电现象。据华东电网公司预测,今年夏季高峰期间,华东全网电力缺口预计将达到1900万千瓦左右。

  有关专家认为,今年有可能是自2004年大缺电以来最困难的一年,目前煤炭涨价与电网建设滞后加剧长三角“电荒困局”,解决之道是逐步调整以火电发电为主的电源结构,加大新能源发电比重,同时加强区域间的电力调度互济,同时加快跨区电网建设。

  电厂亏损扩大

  最新数据显示,环渤海地区港口动力煤价格已连续八周上涨,作为我国煤炭市场风向标的秦皇岛港动力煤价,再度刷新两年半新高,目前秦皇岛各煤种价格均上涨每吨5元。不断走高的国内煤价,使得沿海地区电厂燃煤机组大面积陷入发电亏损困局。

  据了解,在目前的电煤价格下,江苏省60万千瓦以下的燃煤机组已处于发电即亏损的困境,记者从江苏扬州第二电厂、华能金陵电厂也了解到类似的情况。

  据江苏省经信委电力能源处介绍,截至2010年底,江苏省电力装机达到6548万千瓦,其中燃煤机组的装机量占到84%,发电量占到88%。在这种电力装机格局下,江苏保电煤就是保电力供应。

  江苏是个一次能源缺乏的省份,全省除徐州产煤外,90%以上的煤炭需要从省外购入。江苏省的煤炭主要从内蒙古、山西、安徽等地采购。

  江苏今夏电力供应形势十分严峻。据江苏省经信委副主任、南京电监办专员顾瑜芳介绍,江苏将成为我国今夏供电缺口最大的省份,预计江苏夏季全省统调最高用电负荷为6900万千瓦,同比增长14%。目前全省统调装机容量为5760万千瓦,考虑到风力发电的间歇性、燃气供应的不确定因素,预计最大统调缺口将可能超过1100万千瓦,缺口达16%。

  外电难以送入

  浙江省正在经历近年来最为严重的电荒。“才过了几年宽松一点的日子,没想到电荒又来了。”近两个月来,浙江电力调度通信中心主任李继红几乎每天都在忙同一件事:把周边省市富余的电“挖”过来。

  尽管浙江省的日购电力已在计划内购电基础上激增一半,但是拉闸限电仍然无法避免,大量企业不得不在开春之季就面临“开三停一”、“每周停二”等形式的限电措施。据浙江省电力公司预计,今年迎峰度夏期间浙江电网电力缺口为300万-500万千瓦。

  有关专家认为,一方面浙江省的新增供电能力远跟不上用电需求的增量。2010年浙江省新投产的装机容量仅为83万千瓦,今年至今还没有新机组建成投产,而去年3月份以来增加的用电负荷为600万千瓦。

  按照浙江省现有电源建设规划,2011年计划投产的通调装机容量只有260万千瓦,缺口显而易见。

  另一方面,浙江电力通道建设滞后,一些输变电项目建设困难重重,导致区外来电送不进来,这也加剧浙江电荒困局。在电力通道项目建设上,已经规划的项目存在规划制定与审批跟不上市场变化的形势。浙江省在2010年上半年向国家有关部门上报了皖电东送交流工程的核准申请,目前电力部门的线路工程项目部标准化建设已全部完成,但是核准批复仍迟迟没有下来。

  “电荒困局”警示

  “电荒困局”须“解”在电外。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各级政府而言,电荒考验的是对其经济结构调整紧迫性的警醒。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华东地区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4.9%,超过“十一五”的五年平均数。其中,浙江省用电量同比增长15%,江苏省用电量增长14.8%。华东电网公司发展策划部高级工程师杨宗麟认为,今年以来,长三角电力需求增长强劲,4月份浙江省电力需求增长超过20%,但结构性矛盾突出,在电力供需上,还存在着季节性和地区性不平衡的问题。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浙江、江苏、江西、湖南、重庆等地相继出现了夏季高峰之前的淡季电荒,与此同时,内蒙古、甘肃、新疆等地则面临电力外送困难,“东部缺电,西部窝电”问题的出现,即结构性矛盾造成。

  杨宗麟分析说,我国现有的电源结构以火电为主,全国超过80%的电源装机是火电,火电装机一旦遇到煤炭供不应求或煤炭价格上涨,就会对发电供应带来影响。从长远讲,应逐步降低煤电在发电装机中的比重,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同时,加大水电、核电、风电以及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的比重。

  从用电结构看,工业用电仍然占绝对比重。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教授分析,一季度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重工业增加值增长13.7%,而化工、有色金属制造等高耗能产业的用电增幅高达20%。

  记者在浙江省工业用电比重最大的十个行业用电情况表上发现,今年1至3月用电量增长率最高的是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同比增幅为73.17%,其次是非金属矿制品业,同比增幅为23.82%。

  前几年,国家曾要求进行差别电价试点,要求对一些高能耗、不符合产业政策导向的企业、行业实行惩罚性电价。但在浙江地方政府提交给电力部门、要求实施差别电价的企业目录名单中,至今只有区区6家企业。

  一位专业人士说,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目录只是基本门槛,这个门槛最终定高定低,发言权完全在于地方政府。有关专家认为,只有运用行政、经济和技术手段,推进能源利用方式与经济转型升级,才是电力可持续发展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