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兴安岭停伐天然林 中国森工企业亟待转型

2014-4-01 15:46 来源: 新华网
收藏到BLOG

  随着4月1日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承担林区经营管理角色的中国两大国有森工企业――龙江森工集团、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也开始整体从木材生产向森林资源管护过渡。从伐木者到护林人的生产方式变化,促使现行国有森工企业面临全面转型。

  中国现有四大国有森工企业,即龙江森工集团、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吉林森工集团及内蒙古森工集团,收入大多来自木材生产收益,政府职能相对弱化,林区人称之为“大企业、小政府”。

  此次以黑龙江大小兴安岭林区为主体停伐的两大国有森工系统,经营管理森林面积1845万公顷,部分林区多年沿袭政府和企业合一管理体制。

  这种既是森林采伐者又是资源监督人的双重角色,被人形象地比喻为“让猫守护一条鱼”。伊春市木材经销局局长卢凤海表示,这一政企不分的体制对资源破坏大,“饿极了是看不住的”。

  一名基层干部告诉记者,虽然中国逐步调减木材产量,但森林超量采伐很普遍,“林业生产很粗放,是个良心活,如果不是专门去查,超采很难被发现。”

  此前,森林资源危机和企业经济危困的显现,使中国加快林区调整步伐,并拿出千亿元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改革的话题在多项规划和决策中被提及。黑龙江大小兴安岭林区的全面停伐,将国有林区管理体制改革话题再次推到人们面前。

  “采伐的任务没了,森工转向以营林保护为主,国家给我们的定位,是北方绿色屏障和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基地,林区改革势在必行。”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局长魏殿生说。

  由于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森林可采资源濒临枯竭,完全依靠企业利润的数亿元行政管理费用无着落,森工各企业金融机构债务达92亿元,林区生产生活基础设施落后,至少有逾5万从事采伐相关工作的林业工人面临转岗,当地建立起来的以木材为主的产业链面临解体。

  记者在多个林场随机走访,看到的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人,他们大多表示不愿意看到子女再回到林区生活。铁力林业局30岁的“林二代”闫良说,同学毕业后大多没回来,林区条件苦,一直想离开这个圈子。

  此前由于并未完全“断奶”,非林接续产业也不尽如人意。一名林业职工毫不讳言,林区整啥黄啥,还是砍木头来钱快。还有人表示,“狼来了”故事在林区上演多年,以前产业转型有些是做给上级领导看的,全面停伐后,这些问题将全面暴露出来。

  针对现有体制的弊病,中国已有相关政策鼓励企业改革,林区局试点推进政企分开、企事分开,将企业负担的社会职能移交地方政府。

  “政企分开是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往是林管局收入养政府,政企分开困难,停伐后时机成熟。”卢凤海说。

  林区另一个被关注的林权制度改革近乎处于停滞。2006年,伊春市试点把近处的山林承包给个人经营,承包者拥有国有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及林木所有权。8年后,由于配套政策未到位,林业职工眼瞅着承包的林子不能动,甚至被风刮倒的木头任其腐烂也不能采伐,一些人觉得被“忽悠”了。

  “就像自己掉地上的钱还不能捡。”桃山林业局参与林改的梁佩和说,当年承诺的“绿色银行”成为不能变现的死钱,“原来总说人定心、树定根,老是没个结果怎么定?”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林权制度改革设计之初有较全面的考虑,但在推进中并未得到全部执行。应该冲破“利益樊篱”和相关阻力,不要让林业职工担负改革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