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欲在废料中找稀土 大量进口中国碎玻璃

2011-1-04 09:23 来源: 环球时报
收藏到BLOG

  从中国大量进口碎玻璃

  让电器“死后”贡献贵金属

  日本借高科技在废料中找稀土

  中日围绕稀土的纠葛在2010年年底再次出现新的变化。多家外国媒体12月30日报道称,日本企业从中国收购做精密仪器剩下的碎玻璃,以从中提取稀土。有分析称,日本这种零敲碎打、偷梁换柱的小动作并不是第一次,这种贸易中的“小魔术”只是一系列的配套获取稀土做法中的一步。中国稀土专家李永绣3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日本这种看似不太合常理的做法,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很可能是希望在中国降低出口配额的情况下,将有限的配额用在进口更加珍稀、战略价值更高的稀土上。

  用碎玻璃提炼稀土?

  法新社30日引述中国媒体的报道说,对于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一些对中国稀土资源长期依赖的国家表示不满,但同时也被发现“小动作”不断。报道说,日本一面指责中国在稀土出口上对其“差别对待”,但一面正在以各种隐蔽手段继续从中国变相获取稀土资源。《联合早报》30日报道说,日本三井物产等企业据信从中国进口碎玻璃等“废弃物品”,从中提取获得稀土元素。

  南昌大学稀土科技专家李永绣教授3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用到稀土的玻璃中镧、铈的含量是比较高的,这两种稀土元素本身是高丰度的、供大于求的,按道理讲,从碎玻璃中提取成本相当高,但考虑到中国的稀土出口配额减少,国外的稀土企业在从中国进口稀土时都把配额用在资源更加稀少、经济价值更高、在高科技和国防技术领域更重要的稀土元素上,至于产量比较多的镧和铈,则从玻璃回收中获得长期供应保障。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理事长笠井爚雄就此事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这个新闻是否真实,目前还没有办法确认。但是,日本科研机构已开始研究有关替代稀土的技术了。现在,一方面是这种技术还不完全成熟,另一方面是投入市场后成本比较高,日本希望在能够购买到稀土的情况下,还是先购买稀土。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资源稀缺的经济大国,明治维新30年基本上就用光了国内埋藏的石油;维新100年用光了国内埋藏的煤炭。历史的经验告诉日本,确保资源的最好方法不是军事,而是科技。日本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研究稀土资源的利用,如今,日本产业界已有50年的稀土提取与应用的技术积累。日本某公司早在1967年就开发出“溶媒萃取分离法”并将其运用于工业化生产,实现了将稀土内十几种性质相近元素进行分离的产业化应用。

  多种途径降低“中国风险”

  日本目前每年需要的稀土大约是3万吨,几乎全部从中国进口。笠井爚雄说,日本在稀土供求上正在寻求“脱中国化”,目前已考虑从越南、蒙古、美国等国进口稀土。

  日本还充分回收利用废旧电器,通过所谓的“城市采矿”来寻找稀土。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20年前,日本小阪地区的矿业资源枯竭,20年后的今天,小阪因新资源而复活。但小阪地区的矿业重振不是在地下,而是“城市采矿”,即从大量的手机和计算机等废旧电器中,回收有价值的金属和矿产品。 日本前任国土交通大臣冬柴铁三视察小阪一座回收厂时说:“我们在手机中找到了黄金。”

  记者此前曾访问过一家正昼夜运转的家电回收工厂。该工厂自2000年开始运作,截至2010年8月,累计回收家电706万台。回收的铁相当于13多万台汽车,回收的铜相当于69座奈良大佛,铝相当于85架波音747飞机。目前,三菱、日立等公司已开始从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家电的磁石中提取稀土。日本的“国家矿产科学研究所”相关人员表示,日本的废旧电器中约含30万吨稀土资源。强化回收产业,将有助于减少日本的对外需求。

  日本的大型商社,在这方面更是起了重要作用。住友商社与哈萨克斯坦的某铀矿开采企业合作,从铀矿的废弃物中提取稀有金属。铀矿的伴生矿中含有大量的稀有金属,但提取技术非常复杂,1.5亿吨废矿中稀有金属的含有量大约在3%-4%,据推算里面可能含有约450万吨的稀有金属,足够日本使用100年。

  日本政府已决定投资20多亿美元研究稀有金属的开发与替代技术,目前有些大学已经研究出不使用稀有金属也能提高工作效率的新型磁性材料,即通过改变普通磁性材料的原子排列就可以大幅度提高该材料的磁性。

  贸易中的“小魔术”由来已久

  当然,远水不解近渴,“中国风险”不是立刻就能甩掉的。有的日本大型企业采用“零敲碎打”和“偷梁换柱”的方法继续从中国进口含有稀土的“战略物资”。比如,前几年一种在日本被称为电气石的物质,外形像焦炭,但它具有很强的电子发射功能,在日本国内是高能蓄电材料的添加物,更有用来活化微生物的功效。但不少中国专业人士对这个名词并不熟悉,从互联网上也查不到太多信息。而日本企业正大量从中国民间收购它,并通过普通贸易进口到日本。

  其实,搞这种“小动作”的并不是只有日本一家。李永绣说,采用各种方法从中国获取稀土,不是西方稀土应用强国在面对中国减少稀土出口配额时才作出的反应,而是早已着手的行动。中国稀土学会的秘书长林东鲁先生也说,日本、法国是两个本身没有任何稀土资源但稀土应用达到世界最高水平的国家,美国有稀土资源,稀土的应用同样也是世界最强的国家之一,但现在的稀土生产量为零,想方设法获得长期、稳定的稀土供应,是这些国家与稀土相关的企业一贯的战略,研发稀土代替品、寻找减少稀土添加的方法,包括从含稀土的制品中回收稀土、稀土应用的终端企业到中国设厂……都不是什么新鲜的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