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科学家”舒尔金重病 被称“摇头丸之父”

2010-11-28 14:05 来源: 新京报
收藏到BLOG

 
【人物名片】
 
亚历山大·西奥多·舒尔金

  1925年6月17日出生在美国加州伯克利。著名药理学家、化学家和药物开发者。他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开发精神药物最多的科学家,迄今为止,他一共研制了超过300种此类药物。而他本人则作为实验对象,亲自尝试了其中的超过200种药物。

  舒尔金在药物史上最著名的事迹是他发明了合成“摇头丸”的新方法,并大力推广,使之一度成为重要的精神科辅助药物。这一做法是后来摇头丸被滥用的基础。他也因此获得了“摇头丸之父”的名号。舒尔金的工作一直饱受争议,是著名的“疯狂科学家”。

  亚历山大·舒尔金()和妻子住在距离旧金山港开车约30分钟的地方。木屋后面就是他的私人实验室。在过去的26年中,他和妻子以及化学家朋友们在这儿经历了一场场脑部化学之旅——至今,82岁的舒尔金已研制出了超过300种精神药物,是世界上发明此类药物最多的科学家。他本人也亲自尝试这些药物中的200到250种,记录下各种人体反应,被人称为“疯狂科学家”。这些药物中,就包括了后来让人谈之色变的“摇头丸”。舒尔金也因此被称作“摇头丸之父”。阅读他的经历,时时让人想起美剧《制毒师》中的精彩情节。不过,舒尔金的科学成就并没有被人忽视,2000年出品的纪录片《脏图》(Dirty Pictures),将他称之为“上世纪最伟大的化学家之一”。近日,媒体爆出舒尔金突然中风住院的消息。而他的妻子则强调,这和他长期进行的“自我实验”并无关系。

1 开端 第一次尝试麦司卡林

  上世纪30年代,舒尔金出生于加州伯克利的一个俄罗斯移民家庭。他从小喜欢化学,曾在哈佛大学学习有机化学。直到1943年,他19岁时丢弃了学业,加入美国海军参加二战。

  战争中,他的大拇指因伤感染。护士给了他一杯橙汁。舒尔金注意到杯底有一小块没有融化的晶体,判断这是镇静剂。“服药”以后,舒尔金很快就陷入了无意识之中。但醒来之后他才知道,那不过是一块糖。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开始对制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战后,舒尔金重返校园,并成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年轻生物化学博士,同时开始为道尔制药公司工作。舒尔金一直对麦司卡林的化学成分有着浓厚的兴趣。这种从仙人掌籽种提取的苯乙胺衍生物,具有致幻作用。一天下午,在几个好友负责观察的情况下,他第一次尝试了麦司卡林。整个下午,舒尔金都处于狂热的状态之下。他之后写道:“好像见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一个白色固体,但记忆又不可能储存在那个白色固体中,整个宇宙都存在于大脑和精神之中,我们可以选择不去找它,可以选择无视它的存在,但它的确就在我们里面,而化学物可以让我们接触到它们。”

  舒尔金对致幻药物的兴趣爆发了。他沉迷于制造这些东西,“像一片富饶,未开发的土地,我不得不去开耕。”两年后,他研制出了当时世界上第一个可生物降解的杀虫药兹克威(Zectran)。作为回报,他所属的道尔制药公司给了他一大笔专利费,以及无限制的自由时间,让他可以自由研究。

  舒尔金开始在一些权威的学术期刊如《自然》、《有机化学》上刊登论文。最初,道尔公司并未干涉论文署名问题,渐渐的,公司决定禁止舒尔金在发表论文的时候使用公司的名字和地址。舒尔金和公司渐行渐远,与此同时,他在自家屋后建设了一个私人化学合成实验室。最终,他离开道尔公司,开始单打独斗。随后几十年的大多数时间中,他都将自己封闭在家背后的实验室里,制造和尝试各种精神性药物。

2 发展 再度发现“摇头丸”

  1967年,舒尔金接触到一种名为MDMA的药物。这是一种苯丙胺类兴奋剂,在很多年之后,它获得了另一个名字——“摇头丸”。1912年,默克公司在研制另一种合成物时,得到了这个副产品。当时,默克公司正有系统地生产合成化学物质,大规模地申请专利。他们以为这种药物可以在人类健康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一战爆发后,这些药物在士兵中被当作兴奋剂,却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很快,它就被放弃了,没有人再去研究它,也很少有人知道它。

  1976年,舒尔金发展出了一种新的合成方式。他发现,MDMA跟某些肉豆蔻植物内的成分类似,都有影响脑波的作用。在他的建议下,奥克兰的精神心理医生泽夫开始首次接触MDMA,在自己的对话治疗中充当小剂量辅助药物,并慢慢将之介绍给了美国全国各地的几百位精神心理医生。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种药物成为美国心理治疗师最广泛使用的药物。

  上世纪80年代中期,MDMA被列入美国的管制药物名单。然而,它已经风行一时,最初是德州达拉斯的酒吧,然后是各种同志酒吧、电音酒吧,慢慢地又渗透到主流人群中。上世纪90年代,锐舞电音出现之后,MDMA以“摇头丸”之名,开始在年轻人甚至高中生中蔓延起来,很快变成美国最广泛使用的四种非法药物之一,也成为世界上最广泛使用的合成精神性药物。

3 实验 自己来当“小白鼠”

  因为“再度发现”了这种药物,他被人称作“摇头丸之父”,或被看成是地下文化的英雄科学家的角色。然而在科学界,他则被看成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物。舒尔金采用的研究方式完全是非正统的,在个人搭设的实验室中工作,在自己身上试验,这些方式都被很多传统的科学家视为疯狂之举。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舒尔金就开始不断地生产精神性药物,然后在自己、妻子和朋友身上试验。摇头丸只是众多药物中的一种而已。迄今为止,舒尔金共研制出了超过300种改变意识的药物,比世界上任何人生产得都要多。

  渐渐的,在舒尔金身边出现了一个私密的圈子。除了舒尔金夫妇之外,其中还有一些精神科医生、化学家等。他们一个个尝试药物,并记录下人体的反应。而舒尔金自己就亲自尝试了其中的200到250种。根据他妻子安娜的回忆,她本人曾有过2000多次致幻体验,而舒尔金的数量则要高过4000次。

  舒尔金自己会先尝试药物,他一点点增加剂量,直到达到一个最活跃的量。一旦他发现某种药物很有意思,便会和安娜一起尝试。如果他觉得需要更多的“临床观察”,便会招来他的“研究小组”,一个包括6到8人的亲密朋友圈,大家一起来当“小白鼠”。在实验中,舒尔金往往手持一瓶抗惊厥剂,以防止出现可能的危险情况。不过,只用过两回这个药剂,都发生在舒尔金自己身上。

4冲突 生产执照被撤销

  不过,舒尔金“药物帝国”中的成员一个个都成了非法药物,其中一些甚至从未被其他人合成过。舒尔金强调,包括摇头丸在内的很多药物都有某种治疗作用,具有一定的医学价值。不过在美国,摇头丸被列入了一号管制药物,不得生产和使用。

  舒尔金曾和美国缉毒局(DEA)合作,为后者提供一些成分样品,有时也为法庭断案举证。他甚至曾得到美国缉毒局的多次奖项。实际上,在他的实验室被突袭之前,他拥有DEA颁发的合法药物生产证书。

  不过,1992年舒尔金发表了他的代表作《我所热爱的苯乙胺药物》。这本书中,他不仅回顾了自己童年以来的生平,讲述自己探索大脑世界的经历,也有着和安娜动人的爱情故事。更重要的是,这本书详细介绍了如何制造苯乙胺药物。

  这本书完全颠覆了舒尔金和DEA的关系。DEA将之称为“毒品烹饪书”,相关官员表示,在警察突袭的毒品制药实验室中,很多地方都有舒尔金的书。两年后,舒尔金自己的实验室也被缉毒局突袭。他被取消了合法生产药物的执照,还被罚款2.5万美元。

  上周,85岁的舒尔金突患中风住院。安娜说,他尚无生命危险,但可能将进行对话治疗。安娜表示,没有任何医学证据显示她丈夫多年的“嗑药”经历导致了此次中风。目前,舒尔金的朋友们则发起了募捐活动。安娜说,他们本来就需要资金来维护舒尔金的大量档案,但现在更需要募捐来帮助舒尔金恢复健康。无论外界对舒尔金的工作评价如何,他都是一位重要的、极大影响了世界的科学家,或者“疯狂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