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火电业最严排放标准能否洗蓝天空?

2013-7-10 11:49 来源: 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全世界1082个城市2008―2010年可吸入颗粒物年均浓度分布,我国32个省会城市参与排名,最好的是海口市,排名第814位,其余均在890位以后,北京名列1035位。

  今年以来,雾霾污染似乎更为严重。研究发现,大型燃煤锅炉、采暖供热燃油和燃煤锅炉、各种工业窑和炉、机动车尾气等是PM2.5的主要来源。

  为减少污染,从2012年1月1日开始,火电行业执行烟尘30毫克/立方米的国家排放标准。但在国家对火电行业一再念起“紧箍咒”的同时,石化、化工、有色、水泥等行业似乎未见动静。

  “持续推进电力行业污染减排外,还要加快钢铁、水泥等非电重点行业脱硫脱硝进程,因地制宜开展燃煤锅炉烟气治理等。”在中华环保联合会主办的“2013年电力行业大气污染治理技术与经验交流会”上,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副司长汪健一再强调。

  火电行业“世界上最严格标准”如何落地?

  “重点抓火电行业的减排没有错。”在交流会上,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副司长赵鹏高说。

  据统计,2012年,我国火电行业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约占全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的42%、40%;火电行业还排放了烟尘151万吨,约占工业排放量的20%到30%。

  不过,赵鹏高也指出,从2012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3223―2011)》,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标准之一。

  赵鹏高把该标准与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标准做了比较,认为比发达国家都严格很多。如日本烟尘排放标准为50―100毫克/立方米,我国新标准要求30毫克/立方米;日本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标准均为200毫克/立方米,我国是100毫克/立方米。

  但要落实这“世界上最严格标准”,火电行业必须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还存在技术装备等方面的困难。以脱硫为例,标准从400毫克/立方米到30 毫克/立方米,只用了5年左右时间,但是按照老标准建设的脱硫设备寿命一般都是15年,企业需要为执行新标准,或者让还在服役期的设备提前退休,或者额外增加新的补充设备,成本巨大。

  赵鹏高解释说:“从经济上来看,烟尘排放达30毫克/立方米的话需增加费用,目前的测算是,至少每度电要再加2厘钱,但电厂的发电价格是国家定的,如电价不调整,发电企业在经济上难以承受;从技术装备来看,达标排放还要增加电除尘器,问题是电厂还有没有空间来安装新增的除尘设备?”

  “我们在山西、内蒙古一些火电厂看见,不少30万、60万兆瓦发电机组烟尘排放都在100毫克/立方米以上,甚至高达数百毫克/立方米。”重庆市环境科学研究院高工、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主任委员肖容绪认为,目前,对火电厂而言,关键是新排放标准的“落地”问题。

  石化、化工、有色等行业减排“跟上”了吗?

  “在‘十五’到‘十一五’期间,国家对电力行业的污染控制超出任何一个行业,我们的减排力度也最大。”在中国科协主办的“第77期新观点新学说学术沙龙”上,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圣强调。

  据环境保护部发布的《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92%、27.6%的火电机组已分别安装了脱硫、脱硝装备。

  “火电行业排放强度持续下降,但实际上老百姓对环境的感受是越来越糟糕。”王圣抱怨说,我国约48.2%的煤被用于发电,但以北京为例,北京还有很多分散的烧煤用户,这51.8%的“散户”才是导致目前空气质量恶化的重要因素。

  “我个人觉得,我国应综合考虑不同行业的煤炭消费和排放体系,而不是仅仅纠结于如何把某一个行业排放比例降下来。实践证明,这样做,环境质量效果不是那么好。”王圣说。

  对火电行业表现出的“委屈”情绪,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环境学院教授贺克斌表示理解。他说,“十五”开始,我国就重点抓火电行业的污染控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火电行业是排污大户,二是相对其它行业而言,火电技术装备更成熟一些,污染控制也相对容易一些;此外,“火电行业的环保觉悟相对较高,当初国家跟各工业行业提出更高污染减排要求时,只有火电行业很快就接受了,其他行业都不愿意往自己头上套这个‘紧箍咒’”。不过,就目前情况看,火电行业的排放标准已经没有“潜力”了,必须加大其他行业的减排力度。

  只“整”火电行业的说法似乎被国家排放标准和要求所印证。据环保部《关于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公告,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区十群”19个省(区、市)4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自2013年4月1日起,新受理的火电、钢铁环评项目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石化、化工、有色、水泥行业及燃煤锅炉项目等目前没有特别排放限值的,待相应的排放标准修订完善并明确了特别排放限值后执行。

  因此,肖容绪建议,钢铁、水泥、建材、有色冶金工业以及热力生产与供应业都应执行火电行业的30毫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垃圾焚烧应制订10毫克/立方米的国家排放标准。

  污染控制,不能忽视小企业

  据2010年公布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除了电力外,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都是二氧化硫排放大户。

  上述几个行业也是烟尘、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火电行业是近些年才发展起来的,采用的技术都比较先进,企业规模较大。与之相比,化工、有色、水泥等行业还存在很多小企业,一些企业的工艺技术甚至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它们想达到严格的排放标准,成本和技术要求更高,难度极大。”贺克斌说。

  贺克斌把对大火电厂的污染控制形容为“空军”作战。“我们已经用空军轰炸过几遍了,现在,很多地方到了打‘巷战’的时候了,要把小化工、小冶炼、小水泥,以及城市供暖小锅炉等小点源一个个收复过来。”